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狂挖中國稀土:草原的災難

環境保護

導讀“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風吹綠草遍地花……”這是一首曾經令無數人魂牽夢繞的內蒙歌曲,歌唱的是內蒙古美麗的大草原。但如今,在一些地方因為稀土過度開采而讓草原不再美麗。“中國的稀土開發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資源浪費,生產無序、競爭無度都是現存的問題。”不久前,全國人大代表周洪宇就稀土過度開發問題曾向全國人大提交了一份《關於嚴格管制稀土生產和出 ...

“美麗的草原我的家,風吹綠草遍地花……”這是一首曾經令無數人魂牽夢繞的內蒙歌曲,歌唱的是內蒙古美麗的大草原。但如今,在一些地方因為稀土過度開采而讓草原不再美麗。“中國的稀土開發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資源浪費,生產無序、競爭無度都是現存的問題。”不久前,全國人大代表周洪宇就稀土過度開發問題曾向全國人大提交了一份《關於嚴格管制稀土生產和出口的建議》,建議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2005年,中國稀土產量占全世界的96%,出口量世界第一。中國產量的60%用於出口,而且,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大量供應不同等級、不同品種稀土產品的國家。可以說,中國是在敞開了門不計成本地向世界供應。據國家發改委的報告,中國的稀土冶煉分離年生產能力20萬噸,超過世界年需求量的一倍。在業界曾有這樣一句話:“世界稀土在中國,中國稀土在包頭。”被譽為“稀土之父”的徐光憲院士告訴《北京科技報》,中國稀土資源儲量為3600萬噸,占世界儲量的80%,居世界第一位。而其中白雲鄂博的稀土儲量又占國內稀土資源儲量的80%以上。白雲鄂博的稀土礦區並不在白雲鄂博市區裡,而是距離白雲鄂博市幾十公裡外的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從白雲鄂博乘車走45公裡的路程就能到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政府所在地——百靈廟。進入百靈廟,便會看見一條高達20米、連綿數公裡,由廢礦石壘砌成的石牆將遼闊的草原分割成東西兩個世界。石牆西面,無垠的草原,風雲追逐;石牆的東面,“狼煙四起”,數十個大小不一的石礦廠、稀土廠熱火朝天。“因為稀土的盲目開采,使得當地環境遭到了嚴重污染。其中,以達茂鎮百靈廟鎮最為嚴重。”從小生活在白雲鄂博的內蒙人巴特爾告訴《北京科技報》,在達茂旗和白雲鄂博東礦之間,約有七八家“黑口子”( “黑口子”當地話是礦廠的意思),規模從年產量幾十噸到幾百噸不等。在稀土提取過程中,普遍使用的方法是酸法和堿法。堿法的污染小,但成本高;酸法則污染大,成本低。目前大部分企業采用的都是酸法,產生的廢氣對草原生態影響嚴重。巴特爾告訴記者,他至今仍無法忘記一次買羊的經歷。2008年,他去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買羊,發現當地的羊牙齒都長了兩層,並且毛色都相當的難看。當地的老人告訴巴特爾,“這羊死後更可憐,嘴巴根本閉不上,因為它們都長著長長的獠牙,而且腿都是直的。”在距離包頭市區12公裡之外、九原區和昆區交界的尾礦壩,是包鋼從白雲鄂博采礦,經火車運至包頭的選礦廠。選礦廠將礦石破碎研磨成粉,經磁選選出鐵,再分離出10%稀土後將剩余礦漿全部泵到尾礦壩。尾礦壩主要包含包鋼煉鐵產生的廢渣以及未經利用的稀土,稀土中包含大量放射性金屬釷。巴特爾說,尾礦壩附近的幾所村莊裡患骨質疏松、半身不遂、癌症的人越來越多。就以尾礦壩附近的打拉亥上村而言,從1993年至2005年底,66人死於癌症;2006年以來,全村死亡人數為14人,其中11人死於癌症。面對破壞嚴重的的白雲鄂博,徐光憲也提出諫言,希望能夠扭轉白雲鄂博目前不合理的開采方式,避免釷和稀土等寶貴資源進一步大量丟棄,緩解這種開采方式對環境的污染。徐光憲指出,國家有關部門應該限制白雲鄂博主礦和東礦的開采量。東礦應逐年降低開采量,到2012年停止開采。停止開采的東礦應封存起來,而由尾礦壩提供稀土需要,並逐漸恢復植被,保護環境。“之所以造成稀土礦的過度開采,是因為稀土在國外有著廣泛的需求。”周洪宇告訴《北京科技報》,稀土是關系到世界和平與國家安全的戰略性金屬。因為具有優良的光電磁等物理特性,所以能與其他材料組成性能不同的新型材料,其最顯著的功能就是大幅度提高其他產品的質量和性能。比如,大幅度提高用於制造坦克、飛機、導彈的鋼材、鋁合金、鎂合金、鈦合金的戰術性能。周洪宇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愛國者”導彈之所以能比較輕易擊毀“飛毛腿”導彈,主要得益於前者精確制導系統的出色工作。“愛國者”制導系統中使用了大約4公斤的釤鈷磁體和釹鐵硼磁體用於導彈內,而釤、釹就是稀土元素。“稀土科技一旦用於軍事,必然帶來軍事科技的躍升。”“然而中國做為稀土大國,卻一直都在為他人做嫁衣。”周洪宇擔憂地說,以制造業和電子工業起家的日本、韓國自身資源短缺,對稀土的依賴自然不言而喻。每年中國都有超過50%的稀土出口到這兩個國家。而稀土儲量世界第二的美國,很早就封存了國內最大的稀土礦——芒廷帕斯礦,鉬的生產也已停止,轉而每年從我國大量進口。“西歐國家儲量本來就不多,更是成為我國稀土重要用戶。除了生產所需,他們還通過政府撥款超額購進,存儲在各自國家的倉庫中。這種做法,日美韓等國行之有年。這些國家,除了購買,還通過投資等方式規避中國法律,參與稀土開發。”“中國寶貴的稀土資源由於無序競爭,競相壓價出口,產量變得日趨減少。” 周洪宇指出,多年來,我國大量盲目開采,造成稀土市場嚴重供過於求。個體礦點亂采濫挖屢禁不止,棄貧采富、用土壓礦的現像時有發生,致使資源開采的回收率很低。國營礦山回收率一般在60%,個體礦山僅達到40%。各種各樣的非法小作坊的無序開發,造成了稀土資源的大量損耗。多年下來,中國的稀土可開采儲量從十多年前的占世界80%多,已降到了如今的52%。對於如何保護稀土資源?周洪宇建議,應建立國家稀土生產、銷售、出口和進口的專門管理機構,統一制定相關政策法規,實行嚴格的管理。嚴格實行定額生產、定點定額出口的稀土政策,防止稀土資源用於戰爭目的。尤其要限制稀土出口到有核國家用於核武器、導彈、軍用飛機、核潛艇等軍事裝備中去。周洪宇強調,“應規範整頓稀土行業,針對中國目前出現的私采亂挖現像,國家要拿出強有力的措施,該關的就堅決關掉,該合並的就堅決合並,堅決打擊私自出口行為。爭取在三年內,使稀土出口量由目前的十萬噸左右,減少到二到三萬噸左右,以維持稀土金屬的高利潤和可持續發展,確保中國長期把握稀土定價權。


精選文章: 環境保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