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怎麼得罪了中國人

民俗

導讀孫玉祥中國話中,罵人最厲害的當數這“王八蛋”了:因為這三個字不但罵了你本人是“王八蛋”,還罵了你父母是王八,可以說是一箭雙雕,狠毒下流。那麼,為什麼“王八蛋”是罵人,而其他動物的蛋,比如雞蛋、鴨蛋,甚至其他爬行類動物的蛋,比如蜥蜴蛋、蛇蛋……都不是罵人的話呢?王八究竟怎麼得罪了中國人,居然成為這麼惡毒的咒語?最大的原因是來源於人們 ...

孫玉祥中國話中,罵人最厲害的當數這“王八蛋”了:因為這三個字不但罵了你本人是“王八蛋”,還罵了你父母是王八,可以說是一箭雙雕,狠毒下流。那麼,為什麼“王八蛋”是罵人,而其他動物的蛋,比如雞蛋、鴨蛋,甚至其他爬行類動物的蛋,比如蜥蜴蛋、蛇蛋……都不是罵人的話呢?王八究竟怎麼得罪了中國人,居然成為這麼惡毒的咒語?最大的原因是來源於人們對王八(烏龜)的誤會,這誤會大概從漢代就開始了:東漢時號稱“五經無雙”的經學家古文字學家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講到“龜”字時,這麼說:“龜,舊也。外骨內肉者也,從它(蛇),龜頭與它頭同。天地之性,廣肩無雄,龜鱉之類,以它為雄。”後人在《五雜俎》也說“龜不能交,而縱其牝者與蛇交”。《埤雅》中說“廣肩無雄,與蛇為匹,故龜與它合,謂之玄武”——也就是說,古人認為龜這種動物全是雌的,所以,它要下龜蛋(“王八蛋”)生小烏龜的話,就只有把蛇(“它”)當自己老公,和蛇交配。古人把他們心目中的龜這一特點用在人類身上,那些老婆跟其他人上床生下來的蛋,自然就是“王八蛋”了!其實,這種說法是人們的想當然:大家看到烏龜背著個大甲殼,胸上也是一塊甲板,就想像這樣的東西要相互交配,簡直不可能。於是又胡思亂想它該跟誰做夫妻最合適,想來想去,就想到了蛇頭上:這首先是因為“龜頭與它頭同”,既然它們這麼有“夫妻相”,那它們搞在一起也就有了基礎;其次,也因為古人大概以為只有蛇的那種無孔不入的身軀才能與龜這種壁壘森嚴的動物交配。就因為這兩點想當然的理由,古人就亂點鴛鴦譜地將烏龜配給了花蛇。其實,這只是古人的胡思亂想與胡說八道。我看中央台的《動物世界》就親眼看見過烏龜小姐跟烏龜先生制造“王八蛋”的過程:它們彼此是愛得十分艱難吃力,沒有萬物之靈的人類那麼隨心所欲,可經過努力,也還是能夠琴瑟和諧的。焉用那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蛇來幫忙?不過,話又說回來,古代的許慎又沒有看《動物世界》的幸運,憑空想像龜與龜做愛,也實在困難,所以硬將龜派去與蛇做親家,也不是不可原諒的。上世紀初,曾參加過戊戌變法的王照就漢語拼音化問題與當時有名的油嘴吳敬恆發生爭執。吳敬恆這家伙口才端的了得,嬉笑怒罵尖酸刻薄,把個口才不如他的王照噎得直翻白眼。王照急了,就張口罵對方:“王八蛋1吳敬恆這家伙哪裡是盞省油的燈?又豈是挨了罵不回擊的主兒?不過,他的回擊很有趣———他裝模作樣地嘆口氣:“鄙人不姓王1就一句,便把這綠帽子完璧歸“照”。罵得雖然很巧妙,但站在烏龜的立場上,卻完全可以告他們二人誹謗罪。 (羊城晚報)


精選文章: 民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