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只立即可烤的貓頭鷹和1000只活蜥蜴被查獲

環境保護

導讀來源:華夏地理論壇志願翻譯小組譯者:desert轉載請注明譯者及出處圖片展示的是2008年12月4日馬來西亞一次突擊檢查中查獲的900只貓頭鷹的一部分。這些貓頭鷹被發現時像圖片中一樣被拔毛並用塑料包裹——這意味著它們會被作為食物。在這次突擊檢查3天後,7000只活巨蜥被查獲(譯者注:monitor lazards巨蜥:一種蜥蜴科 的熱帶食肉蜥蜴,生活於東印度群島、南亞、非洲、澳洲 ...

來源:華夏地理論壇志願翻譯小組譯者:desert轉載請注明譯者及出處

圖片展示的是2008年12月4日馬來西亞一次突擊檢查中查獲的900只貓頭鷹的一部分。這些貓頭鷹被發現時像圖片中一樣被拔毛並用塑料包裹——這意味著它們會被作為食物。在這次突擊檢查3天後,7000只活巨蜥被查獲(譯者注:monitor lazards巨蜥:一種蜥蜴科 的熱帶食肉蜥蜴,生活於東印度群島、南亞、非洲、澳洲和新幾內亞。其長度從幾公分到三米(10英尺)不等)。專家說,這兩次查獲的巨大規模說明在東南亞非法野生動物交易變得越來越有組織。攝像:Chris Shepherd/TRAFFICStefan Lovgren國家地理新聞2008年12月18日在本月早些時候,馬來西亞官方在一周內的兩次突擊檢查中查獲7000余只活巨蜥,近900只貓頭鷹(被拔毛並用塑料包裹以便於烹飪)和其它野生動物。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專家對如此大量的珍惜貓頭鷹被查獲感到震驚。野生動物監視網絡TRAFFIC的高級項目官員Chris Shepherd說“這是我們第一次發現如此多的貓頭鷹被同時運出。”這兩次查獲的巨大規模說明亞洲野生動物走私正變得越來越復雜,Shepherd說。“如此大規模的運輸說明交易在犯罪集團組織下變得越來越有序,而不再是個人碰運氣賣幾只動物賺錢。”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工作的Shepherd說。立即可烤的貓頭鷹由野生動物局和國家公園聯合執行的第一次突擊檢查是在12月4日,馬來西亞最南端的Muar城。在一個冷藏間,執法人員發現796只谷倉貓頭鷹,95只樹林貓頭鷹,14只淡黃色漁貓頭鷹,8只有斑紋的雕鸮和4只棕色樹林貓頭鷹。這些比雞還小的貓頭鷹被冷凍並脫毛,但它們的頭和腳仍完整無缺——這說明這些貓頭鷹被作為食物出售。在中國廣州這些鳥有很大需求,它們被會浸在酒裡作為滋補品和頭痛藥出售。(sold in wine不確定)“我聽說過用貓頭鷹進行迷信活動和作為傳統藥物,但我從未聽說任何人會吃貓頭鷹,”野生動物保護學會亞洲項目主管Colin Poole說。“一定有一些貓頭鷹的專門市場存在。”突擊檢查的戰利品還包括活巨蜥和幼年活野豬。只發現部分身體的動物有:野豬,馬來豪豬,網狀條紋的巨蟒,馬來穿山甲,較大的鼷鹿和太陽熊。在突擊檢查中一個當地人被捕。但經過“無罪”辯護和繳納19000林吉特(5300美元)保釋金後,他在三天後即被釋放。由於Muar是一個港口城市,專家認為運輸目的地是中國,中國對野味和野生動物制藥的需求促進了亞洲的野生動物交易。在Muar查獲的所有物種都在某種程度上受馬來西亞法律的保護。尤其是太陽熊受到《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保護禁止進行國際交易並被國際保護自然資源聯盟列為脆弱的瀕危物種。一些中國人垂涎可作為藥材的熊膽汁,熊掌也被認為是美味。這些需求促使的偷獵行為“可以輕易的滅絕這些物種”蒙大拿大學生物學博士Siew Te Wong說。他已經研究婆羅洲島馬來西亞部分的小熊十年了。在Muar的突擊檢查三天後,執法人員沿著檢查中發現的一條線索突襲了昔加末鎮的一個儲存設施,在那裡它們發現了7000余條藏著的活巨蜥。據國際保護組織WWF的消息,這些蜥蜴也可能被送到中國作為食物。《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禁止對約1.5碼長(1.5米長)的爬行動物進行國際交易,公約對整個東南亞範圍有效。打擊行動TRAFFIC的官員Shepherd提出,大宗交易商人是從在種植園或樹林工作的當地人那裡“非常便宜地”買來野生動物的。“他們有遍布東南亞各個國家的巨大網絡,” Shepherd說。“你可以去任何一個村莊,那裡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如果你抓住野生動物,如一只穿山甲,你可以賣掉它賺錢。”2005年這一地區的國家成立了東盟野生動植物執法網絡(ASEAN-WEN)以打擊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各國家聯合進行的打擊行動似乎是非常有效的。七月,印度尼西亞執法人員抓住了一艘正要前往中國的貨船,上面有14噸穿山甲。在越南的一次行動中,執法人員發現24噸從印度尼西亞運來的食蟻獸。“從歷史的角度上說,[這一地區的]各國政府在對這個問題的規模還有懷疑的時候就采取了行動,” 總部在華盛頓的野生動物聯盟美國業務主管Michael Zwirn說。“這些大規模的運輸說明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他說。“我們希望政府能發現這個問題並意識到他們的自然遺產正在被不斷‘吸走’。”專家警告因為缺乏足夠的物力財力ASEAN-WEN並沒有正常發揮作用。TRAFFIC的官員Shepherd說每一個特定的商人被抓到的概率還是“非常斜。“即使他們真的被抓住,懲罰也非常輕,沒有威懾力,”他說。比如在Muar的突擊檢查中被抓到的當地人在幾年前就因為類似的指控被逮捕過。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Poole說:“這些打擊行動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認為堅持到底並確定這些人得到應有的懲罰則更加重要。”


精選文章: 環境保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