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岩愛好者征服300米高沙漠巨型岩石壁

戶外

導讀創造歷史。座落於乍得偏遠地區的恩內迪沙漠,在沙漠中跋涉了數百公裡之後,兩名攀岩者第一次攀登葡萄酒瓶形巨岩。奮力攀爬。詹姆斯·皮爾森第一次攀爬乍得恩內迪沙漠的城堡形巨岩皮爾森正在攀爬比謝科勒石拱,背景是令人驚異的恩內迪沙漠到達頂端之後,亞歷克斯·霍諾爾德和皮爾森利用繩索從比謝科勒石拱上降落圖中的紅色區域為乍得恩內迪高原。恩內迪沙漠座落 ...


創造歷史。座落於乍得偏遠地區的恩內迪沙漠,在沙漠中跋涉了數百公裡之後,兩名攀岩者第一次攀登葡萄酒瓶形巨岩。

奮力攀爬。詹姆斯·皮爾森第一次攀爬乍得恩內迪沙漠的城堡形巨岩

皮爾森正在攀爬比謝科勒石拱,背景是令人驚異的恩內迪沙漠

到達頂端之後,亞歷克斯·霍諾爾德和皮爾森利用繩索從比謝科勒石拱上降落

圖中的紅色區域為乍得恩內迪高原。恩內迪沙漠座落於偏遠的北非馬克地區

照片中,攀岩高手·希諾特正在整理裝備。

攀岩隊的一名隊員凝視著美麗的夜空。他們用了4天時間穿行於乍得恩內迪高原的沙漠
6月8日消息,據乍得的恩內迪高原座落於偏遠地區,長久以來便被譽為“攀岩愛好者心目中的聖杯”。在這片極少被人類觸碰的荒漠,攀岩愛好者和攝影師吉米·奇恩等人向高度達到1000英尺(約合304.8米)的岩壁發起衝擊,最終完成挑戰,成為世界上第一批征服這個令人敬畏的岩石結構的攀岩者。
在其中一幅展現他們攀爬岩壁的照片中,如果不仔細觀察,你很難發現兩名攀岩者的存在。在巨大的岩石上,他們就像是兩只小螞蟻。奇恩表示:“感覺我們就像走進糖果店的孩子。對於攀岩愛好者來說,這如同發現了一個新大陸。這裡的地貌讓我感到吃驚。”2010年12月,奇恩與其他幾名攀岩愛好者從他的家鄉——美國懷俄明州的傑克遜·霍勒出發,前往乍得中部的恩內迪高原。這是一片處女地和攀岩者的樂園,面積2萬平方英裡(約合51799平方公裡),置身其中讓人不免聯想到猶他州的紀念碑谷。
奇恩現年38歲,為了此次乍得之行,他們准備了3輛卡車和可維持3周的物資。晚上,他的攀岩隊睡在沙漠,還曾勇敢地面對手持武器的強盜。在飛行了8000英裡(約合12874公裡)來到乍得之後,攀岩隊用了4天時間駕車行駛數百公裡,穿行於沙漠的泥路,最後進入偏遠的幾乎從未被人觸及的恩內迪高原。偶爾,他們也會遇到一群駱駝。
攀岩隊的成員均經驗豐富,除了奇恩外還包括24歲的英國人詹姆斯·皮爾森、30歲的美國人蒂姆·開普勒、30歲的萊納·奧茲圖克、25歲的亞歷克斯·霍諾爾德以及他的好友馬克·希諾特。此次攀岩探險由希諾特組織。盡管對乍得的岩柱及石拱門知之甚少,希諾特還是成功說服奇恩加入探險隊。
奇恩說:“沒有人曾在這裡攀岩,部分原因在於這裡很難到達。馬克曾在北極的巴芬島攀岩,還曾到中亞地區挑戰自我,他沒去過的地方並不多。他說服了我加入探險隊,因為這裡非常偏遠,此前從未有人在這裡攀岩,更沒有人在這裡拍攝攀岩照片。馬克很早就考慮過這個想法,我們都知道恩內迪擁有令人瘋狂的地貌。這裡有很多元素適合拍攝長焦照片。如果知道和馬克一同上演此次冒險之旅,你就會知道此行的難度有多大,將要面臨怎樣的挑戰,同時也深刻體會到一名攀岩高手應具備怎樣的能力。”
此次乍得之旅中,奇恩的探險隊遇到了一些當地人。白天的時候,他們躲在茅草屋裡,躲避38攝氏度的高溫。奇恩說:“即使在12月,當地的溫度也非常高。在夏季,溫度可超過47攝氏度。”探險隊攜帶了足夠的汽油、食物和帳篷,幫助他們在空曠的沙漠度過數日,同時欣賞這片被時間遺忘的土地的美麗景色。奇恩說:“這裡實際上很像猶他州的峽谷。我們看到了石拱門、岩柱和岩壁,我們知道從沒有人在上面攀爬。這是一個夢幻之地,充滿無限的可能性。如果想要攀爬200英尺(約合60.96米)的岩柱或者1000英尺的岩壁,這裡能夠滿足你的願望。”
面對著數量驚人的選擇,奇恩及其團隊進行了有系統的選擇。他說:“我們最終決定攀登在3周時間內看到的12個令人印像最深的岩石結構。我們攀登了寓言中的阿洛巴拱門,它的高度達到700英尺(約合213.36米),寬度達到300英尺(約合91.44米),是世界上最高的獨立式拱門結構。”
中途,探險隊遭遇了他們此次乍得之行的最大挑戰——強盜。奇恩說:“在完成一次攀岩之後,除了詹姆斯外,我們所有人與一伙手持匕首的強盜展開對峙。他們不想讓我們靠近汽車,當時我們距離汽車還有一段距離。他們朝著我們的照相機和攀岩裝備打手勢,他們的頭上系著圍巾,看上去非常具有進攻性。詹姆斯在岩層旁邊出現,我示意他跑回汽車。我和馬克隨後撿起身邊的石塊和木棍,准備大干一常強盜們當時一定在權衡,是否真的與我們展開廝殺並最終將我們殺死。他們最後選擇放棄,離開了。我們沒有蒙受任何損失。”
在恩內迪高原攀岩遇到的難度和挑戰與猶他州紀念碑谷類似。奇恩表示乍得之行是最令他興奮的一段時光。他說:“在這裡遇到的危險和挑戰與紀念碑谷不相上下。我一共拍攝了5000多幅照片。我是第一批探索這片原始的未被開發的攀岩路線的人之一。這是我一生之中最快樂的時光。”(孝文)


精選文章: 戶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