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墓室頂部發現盜洞 疑三國歸晉後被盜

人文地理

導讀墓室頂部發現盜洞 專家稱如果確定為兩晉時期被盜,許多學術問題將有新解發現勘探出多個曹操陪葬墓;發現地面建築遺址;確定曹操墓早期盜洞年代;證實曹操墓曾被二次打開。如果“如果確定曹操墓被盜的時間是兩晉時期,則許多學術上的問題就會有新的理解……在發掘之初,就有一個重要現像,即那些沒有刻魏武王的石牌都保存得非常完整,而刻有魏武王的石牌卻沒有 ...

墓室頂部發現盜洞 專家稱如果確定為兩晉時期被盜,許多學術問題將有新解
發現
勘探出多個曹操陪葬墓;
發現地面建築遺址;
確定曹操墓早期盜洞年代;
證實曹操墓曾被二次打開。
如果
“如果確定曹操墓被盜的時間是兩晉時期,則許多學術上的問題就會有新的理解……在發掘之初,就有一個重要現像,即那些沒有刻魏武王的石牌都保存得非常完整,而刻有魏武王的石牌卻沒有一個完整的,這不是一個偶然現像。”
成都商報記者 牛亞皓 河南安陽攝影報道
近日,有知情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曹操墓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掘後又有多個新發現,取得重大突破性進展:勘探出多個曹操陪葬墓;發現地面建築遺址;確定曹操墓早期盜洞年代;證實曹操墓曾被二次打開等。而隨著發掘的進一步開展,更多謎團浮出水面……
<<現場
二號墓一側勘探數個陪葬墓
5月31日下午4時,河南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氣溫38攝氏度。在曹操高陵考古發掘現場,不少工人在廣場邊鋪設新的地磚。
曹操高陵展廳仍沒對外開放。“展廳還沒交工。何時開放還不知道。”曹操高陵後勤與保衛處負責人鄭虎山說。
整個考古工地的範圍已擴大數倍,新的圍牆內,在二號墓一側,已經挖出幾個坑,多名工人蹲在坑裡用鏟子小心挖土。
一名參與考古發掘的知情人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經過對考古工地周邊區域的大規模勘探,在二號墓一側已經勘探出數個曹操陪葬墓,曹操墓本體發掘近半年時間,曹操墓陵園的範圍已基本確定。
<<盜洞
早期盜洞年代為西晉?
根據曹操高陵考古發掘隊往日公布的信息和成都商報記者的實地觀察,二號墓即曹操墓墓室頂部有兩個盜洞,一個直徑約一米的盜洞為當代盜洞,一個直徑約兩米的盜洞最初被專家鑒定為古代。
上述知情者向成都商報記者透露,隨著考古隊的進一步研究,已初步判斷其中一個早期盜洞的年代為西晉。“考古隊是根據盜洞開口的地層關系來判斷盜洞年代的。”
記者在現場觀察到,盜洞的開口直接通到墓室頂部,上面被地層疊壓。“說明其年代不可能是現代,但又不可能距曹操去世的時間太遠。”
上述知情者說,“如果確定曹操墓被盜的時間是兩晉時期,則許多學術上的問題就會有新的理解,比如墓室內出土的大量物品出土時都被打碎,尤其是那 些標識有曹操身份的文物,像石圭、石璧、陶鼎和那些刻有魏武王的石牌等。在發掘之初,就有一個重要現像,即那些沒有刻魏武王的石牌都保存得非常完整,而刻 有魏武王的石牌卻沒有一個完整的,這不是一個偶然現像。”
“到底何時被盜、何人所為,被盜出什麼文物,有沒有被盜文物的銘牌記載等等,專家進一步研究確定後都會給出答案。”
<<進展
發現地面建築遺址
上述知情者還稱,隨著考古發掘的進展,考古隊已經發現曹操墓地面建築遺址。“所謂地面建築,就是曹操去世時在地面建設的房子,是後人用來祭奠他 的。《三國志﹒魏書﹒文帝紀》中記載:“黃初三年,曹丕曾下令毀去其父親陵園上的陵屋,將裡面陳列的曹操生前的衣服收歸府庫。曹操的大將軍於禁曾經被陵屋 的壁畫內容氣死。”
成都商報記者在考古現場看到,曹操墓附近的考古工地,有幾處被考古隊員劃定的圓圈和方形痕跡,排列有序。“這些遺跡就是建築柱洞,由於發掘面積較小,其建築結構還不清楚。”一位隊員說。
四大謎團仍存疑
{1}令人費解的“磬形坑”
成都商報記者在考古工地還發現,曹操墓墓道的兩側有多個左右對稱的磬形坑,有兩個已被挖開。“很奇怪。”上述知情者說,“磬形坑中除了發掘出一 塊墓磚之外,別無所獲。在磬形坑右邊的長方形坑內,發現了大量鐵釘,釘子都呈規則排列,信息顯示沒被盜過。都空空如也,但又都經過夯築。幾個專家來看過, 都搖頭說這是難解之謎。”
{2}墓室內的“未知”女性
目前,二號墓的發掘已經基本結束,據專家推斷,曹操墓有被二次打開的跡像。“這個現像十分重要,它關系到曹操墓中墓主人身份的認定。”
據考古隊之前公布的信息,在曹操墓墓室內發現三個人頭遺骸,專家鑒定認為:其中的男性可確定為曹操;而另兩位女性身份未知,一名50歲左右,一 名20歲左右。據《三國志﹒魏書﹒後妃傳》記載,曹操夫人卞氏是合葬進曹操墓的,而卞氏死時70歲左右。“這一直是個不解之謎。”上述知情者說,“鑒定是 經過其牙齒磨損程度來判斷的,但這難免會出現偏差。”
{3}出土寶物與“遺令”不符
考古隊從二號墓裡發掘出土多枚瑪瑙和玉珠。這與史料記載的曹操生前要求不葬金銀珠寶的遺令不符。
對此,考古隊的解釋是:“發掘出的珠子中除了一顆無色珠子外其他的中間都有孔,並有使用過的痕跡,應該是其生前隨身佩戴之物。據《三國志﹒魏書 ﹒武帝紀》記載,其生前要求殮以時服,也就是其死時要穿著其平時的衣服入葬,這些珠玉如果是其生前衣服上的綴物,死後入葬時當然不能與其分離。”
{4}“翡翠史”可能提前千年
“只有那顆無色、透明的珠子沒有鑽孔,被有些人認為是玻璃種翡翠,考古隊可能會對它進行專門的檢測。”上述知情者說,如果這個珠子確實是翡翠,這將改寫中國使用翡翠的歷史。根據目前公開的資料,中國使用翡翠的歷史不會早於明代。
上述知情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不久後曹操墓所有出土的文物都將從安陽被運至河南省考古研究所,進行最終的修復、化驗和鑒定,“結果或許會引發曹操墓新一輪的轟動”。


精選文章: 人文地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