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嚴重誇張的全球變暖

環境保護

導讀清晨張開雙眼就看到網絡的一篇報道,《全球變暖:中國珠三角可能部分被淹沒》。文章報道說:“昨日,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約翰·貝丁頓在廣州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全球氣溫變化已成為當前全球最嚴峻環境挑戰,若全球氣溫再上升2攝氏度,將有10億—20億人面臨水危機。”文章給了一張圖,這張圖“按照50米海拔線大概畫出的中國海岸線,其中的紅線表示當海平面上升50 ...

清晨張開雙眼就看到網絡的一篇報道,《全球變暖:中國珠三角可能部分被淹沒》。文章報道說:“昨日,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約翰·貝丁頓在廣州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全球氣溫變化已成為當前全球最嚴峻環境挑戰,若全球氣溫再上升2攝氏度,將有10億—20億人面臨水危機。”文章給了一張圖,這張圖“按照50米海拔線大概畫出的中國海岸線,其中的紅線表示當海平面上升50米時新的海岸,可見中國的東部地區很多都會被淹沒,並出現2個孤島。”這是我參加全球變化研究以來見到的最誇張的一張圖:海平面上升50米!當然它還沒有電影《未來水世界》誇張,電影裡海平面上升了大約8000米,世界只剩下幾個孤島,看來英國人的想像力不如美國人。

圖 1 被嚴重誇張的全球變暖,海平面上升50米的效果圖現在,國際學術界的多數認識是,如果放任二氧化碳的自由排放,到本世紀末,全球穩定可能上升4°C,屆時海平面將上升20cm到200cm,與估計者使用的模型有關,這張誇大了25倍的圖不知道有什麼根據?研究全球變化的學者大約有兩種觀點,一種認為全球變化還帶來全球災難性變化, IPPC的報告的材料說90%的可能性,實際上是他們搜集到的文獻90%支撐這個觀點,還有10%的研究認為全球變暖可能對人類有益。後者的主要根據就是地質歷史中地球溫暖的時代植物的供應初級生產力產品更豐富,例如出恐龍的白堊紀。對歷史氣候的研究也支持氣候溫暖時期農業生產條件更好。例如王錚、黎華群等2005年發表在《自然科學進展》上的《氣候變暖對中國農業影響的歷史借鑒》。《自然科學進展》(英文版)是SCI檢索的刊物,這篇文章、以及我1995年發表的文章都給出證據說氣候變暖對農業生產有利,僅僅被限制為中文發表。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這種觀點得不到主流學派主持。由此可見,認為全球變化必然帶來全球災難性變化的學者數應該高於10%。這也是“不容忽視的事實”。這裡順便說一句,最近科學網報道了《中國科學》的一篇文章說作者發現氣候變化對中國朝代更迭有明顯關聯,實際上我從1995年就提出了這樣的觀點,發表了多篇文章,而且在1998年給出了經濟學解釋。《中國科學》這篇文章的結論與我1996年文章《歷史氣候變化對中國社會發展的影響:兼論人地關系》的結論,文字差別都很校《中國科學》的新的文章的成績在於給出了新證據。這件事說明新聞報道,往往涉嫌誇張。我懷疑關於約翰·貝丁頓的報道也涉嫌誇張。盡管我認為歷史時期氣候變暖對農業生產有利,但是我還是認為全球變化會帶來全球災難性變化。這是基於兩個理由:第一、地球系統是進化的,歷史上出現的東西,未必現在合適。對白堊紀來說,大陸漂移,海陸結構變了。對漢唐溫暖期來說,地表的下墊面從大量森林植被變成了建築群。全球變化會帶來全球災難性變化的認識主要來自模擬,盡管模擬的由於在水-氣關系上用了太多的線性的經驗公式而可能誇大了干旱的可能性,但是從穩健的角度看,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第二、因為氣候變化必然改變目前的氣候分布格局,而人類現在的產業布局、城市布局是適應現代氣候條件的。進而,氣候格局變化會帶來疾病帶變化,不同氣候帶的人類經過進化可能適應不同的疾病,氣候格局的變化會使得進化面臨新挑戰。如果氣候變暖,地球氣候系統從一個平衡點轉變到另一個平衡點,這個過程可能有許多災難性事件。縱觀中國歷史氣候,從仰韶文化的溫暖期到夏商的較不溫暖期,出現了大禹治水的洪災泛濫事件。與歷史時期相比,人類有了更多的壇壇罐罐,城市生態系統也變得脆弱,全球變化的衝擊是應該是災難性的。在國際氣候減排的目標中,歐美的多數學者提出把溫度上升的幅度控制在2°C內,我們最新模擬的結果顯示,在保障全球目前技術進步水平的前提下,世界各國合作,世界各國適當減排就可以達到控制升溫在2°C左右,用不著設置那麼多涉碳貿易壁壘。問題的關鍵是發達國家特別是擁有了先進技術的歐盟、日本應該向發展中國家廉價轉讓節能技術。圖2是王錚、吳靜在考慮到技術進步後推薦的二氧化碳減排方案和英國勛爵Stern的減排方案,Stern的方案沒有考慮技術進步。Stern報告從另一個角度表明除非推進技術進步,不然把溫度上升的幅度控制在2°C內會讓世界經濟會瀕臨嚴重衰退。因此,想在碳問題、碳技術上對發展中國家和“金磚四國”敲竹杠的事,只會適得其反。歐洲人現在就有這個思想。有個湖南企業家對我說,他的企業是生產節能產品的,“產品供應歐洲,我們生產時很費電,他們用起來省電。”目前,應對經濟危機,歐洲一些人策劃要對中國出口歐洲的節能產品征收環境稅,通過這個來實現貿易保護,這就等於要自殺。這個問題就復雜,這裡就不討論了。我的看法很明確,到本世紀末控制全球升溫在2°C左右,一則技術上可以實現、經濟上可以承擔;二則,摸著石頭過河,說不定升溫還真有好處。更激進的方案和更保守的方案都是不可接受的。

圖 2 氣候保護方案本文來源:科學網作者:王錚 中國科學院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兼華東師大、中國科大教授


精選文章: 環境保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