地理大發現:通往地獄之門

自然地理

導讀在地面上,他們可能是四處搭訕的公牛精子推銷員,或是提著公文包的法務專家。但當吊著粗麻繩到達地下100米甚至更深處,他們都是戴著礦燈、渾身泥漿的地下洞穴探險者。英國人提姆·艾倫就是一支地下洞穴探險小隊的隊長。洞穴是“人能進入的天然地下空間”,其中一小部分是與周圍岩石同時形成的原生洞穴,大部分是在漫長的歲月裡因海浪拍打或岩溶侵蝕而形成的次生 ...

在地面上,他們可能是四處搭訕的公牛精子推銷員,或是提著公文包的法務專家。但當吊著粗麻繩到達地下100米甚至更深處,他們都是戴著礦燈、渾身泥漿的地下洞穴探險者。

英國人提姆·艾倫就是一支地下洞穴探險小隊的隊長。洞穴是“人能進入的天然地下空間”,其中一小部分是與周圍岩石同時形成的原生洞穴,大部分是在漫長的歲月裡因海浪拍打或岩溶侵蝕而形成的次生洞穴。

在英格蘭北方三郡的地下,就有一處石灰岩洞穴。探險者們相信一個始於1928年的傳說:在千百萬年前,水流衝蝕形成洞穴,之後的某一時刻,洞頂坍陷,石塊和泥漿封死了洞穴間相連的通道。

2010年,曾經有人向地下水中灌染料,並且在洞穴中噴煙,甚至還進行了一次聲音測試。最後都證明“三郡洞穴確實相通,整個網絡連結了世界上最長的20多個洞穴”。

艾倫等探險者夢想著將這些洞穴再次打通。這些自稱“坑道工兵”的人每周總要抽出一天,順著長長的繩索降落到地下。在毫無光亮的洞穴裡,地下水資源產生的動力幫助他們炸開阻塞的泥漿,手動鑽也是常見的工具。

這絕對是項費勁的工程。“坑道工兵”已經在不同的洞穴裡工作了20年,卻沒什麼突飛猛進。

“有時,我們一次能前進一兩米,不過更多時候,一個月過去,也可能一點進展也沒有。”滿臉皺紋的艾倫蹲在冰冷的泥漿裡說,“我們還想找到一個之前從未被發現過的新‘洞穴迷宮’,這是每個洞穴探險者的夢想。”

這些深埋地底的洞穴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力。

比如,土庫曼斯坦的小村莊達瓦扎,這裡生活著350個居民,一直以盛產天然氣而聞名。1971年,一些蘇聯地質學家在此駐扎、勘探天然氣,腳下的地面卻突然“咧開了嘴”,一個直徑長達70米的“無底洞”驟然出現,所有鑽探設備和地下營地都掉進了這個深淵。

沒有人再敢靠近這個可怕的“無底洞”,人們不知道它有多深,也不知道洞穴的底部究竟通向何方。有人甚至心驚膽戰地猜測,這是一扇通往“地獄之門”。科學家們擔心其中會有毒性氣體,更何況,洞穴中充滿天然氣,簡直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煤氣罐”,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

為了防止毒氣從洞中逸出,鑽探隊員點燃了洞口的氣體。也就是從那時起,巨洞上的烈火已經整整燃燒了40年,從未間斷。這麼多年來,人們無法知道在這裡有多少噸上好的天然氣被燒掉,也不知道這場大火將延續到何時。

也許,這場地獄之火將永不熄滅。

人們開發地下洞穴時並不總是遭遇失敗。著名的食品公司卡夫在地下儲存著大量美味的奶酪制品。這個位於美國密蘇裡州春田市地下30.5米的洞穴,溫度恆定為14.4攝氏度,這為需要大量冷藏空間的卡夫節省了一大筆能源方面的開銷。

一家影像公司也看中了地下洞穴的低溫。密蘇裡州鐵山下的一座石灰岩洞穴,收藏著許多珍貴的照片和膠片。愛因斯坦在72歲生日派對上頑皮地對著鏡頭吐出舌頭的著名照片,就長期在這裡存放。這家公司相信,這些珍貴的影像,“再保存個兩千年也沒問題”!

真正的探險者很難對這些被馴服了的洞穴感興趣。“工兵”隊長艾倫就只為那些未曾被騷擾的地下洞穴著迷。“當你結束一場洞穴中的戰爭回到地面後,你會發現一罐冰啤酒從來沒有這麼好喝過。”這個英國人說。

不過,這支已經在英國洞穴圈活躍了20多年的隊伍,也說不清自己究竟何時將英格蘭地下的洞穴打通。眼下,他們正在試圖打通的兩截地洞,中間只隔著“20米的葉綠泥石”。

但在艾倫看來,“我們正在往未知世界進發,擋住我們的是幾千噸巨大的岩石。我們拿不出時間表,也許兩個月,也許兩年,也許永遠也不能成功。”

他們面對的是這顆星球上殘存的未知世界,沒有人敢為成功誇下海口,正如一個探險隊員說的那樣,“每一次深入地底,你都必須心存對大自然的敬畏。”


精選文章: 自然地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