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導致野火活動規律變化

氣候

導讀全球變暖與野火是一個什麼樣的關系?答案或許讓人感覺沮喪。伴隨氣候變化,氣溫的不斷升高和雨季規律轉換將會使某些地方容易發生野火。不過,問題並不是太壞。令人欣慰的是,借助於衛星收集的熱紅外數據,來自加利福利亞大學伯克利分校以及特克薩斯工學院的一個研究團隊,已經識別出了現今全球野火活動的共同特征,而這一共同特征則可以用於預測未來全球野火 ...

全球變暖與野火是一個什麼樣的關系?答案或許讓人感覺沮喪。伴隨氣候變化,氣溫的不斷升高和雨季規律轉換將會使某些地方容易發生野火。不過,問題並不是太壞。令人欣慰的是,借助於衛星收集的熱紅外數據,來自加利福利亞大學伯克利分校以及特克薩斯工學院的一個研究團隊,已經識別出了現今全球野火活動的共同特征,而這一共同特征則可以用於預測未來全球野火發生的熱點地帶。“當我們觀察全球野火活動時,我們不禁在想是否可以找出共同點,進而控制這一自然活動。”德州工學院地球科學系的大氣專家、副教授凱薩琳·海霍(Katharine Hayhoe)這樣談起研究初衷,“事實上是我們已經找到了這些共同點,這代表著我們可以利用這些氣候模型,來模擬這些共同特征,預測在未來的野火變化的走勢。”這一項研究由自然基金會贊助支持,該基金會目前正在制定保護生物多樣性計劃,它希望通過該項研究把野火影響考慮進來。德州工學院校友,自然基金會德州科研和管理分部負責人吉姆·伯根(Jim Bergan)表示,掌握野火當前和未來的狀況對於保護人身和財產安全來說十分重要,同時,對於保護生態平衡也很重要。“通過自然野火來恢復生態平衡是自然保護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於面積廣闊,生態多樣的地域尤其重要,像德克薩斯州這樣的州。正如該研究報告所說,氣候變化將導致自然野火模式發生重大變化,我們需要快速將這些訊息在全世界進行分享,以便幫助他國了解相關訊息,了解管理野火對於保護野生動物環境和個人財產關鍵性。”項目審查員麥克斯·莫瑞茲(Max Moritz)表示,這是首次在定量模型來分析全球範圍為什麼有些地方會出現自然野火。他說:“自然野火發生有兩個最核心條件。一是,可燃物,要有足夠多的草木燃燒。其次在時間點,外界環境干燥,氣溫能夠能引起草木燃燒。”隨後研究人員通過模型來觀察氣候變化如何改變這兩個關鍵變量,在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所提供的關於未來二氧化碳排放預測的基礎上,來審查未來自然野火模式的變化。首先是對2010年至2039年的預測結果,顯示出此階段自然野火高發地域主要集中在美國西部以及西藏高原。而與之相對的是,同時段在中國東北部以及非洲中部,野火發生的可能性則會減少。但是研究人員表示,野火發生幾率降低並不一定是好事。“有一些種類的樹木,依靠特定時間的自然野火獲得新生的機會,隨著時間流逝,任何自然野火引燃機制的變遷都會給潛在地帶來自然景觀的重大變化。”此前野火活動模式只是集中在幾個特定的地域,包括加州南部和澳洲東南部。2006年,澳大利亞國家自然研究中心發表了一份報告,提醒人們氣候變化有可能會增加當地灌木野火的危險。三年之後,史上破紀錄的熱浪襲擊當地,使溫度在歷史平均最高溫度上升高了20度,形成該地域歷史上最燥熱的旱災,為澳大利亞最致命的野火提供了條件。而在氣候變化的背景下,這些條件很容易形成。“澳大利亞的這一情況告訴我們,事情的發生要快於我們的思考。雖然現在還不能確認在此次野火中,氣候變遷是否起了作用,但是我們知道氣候變化會創造有利於野火發生的外部條件。”但是同時海霍也說道,雖然氣候變遷會增加野火的危險性,但是大部分的野火都是源於人類活動或者始於閃電。她表示:“正因為如此,我們在努力確認氣候變遷有可能,比喻來說,堆起木頭和易燃物,當人類的火柴頭掉落或閃電來臨之前,為野火引燃創造出完美的外在條件。”研究人員表示,該報告是在假設近期內不能有效的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情境下,首次對氣候變遷如何影響全球野火活動進行了完整的研究歸納。接下來,根據對更大範圍內的氣候變化預測,科學家將識別出自然野火變化的固定模式。隨後的數據統計則會使用更廣闊的氣候預測,對特定區域的野火模式進行可靠的預測。


精選文章: 氣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