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部分礦區無序開采污染水源地

環境保護

導讀龍王廟村,來自陝西鹹陽禮泉縣的兩位礦工剛剛收工。日復一日高強度的井下工作,讓他們疲憊不堪。2011年4月17日,陝西省府谷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新民龍王廟墩台下,運煤車來來往往。2006年5月18日,沙溝岔煤礦二號風井正在開采。山坡上,來自延安的礦工小劉抱著6個月的女兒憂心忡忡。頭一天,煤礦雇用20多人毒打龍王廟村上訪的村民,多人被送到醫院。煤礦修車行的工人 ...


龍王廟村,來自陝西鹹陽禮泉縣的兩位礦工剛剛收工。日復一日高強度的井下工作,讓他們疲憊不堪。

2011年4月17日,陝西省府谷縣縣級文物保護單位新民龍王廟墩台下,運煤車來來往往。

2006年5月18日,沙溝岔煤礦二號風井正在開采。山坡上,來自延安的礦工小劉抱著6個月的女兒憂心忡忡。頭一天,煤礦雇用20多人毒打龍王廟村上訪的村民,多人被送到醫院。

煤礦修車行的工人正在電焊作業。

4月17日,陝西省府谷縣新民鎮龍王廟一村山下的公路上,黃土漫天,黑沙飛揚。附近龍王廟二村的一位老年婦人挎著竹籃,沿著不寬的公路撿拾路邊的小煤塊。一陣灰黑色的風卷過來,老婦只能舉起胳膊擋在面前,逆著風、側著身艱難前行。當天,中國北方不少地方都遭遇了揚沙天氣,但這裡空氣中除了漂浮的沙土,還彌漫著大量的煤塵。不到半小時,人的耳朵眼兒、鼻孔,甚至指甲縫中就沾上了厚厚的一層黑泥。

公路邊的煤礦,大大小小的運煤車駕著黑風進進出出,司機的臉像被胡亂塗抹上了鍋黑。一輛滿載的大型貨車搖搖晃晃地駛出煤礦,車上沒裝防塵網,大塊兒烏黑锃亮的煤高高地冒著尖兒,有不少似乎還懸在車梆子外邊。對車的一位小車司機見了怕被砸著,趕緊一邊避讓,一邊小聲抱怨著。

近年來,由於煤礦長期違法大肆瘋狂開采,龍王廟村地下已大面積采空,周圍村民的居住環境嚴重惡化:窯洞裂縫,井水干涸,水源污染,土地無法耕種。現在這裡似乎仍看不出有太多改變。一條不寬的公路在黃土丘陵中彎曲向前,兩邊的山灰禿禿的,只有些許稀疏的青草和隱約的綠色。正是谷雨前後,山下的地裡卻沒有人在耕作,看上去一片荒蕪。在陝北的不少地方,農民這個時候已經開始翻地播種土豆、蕎麥了。

龍王廟一村就處在緊挨著煤礦的山上。在這裡居住的村民已經不多了,種地的就更少。一位村民說,現在還剩在這裡的是“窮人”,“富人”都搬走了。他們有了錢,就住到城裡去了。除了去縣城,新民鎮不少當地人舉家搬到了榆林、包頭、鄂爾多斯等城市。為了子女上學,有的煤老板甚至直接帶孩子住到了西安、北京。

在礦區,煤礦開采一方面破壞了村裡原有的農業生產環境,另一方面又快速改變了村民的命運。他們或者在礦上集資入股,或者搞煤炭運輸,或者做包工頭,都隨著煤炭市場的景氣迅速富裕起來。本地人一般不願下井去做礦工,又苦又累。而且,當地煤礦也很少雇佣本地人干活兒,一旦發生礦難,礦上得給來自當地的死者賠償至少百八十萬元,而支付外來礦工的賠償金要少很多。

府谷縣的國有煤礦沙溝岔煤礦於1996年就開始在位於瓷峁村的一號風井和位於龍王廟第一自然村的二號風井陸續組織非法生產。該礦主井本來位於距龍王廟村約5公裡的地方,而且開采的煤層僅有3米,年產30萬噸。但組織非法生產者為了獲取更大的利潤,卻將風井當作主井大肆開采,嚴重破壞國家礦產資源。據龍王廟村村民反映,實際上這個礦是個人的,在沒有相關證件的情況下,該礦打著國有礦的旗號違法大肆開采達10年之久,並多次轉包,偷逃國家稅費。

自從煤礦被沒日沒夜瘋狂采挖以來,村民發現這裡的生態環境被嚴重破壞。村旁的河水染成了黑色,水井逐漸干枯。村裡的地下水位下降,水源被污染,村民吃水成了問題,有人甚至到5公裡外去買水。同時,該村地下逐漸被采空,300余畝耕地因此無法耕種。村裡的幾十間房屋和窯洞出現裂縫。一戶村民的窯洞被采煤的炮聲震得磚窯頂部整體脫落,嚇得一家人幾天不敢回家。160多名村民常常生活在不安之中,他們的生命財產安全受到威脅。大量煤塵還長期危害著龍王廟村的植被,威脅著村民的健康。

2006年的5月17日,榆林市煤礦安全監察分局到礦上檢查工作時,幾位村民代表將該煤礦非法開采、危害環境的材料遞交上去。於是煤礦雇用20多人用三角鐵、鋼條等毒打這些村民,重者被打得昏死過去,幾名傷者被送到醫院。

沙溝岔煤礦礦長楊乃甫於2003年被任命為府谷縣煤炭局副局長,卻仍兼任礦長。直到2006年11月,因沙溝岔煤礦發生井下安全事故,兩名工人死亡,府谷縣委、縣政府才免去了他煤炭局副局長、沙溝岔煤礦礦長、煤炭運銷集團、煤炭運銷(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等職務。

據了解,沙溝岔煤礦二號風井最終因群眾上訪和安全問題停產。如今,地處龍王廟村的這座煤礦大門上寫著“龍王煤礦歡迎您”、“以科學發展觀統攬煤礦宏圖”的標語。

村裡富余的房子,好多都租給了外來的礦工。2011年4月17日上午11點,來自延安的礦工王江(化名)下井去了,妻子小琴(化名)把門窗都拉上簾子,插著門在家裡看電視劇。這可能是礦工們的生活習慣,下過礦井的人,對光的感受特別強烈。

井下沒有白天黑夜之分,礦工工作一般分兩批,交換接替上班。小琴說,丈夫兩班倒,每班12個小時,從下午兩點到凌晨兩點一班,從凌晨兩點到第二天下午兩點一班。根據每天拉出挖煤的噸數,進行計件工資發放,每個月能掙大幾千塊錢。這兩年由於煤炭價格上漲,礦工的工資還算不錯。礦工們通常一日兩餐,下井前吃一頓,另一頓就要直等到工作結束。丈夫回來洗了澡吃了飯後,總是倒頭就睡。每天高強度的勞動,讓礦工們總感到睡不夠。下井的礦工除了挖煤,多數時間就是睡覺。

小琴每天在家打掃衛生,做飯,睡覺,等丈夫回來。夫妻二人是前年來到礦上的,打算今年再干干就回去,老家還有兩個沒上學的孩子。她說,這個工作干不了太長,又累又危險。

礦工小張(化名)的妻子在老家,他要經常給家裡打電話,報平安。他說,如果有幾天沒接到電話,老婆在家就坐不住了,就得提心吊膽地打來電話問長問短。還有一位外來礦工的母親,每天都會給下井的兒子燒香,請菩薩保佑。

如今,離龍王廟村幾公裡外的新民鎮上很熱鬧。大酒店、KTV、洗寓餐飲等字樣隨街可見。黑車司機要價也明顯比一般的北方鄉鎮高出不少。新民鎮位於府谷縣西部,總面積204平方公裡,是罕見的資源富集區,礦產品種十分豐富。這裡有40多個煤礦,多數為鄉鎮小礦。依托煤炭、金屬礦石等礦藏資源的開采和加工,新民鎮成為近年來府谷發展最快、最富有的鄉鎮之一,資產上億元的個體煤老板也為數不少。

但是伴隨著經濟迅猛發展,新民鎮也付出了頗為沉重的代價。隨著過度和無序開采礦產資源,這裡的環保問題日趨嚴峻。

同時,這裡礦難不斷,因資源引起的糾紛不斷。今年年初,一起礦難惡意瞞報事故就在網上曝光。去年6月,新民鎮府新煤礦發生采空塌陷事故,造成6人死亡。礦上隱瞞事故,將部分遇難者遺體秘密運至鄂爾多斯市私了。礦長已經被刑拘。此外,開采頻繁引發地陷,干部參與炒賣煤礦,弟弟為賺得賠償金在井下將哥哥和無辜的礦工炸死……這些都是煤礦惹的禍。

當地政府也對未來產生了更多的擔憂:礦脈枯竭,經濟停滯,污染嚴重……若真到了那時,像龍王廟這些正在被煤礦改變著命運的小山村,最終將走向何方呢?


精選文章: 環境保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