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又出人禍:擠碎宋代哥窯瓷

人文地理

導讀哥窯是宋代汝、官、哥、鈞、定五大名窯之一,至今還未找到確切公認的窯址。哥窯的最大的特點即開片,是瓷器冷卻時因胎釉收縮率不同而造成的一種缺陷,但具有獨特的裝飾效果。哥窯的開片有“金絲鐵線”之稱。其大開片中套小開片,大開片顏色發黑閃藍,稱鐵線,小開片顏色發金黃,稱金絲。故宮中被損壞的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屬傳世哥窯瓷器,世存僅百余件,價 ...

哥窯是宋代汝、官、哥、鈞、定五大名窯之一,至今還未找到確切公認的窯址。哥窯的最大的特點即開片,是瓷器冷卻時因胎釉收縮率不同而造成的一種缺陷,但具有獨特的裝飾效果。哥窯的開片有“金絲鐵線”之稱。其大開片中套小開片,大開片顏色發黑閃藍,稱鐵線,小開片顏色發金黃,稱金絲。

故宮中被損壞的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屬傳世哥窯瓷器,世存僅百余件,價值在千萬元級別,主要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台北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國外一些大型博物館及少數藏家手中。

發生損壞的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高4.1釐米,口徑20.2釐米,足徑7.5釐米。盤呈六瓣葵花式,淺腹,坦底。腹壁向裡凸出6道棱線,圈足亦隨腹壁起伏變化。通體施青灰色釉,釉面開細碎片紋。圈足露胎處呈黑褐色。在故宮官網上的介紹中對它的評價為:“此盤造型優雅、大方,線條富於變化,為哥窯的代表作品。”

“故宮又出大事了1針對前天微博所傳的國寶級文物宋代哥窯瓷器在北京故宮被摔碎,故宮博物院辦公室昨天表示:確有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一級乙)7月4日在故宮進行無損分析測試時發生文物損壞,基本判斷為科研人員操作失誤所致。

事故於7月4日發生,故宮26天來卻一直秘而不宣。一名故宮普通員工向早報記者介紹,在前天的微博出現前他也不知道這件事,“看到微博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假的。”

目前尚未得知事故責任人的處理結果,也沒有損害瓷器的現狀照片。故宮方面表示,沒有網民質疑的所謂瞞報問題,目前這件文物破損成6瓣,但修復應不成問題。

但曝料網友“龍燦”昨天對早報記者表示:“那件國寶瓷器的貨幣價值至少數千萬元甚至億元以上,而文物價值則無法估量,現在被擠碎了,成了碎片,徹底毀了,而不是壓了一個缺口什麼的,主要原因即在於故宮管理太混亂,專業技術人員的專業素養太差、太業余1

曝料人:瓷器被擠碎,

徹底毀了

網友“龍燦”前天發微博稱:“故宮器物部手續不全,將國家一級品宋代哥窯瓷器出庫,不料被工作人員摔碎,故宮一級品一共才1106件。”

“龍燦”表示,消息來源是一位業內專家,但不便透露身份。當時故宮器物部將一件哥窯瓷器出庫送到科研處,用新引進的設備進行成分分析研究。但出庫過程中,器物部的一名工作人員將瓷器摔碎。該網友稱,此消息已被“封口”,但他認為這樣大的事情,“向社會隱瞞是不對的”。

“龍燦”昨天對早報記者表示:“我最早得到消息是在10天前,剛開始也沒有完全相信,而是經過反復的核實,最後才確認消息屬實。這條消息來源於我的一位老師——南方瓷器界的一位權威專家。我現在不能公布他的名字。”

對於瓷器受損程度,“龍燦”說:“那件國寶瓷器被擠碎了,成了碎片,徹底毀了,而不是壓了一個缺口什麼的。我本來以為是失手摔碎的,但現在的事實是檢測人員把升降台上升過快,距離過大所導致,我認為這比失手更要嚴重,因為這說明一個問題,即故宮管理太混亂、專業技術人員的專業素養太差,太業余!怎麼可以把一台技術設備上升過快?”

故宮承認哥窯瓷損壞

故宮相關工作人員昨天證實了此事,但他表示,宋代哥窯瓷器並非搬運途中摔碎,而是在儀器操作中失誤導致損壞。

故宮的情況說明稱,7月4日10時許,故宮古陶瓷檢測研究實驗室科研人員在對古器物部提取的宋代哥窯青釉葵瓣口盤(一級乙)進行無損分析測試時發生文物損壞。事故發生後,科研人員立即停止儀器運行。

事故原因調查報告初稿於7月21日形成,初步判定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實驗室科研人員在儀器操作時存在失誤,導致儀器內的樣品台上升距離過大,使瓷器受到擠壓而損壞。報告初稿提出了相應的整改措施。

7月26日,調查組又就報告進行了集體討論,對事故原因分析和整改措施提出了意見和建議,對事故相關責任人的處理進行了初步討論。

2007年7月30日實施的《國家文物局突發事件應急工作管理辦法》規定,故宮應在事故發生2小時內向上級主管部門——文化部及屬地管理部門——北京市文物局報告。北京市文物局在接報、核實後立即向國家文物局報告。辦法還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對突發事件,不得隱瞞、緩報、謊報或者授意他人隱瞞、緩報、謊報。”

但至7月31日上午,北京市文物局和國家文物局仍未接到報告。故宮方面稱,鑒於事故原因復雜性,規定了一個月的時限,要徹底調查清楚,形成一份詳細的調查報告後上報。

故宮科研人才

流失嚴重?

對於古陶瓷檢測研究實驗室的“身份”,故宮一位工作人員向早報記者介紹,古陶瓷檢測研究實驗室是故宮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下屬的實驗室。而無損分析測試則是故宮為了攻克宋代五大名窯的學術研究中長期存在的難點問題,通過以傳統研究方法和現代科技手段相結合,對此開展的檢測、研究。

從去年開始,作為宋代官窯瓷器研究課題的一部分,故宮已使用這台無損檢測儀器完成了50余件陶瓷文物的分析測試工作。

據知情人士透露,該實驗室大概有10來個人,也有高校內材料分析的教授任客座教授。該科室員工年齡都不是特別大,因為所有儀器都是現代化設備。“這個實驗室測試項目組據說成立好幾年了,研究是有必要的,問題其實在於故宮在這方面的研究做得太少了,畢竟,故宮收藏著那麼多中國古代瓷器珍品的標准件,如官窯瓷器就有20多萬件,但研究工作其實是遠遠不足的,所以有人說‘故宮是守著金飯碗在瞎折騰’。”

知情人士還表示,就哥窯而言,目前窯址在哪裡還不清楚,因此對其成分進行檢測可以鎖定產地等,對於哥窯的研究是一個重大課題,“但我所了解的故宮情況是,一些專家忙著在外面鑒定,不干正活,而故宮管理上的混亂又導致專業不受重視,那麼還有誰願意潛下心去干呢?所以,真正搞科研的人流失很嚴重,我聽說去年保衛方面的一個中層干部因為希望清閑一些,居然搞關系調到了科研部門,而這人對科研其實根本不懂。”

不少人士昨天就此直指故宮的管理混亂,“比如說,這次瓷器被壓碎是在7月4日,但直到微博發出後引起媒體關注,他們才敢承認並公布,那麼,我們可以想像,故宮到底發生了多少讓外人不知道的事件呢?”

責任人處理仍未公布

針對網友所稱的“出庫手續不全”,故宮有關工作人員表示,因為該瓷器並未出院,只是在院內例行檢測,因此手續只需要院內相關領導簽字即可,並不需要上報國家文物局。 該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尚未得知事故責任人的處理結果,也沒有損害瓷器的現狀照片。

故宮“人禍”不斷,早報記者詢問此前故宮一系列事件的處理結果,故宮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對於“建福宮會所”事件核心的故宮宮廷文化公司,故宮方面稱已經全面停業整頓,“以後如果要接活動的話必須經過故宮審批,必須是跟文化傳播相關的活動。”“而失竊案應該是已經處理了,但我們也沒有看到內部發文。”

至於錯別字事件,這位工作人員表示,獻錦旗的副院長紀天斌已被調離崗位。然而據知情人透露,紀天斌其實僅僅是從分管保衛的副院長調整成分管黨辦和後勤的副院長。


精選文章: 人文地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