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北美負鼠對蛇毒有天然的免疫力,堪稱毒蛇剋星

生物

導讀 北美負鼠(拍攝于加州蒙特利灣)對蛇毒有天然的免疫力。 攝影:Sebastian Kennerknecht,明登圖片社/考比斯圖片社  撰文:Jason Bittel 在大家的印象中,負鼠可能既愚蠢又丑陋,而且被高中生評為最可能被車軋死的動物。不過在科學家看來,它的血液可能是抗擊各種蛇毒的關鍵。 一個研究小組利用小白鼠進行室內試驗發現,北美負鼠血液中一種叫做縮氨酸的分子能夠 ...

北美負鼠(拍攝于加州蒙特利灣)對蛇毒有天然的免疫力。
攝影:Sebastian Kennerknecht,明登圖片社/考比斯圖片社 

撰文:Jason Bittel

在大家的印象中,負鼠可能既愚蠢又丑陋,而且被高中生評為最可能被車軋死的動物。不過在科學家看來,它的血液可能是抗擊各種蛇毒的關鍵。

一個研究小組利用小白鼠進行室內試驗發現,北美負鼠血液中一種叫做縮氨酸的分子能夠中和蛇毒。這種物質對幾種毒蛇的毒液都有解毒效果,其中包括美國的西部菱背響尾蛇和印度的山蝰。
 
“被施加蛇毒的小白鼠注射縮氨酸后沒有表現出任何中毒癥狀,” Claire Komives說道,他是加州圣何塞州立大學的化學工程教授。
 
“這種縮氨酸真的會起作用,太神奇了,” Komives說道。3月23日,在丹佛舉辦的美國化學學會會議上,她向與會人員匯報了自己的初步發現。

Komives指出,上世紀40年代以來,科學家就知道北美負鼠對蛇毒具有一定的免疫力。其它一些哺乳動物,如地松鼠和蜜獾對蛇毒也有天然的免疫力。

Komives稱,現在她的研究團隊已經分離出負鼠血液中對抗蛇毒的有效物質,科學家可以對該物質進行批量生產,進而將其作為一種便宜的通用抗蛇毒素用于發展中國家。

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因蛇咬而死亡的人數多達94000。雖然已經研發出了多種抗蛇毒素,但每種抗蛇毒素只能解一種蛇毒,因此造價昂貴,研制出一種通用的抗蛇毒素就顯得至關重要了。

沒那么快?

負鼠的研究結果令人振奮,不過蛇毒專家Zoltan Takacs卻警告說現在還沒到慶祝的時候。

蛇毒中含有上千種不同的化合物,每一種化合物對受害者的毒害方式都不同。
 

注射縮氨酸的小白鼠對西部菱背響尾蛇的蛇毒不起作用(拍攝于德州)。
攝影:Karine Aigner, 國家地理創意工作室 

 “蛇毒是多管齊下起作用的。一組毒素可能會攻擊神經細胞,另一組毒素可能會攻擊肌肉系統,” Takacs說道,他同時還是國家地理的新秀探險家。
 
“一旦你體內出現上百種或更多的毒素,你必須將所有毒素解毒,至少也要把毒性強烈的毒素中和掉,這樣才能防止出現中毒的癥狀。”

Takacs擔心從負鼠血液中分離出的縮氨酸可能只能中和一類毒素,其它毒素則可能會繼續對身體造成損害。

此外,他還表示蛇毒中的特定化合物會隨蛇的種類、性別、年齡甚至所處的地理位置不同而有所差別。因此,雖然

實驗條件下縮氨酸對一個山蝰蛇毒的樣本起作用,但這種解毒劑不一定對所有的山蝰蛇毒有效。每年,山蝰在印度會殺死成千上萬的人。

對于Takacs提到的問題,Komives表示他說的確實有道理。

不過,她認為她的研究結果也是有目共睹的。
 
“看起來縮氨酸能中和響尾蛇毒很不合情理,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她在隨后的電子郵件中說道。

一種縮氨酸能夠抗擊幾種蛇毒的是一種“非常革命性”的想法,Robert Harrison說道,他是英國利物浦熱帶醫學院的蛇毒專家。

盡管這種方法很有“創新性”,不過還需要進行更多的實驗,Harrison強調說,他目前也在攻克一個通用抗蛇毒素項目。

至關重要的抗蛇毒素

任何有關蛇毒和抗蛇毒素的研究都很重要,Takacs說道,他曾親眼見證了蛇咬的毀滅性后果。

在尼泊爾的鄉村地區,他曾見過一個被眼鏡蛇咬過的男人躺在一張輪床上。在尼泊爾,抗蛇毒素和昂貴的醫療器械非常罕見。因此,雖然這個男人還活著,但是只能處于呼吸麻痹狀態。他的兄弟坐在旁邊,用一個橡皮球向他的肺部擠壓空氣以維持其呼吸。這個男人最終如何Takacs也不得而知。

Takacs稱100年前第一支抗蛇毒素試劑就問世了。但由于存在各種障礙,如蛇毒化合物的復雜性以及研究的昂貴成本,全世界的多數地區仍無力抵抗蛇咬。
 
“不過早晨起床時健健康康,一天結束時卻突然死亡的情況也是極為罕見的。”他說道。


精選文章: 生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