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百年間美女標准變遷

民俗

導讀1900-1909美麗標准:會說洋文的大腳女人。世紀之初,洋貨、傳教士、大眾傳播媒介把西方生活方式傳入中國。一本倡導女權運動的書《女界鐘》應運而生,該書不僅措辭激烈,極力攻擊纏足,而且主張婦女“剪發、讀書、參政”。這是一個新陳代謝期,至少在青年人的心中,崇洋與愛國之間是可以劃上等號的。美麗人物:賽金花。這個直到21世紀還能為娛樂界“爆料”的奇女子 ...


1900-1909美麗標准:會說洋文的大腳女人。世紀之初,洋貨、傳教士、大眾傳播媒介把西方生活方式傳入中國。一本倡導女權運動的書《女界鐘》應運而生,該書不僅措辭激烈,極力攻擊纏足,而且主張婦女“剪發、讀書、參政”。這是一個新陳代謝期,至少在青年人的心中,崇洋與愛國之間是可以劃上等號的。美麗人物:賽金花。這個直到21世紀還能為娛樂界“爆料”的奇女子,如果不是有了早年隨夫出使西洋的資歷,又怎能有日後十裡洋場上海灘的艷幟高揚。及至那段被野史筆記寫濫了的“以身救國”,一個一廂情願的“石榴裙抵擋八國聯軍”的神話故事,塞金花之所以成了一個美麗動人的謎,美麗是根本,“西化的美麗”則是催生劑,在那個年代格外有效。

1910—1919美麗標准:在世紀之初稍微開了個頭的婦女解放運動開始深入人心。婦女解放運動首先從自由戀愛、自由婚姻始,新式婚禮在都市裡流行開來。“新文化運動”對這個時期的女性影響很大,這個時期的女子著裝多穿窄而修長的高領衫裙,下穿黑色長裙,衣衫比較樸素,簪釵、手鐲、耳環、戒指等飾物少用。這種裝束,時人送它一個專有名詞:“文明新裝”。美麗人物:楊步偉。這個早年留學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獲醫學博士的女孩子,畢業後在北京開私營的森仁醫院,同時宣揚自己“終身不嫁”,為風氣之先。雖然這個誓言不久就被尊為“漢語言學之父”的語言學家趙元任的求愛攻勢打破,但收斂的美麗、不凡的事業、驚人的獨立,讓這個不媚不俗的素樸女子光彩照人。

1920—1929美麗標准:有身段的才女這是一個充滿活力的時代。“五·四”運動就像一陣清勁的風,一下子給曾經壓抑沉悶的社會注入了新鮮空氣。新詩人劉半農就是在這個年代之初,開創性地將“她”這個漢字增添進中國文字,那首為了宣傳“她”字而創作的白話新詩“叫我如何不想她”,成了這個時代的音符。雖然劉海粟使用裸體模特引得輿論大嘩,但節育、避孕、“天乳運動”依然有一大幫的追隨者。女人們往日被緊身褡或小背心強壓下去的雙乳,敢於驕傲地挺立在開始充當日常服裝的旗袍之下。美麗人物:林徽因。因為與浪漫詩人徐志摩的一段撲朔迷離的戀情,80年後美麗高雅、多才多藝的林徽因重新被演繹成一代新偶像。其實,20年代以一位大家閨秀的美麗和才華,她就紅極一時,因為她有著那個時代所認定的完美:出身世家、見多識廣、才華橫溢、美麗高雅、妙齡,而且懂得進退。

1930—1939美麗標准:中西合璧名女人。巴黎的新款飄洋過海, 幾個月的功夫上海就開始流行,其後,全國其它城市也開始流行。各大報刊雜志也開辟了服裝專欄,請著名畫家配畫時裝插圖,紅極一時的月份牌時裝美女圖更是為文明新裝的流行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服裝式樣變化最快的是旗袍,幾乎是一年流行一個款式,搭配方式也是中西合璧,旗袍外配西式大衣或西式服裝。衩高及臀、且腰身也變得緊窄的旗袍使中國女性第一次展露出服裝中的性感成分。三四十年代,西方審美眼光對上海女性妝飾的影響已涉及女性整體形像的重塑:化妝品的使用以皮膚美白頭發潤黑為目標,冬季有雪花膏,夏季用雪花粉、爽身粉、香水,護發則有生發油、凡士林等。美麗人物:胡蝶。胡蝶的形像,符合中國民間傳統的美女標准。除了臉若銀盤明眸皓齒膚如凝脂之外,雙頰上的一對酒窩是她的招牌。也許是因為胡蝶的緣故,那個年代,有酒窩的女子都有被冠以美女的幸運。較之30年代另一個出名的美人阮玲玉,胡蝶有一種傳統的、委婉的氣度,骨肉均勻溫柔敦厚,是人們幾千年來所謂“全福全壽”的長相。胡蝶參加過好幾次上海本地舉行的“時裝發布會”,展示的基本上是西式服裝,從連衣裙到晚禮服,非常准確地演繹了30年代上海中西合璧的精髓。

1940-1949美麗標准:政治之花。40年代是很難界定美麗標准的,是因為戰爭。1937年日本入侵中國,使上海也無可避免地陷入戰爭的艱難之中。在物資貧乏,人心倉皇的時候,又談什麼時尚或 時髦?戰爭使生命輕於鴻毛,連美女也不例外。美麗人物:宋美齡。雖然20年代她結婚時的一襲婚紗,引發了上海灘上的“婚紗熱”。可是真正讓這個女人的美麗大揚於天下者,還是戰爭和政治。對日抗戰結束後,宋美齡到美國周游,為中國大陸的戰後重建爭取美國支持,她以優雅的英文在國會兩院聯合會議發表演說,風靡美國。1950—1959美麗標准:奉獻青春。新中國建立,女人成了半邊天。一大批女性走出家庭桎梏,擁有了自己的工作和事業、這些女性受到社會的一致贊譽。同時,另有一類女性則更受輿論褒揚:她們不僅有自己的事業、工作,而且不慕虛榮、不愛打扮,願意把青春和美麗奉獻給最可愛的人。不計家庭背景、文化程度、工作環境、個人志趣而願意嫁給一個素不相識的軍人、工人或者農民的女大學生形像,也成了時代的美麗形像。美麗人物:喀秋莎。這個梨花下唱著情歌思念遠方愛人的模糊形像成了50年代人的一個集體情結。喀秋莎已經在歌聲中幻化成遠方的她,燦爛、健康、忠貞, 成為50年代中國的大眾情人。

1960—1969美麗標准:比男人還男人。60年代是一個動蕩的時代,也是一個激情的時代,世界從二戰的陰影中恢復過來,轉而生出一派無拘無束的性感。不過那都是在國門之外。在國內,60年代是一派的整齊劃一,甚至整齊到沒有了兩性區別。男女的關系簡化為“同志”、“戰友”、“階級關系”,美麗女性已經被“鐵姑娘隊”、“女子采油隊”這些詞來替代。雖然冠以“姑娘”之稱,但她們已經成了沒有性別的人。除了“一副肩膀兩只手,一根扁擔兩條腿”地“誓叫大地換新顏”,她們從來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和個人情感。她們是那個時代的偶像,也不幸成了那個時代的祭品。美麗人物:邢燕子。短發,皮膚黝黑,結實而強壯。僅從外型上講,邢燕子足以體現整個60年代中國人審美標准的男性化趨勢,從1958年開始,邢燕子這位天津女青年便告別大城市的舒適生活去到農村參加農民勞動,以她的名字命名的突擊隊事跡名揚全國,而邢燕子本人也因其十足的“鐵姑娘”形像成為60年代初青年們的偶像。

1970-1979美麗標准:禁忌。美麗、愛情、感情生活……這些詞彙幾乎已經成為一種禁忌, 階級鬥爭,是此時中國的惟一時尚。愛情也在大眾生活中完全絕跡。當被扼殺的男女情愛後來在知青群落中慢慢蘇醒,其標志是愛情歌曲與愛情詩的流行。從1969年以後,傳唱愛情歌曲、傳抄愛情詩歌一直都是知青群落中的時尚。但是,那是秘密的。美麗人物:鄧麗君。鄧麗君的出現可以說是物極必反的結果。雖然樣板戲中的女人(方海珍、江水英等)成了當時審美標准無可替借的正統典範,但鄧麗君的“靡靡之音”,讓多少青年甘願冒“品德敗壞”之罵名而四下傳唱。還沒有人知道她的容貌其實和她的曼歌一樣的甜,僅僅從她的歌聲中,他們感嘆什麼叫做女人。對於那個年代的中國人而言,她的歌聲裡所流露出來的小家碧玉式的溫潤、柔美、柔情蜜意,具有摧毀的力量。

1980—1989美麗標准:張揚。乞丐衫、巴拿馬褲、蝙蝠衫、吉他、馬海毛這些廉價的時尚過去以後,聯合利華重返中國,“力士”香皂唱起了主打歌。“物質文化”開始顯現其力量,時尚第一次有了不菲的標價。一些長久以來被認為“崇高”的東西遭到嘲笑和輕蔑。崔健的《一無所有》太沉重,領導潮流的是王朔和他的頑主們。東方美女不再追求簡單的討人喜歡,與身俱來的個性與魅力才是最厲害的武器。美麗人物:劉曉慶。她是那個時代第一個叉著腰講“我漂亮”的女人。她張揚自我的個性魅力對那時候剛剛“脫敏”的中國人來說確實具有另一種啟蒙作用。按照現在的話說,她就是那個時代的“另類人物”。雖然她“自我欲望過分膨脹”使她的很多行為顯得可笑,但她從不低頭的性格又確實令人欽佩。

1990—1999美麗標准:多變。90年代你得保持新鮮。90年代是信息爆炸的年代,每一個人為了美麗不惜使出渾身解數。經典美女形像已成為過去,評判美女的標准也不再那麼整齊劃一,化妝手法越來越高明,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只要不惜代價,每個人都可以是美女。美女的身高逐漸向職業運動員靠攏,纖長得令大眾不得不仰視。這是一個人人都有表演欲的時代,美女非得有令人嘆為觀止的視覺效果,才能出於同類拔乎其萃。制造美麗漸漸發展成一項朝陽產業,並且正加速向去層深處航行。90年代的美女,正應了一句西諺的注腳——“所謂美女,是時光雕刻成的”。美麗人物:張曼玉。剛出道時儼然鄰家傻妞,脫去稚氣,便顯得僵硬。然而她後來的滄桑都蛻變成了美麗。貓一樣善於變幻的張曼玉,成了觀眾新寵,她並不出眾的容貌,卻因可純真可妖媚的造型變化,征服了所有人。


精選文章: 民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