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發現氣流攜帶火山灰挽救古瑪雅城邦

自然地理

導讀危地馬拉蒂卡爾考古遺址的古瑪雅大美洲虎神廟。一名研究人員站在蒂卡爾的一個古代運河內。環球地理訊 4月18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報道,根據一項新研究發現,即使在遠離火山的古瑪雅城市,火山灰仍會像雨水一樣經常從天而降,它們對瑪雅城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一發現可能幫助解釋瑪雅城邦如何在土壤貧瘠情況下得以繁衍生息。氣流將火山灰帶到瑪雅瑪雅 ...


危地馬拉蒂卡爾考古遺址的古瑪雅大美洲虎神廟。

一名研究人員站在蒂卡爾的一個古代運河內。

環球地理訊 4月18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報道,根據一項新研究發現,即使在遠離火山的古瑪雅城市,火山灰仍會像雨水一樣經常從天而降,它們對瑪雅城市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一發現可能幫助解釋瑪雅城邦如何在土壤貧瘠情況下得以繁衍生息。

氣流將火山灰帶到瑪雅

瑪雅帝國從墨西哥南部向南延伸,穿過危地馬拉,直至伯利茲城北部,存在時間在公元大約250年至公元900年。最近,美國科學家在危地馬拉蒂卡爾考古遺址(一度是南部瑪雅低地最大的城市)已被毀壞的運河中發現一種截然不同的淺褐色粘土礦石。這種礦石是一種蒙脫石,只能由火山灰分解之後形成。

借助於化學“指紋”識別技術,研究小組發現蒂卡爾的蒙脫石並非像通常假設的那樣,來自被氣流吹過來的非洲塵埃,而是來自危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和墨西哥境內的火山。研究小組領導人、美國辛辛那提州大學人類學家肯·坦克斯雷表示:“我們認為這些礦石反映了一系列火山活動。”

在此之前,科學家就已發現瑪雅高地靠近火山的城市受到火山噴發的嚴重影響。例如,薩爾瓦多的查丘瓦帕村便被附近伊洛潘戈火山公元6世紀噴發時產生的火山灰徹底淹沒。但直到現在,數百公裡外發生的火山噴發將對瑪雅低地城市產生何種影響仍是一個未知數。根據美國科學家的研究,氣流經常將火山灰帶到距離火山數公裡遠的區域。坦克斯雷表示,這種現像並不令人感到吃驚,想想風經常帶著塵埃一路穿過大西洋。

超級土壤拯救瑪雅

坦克斯雷和他的研究小組認為,他們在蒂卡爾發現的火山灰樣本已經有2000多年歷史,也就是從公元前340年至公元990年。他說,現在已經無法確定曾發生過多少次火山噴發、噴發頻率或者火山灰來自哪些火山。“如果你是一名瑪雅人,你至少要在一生當中經歷一次火山噴發,在確定時期內,還可能發生更多噴發。”在3月末於加利福尼亞州薩克拉曼多舉行的美國考古學會會議上,坦克斯雷公布了他們的研究發現。

美國科羅拉多州大學人類學家佩森·什特斯表示,火山灰降落蒂卡爾的報告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這位研究火山對瑪雅影響的專家說,這一新發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能夠幫助揭開低地瑪雅城市的一個大謎團。“根據文獻資料記載,這些地區的土壤非常貧瘠,沒有生產力,因為它們來自風化的石灰岩,石灰岩無法形成非常肥沃的土壤。”

考古證據顯示,蒂卡爾等城市每平方英裡能養活400至600人(約合每平方公裡160至230人)。什特斯表示:“這一密度超過我們根據較為貧瘠的熱帶土壤得出的預計。”他並沒有參加蒂卡爾火山灰研究。如果瑪雅低地土壤每隔幾年或者幾十年就被火山灰覆蓋,它們將會在一段時期內處於肥沃狀態。

火山灰能夠提高土壤的滲透性和孔隙率,改善它們保存水分的能力,進而讓土壤更為肥沃。此外,火山灰也含有鐵和鎂等有利於植物生長的礦物質。什特斯說:“周期性增肥能夠解答為何這些土壤能夠養活如此多的人。”據他估計,即使只降落少量火山灰——例如幾毫米——至少也能讓土壤保持10年或者20年的肥沃狀態。覆蓋更厚的火山灰——可能為幾釐米——則能在更長時間內提高土壤生產力。

實現一種平衡

什特斯同時指出,火山灰也是一把雙刃劍。微小的火山灰顆粒會導致很多幫助植物授粉的昆蟲窒息。此外,火山灰還會導致酸雨,損害農作物。火山作用對古瑪雅人的生活產生重要影響。在高地瑪雅城邦,一些神廟便采用火山造型。他說:“寺廟頂部建有門道,古瑪雅人在這裡燒熏香,煙霧將各種信息傳遞給祖先的靈魂和神靈。”

蒂卡爾看不到任何火山,這裡的寺廟以及其他低地瑪雅城市的寺廟設計靈感是否來自火山,現在仍不得而知。什特斯指出,火山噴發影響了瑪雅人的世界觀,他們認為生活會遭遇各種各樣的事情,有些是災難,有些則是機會,人類活動能夠找到一種平衡。在瑪雅人眼裡,煙霧繚繞的火山並不總是一種噩兆。人類能夠將火山灰變成有益的東西,例如肥料或者增加陶土強度的添加劑。

此外,瑪雅人也采取措施阻止火山噴發,或者曾有過這種想法。什特斯說:“他們在儀式上放血,敬重神靈和祖先的靈魂,試圖通過這些方式控制火山。宗教信仰賦予瑪雅人很大力量。”研究領導人坦克斯雷強調,不可預知的火山在瑪雅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們建造的寺廟采用火山造型,他們的儀式也在復制火山活動。對於瑪雅人來說,火山是生活的一部分,並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精選文章: 自然地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