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瀘州侵占70公頃保護區導致魚類產卵地消失

生態

導讀近年自然保護區被工程建設步步蠶食的現像已使保護區及相關法律的尊嚴大大受損。農業部、環境保護部4月13日通報了四川省瀘州市3起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違規工程。業主均為政府該3起工程均位於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保護區)瀘州段,共占保護區岸灘近70公頃。通報稱,工程的修建和運營對保護區和保護對像造成了嚴重影響,且損害了自然保護區 ...

近年自然保護區被工程建設步步蠶食的現像已使保護區及相關法律的尊嚴大大受損。農業部、環境保護部4月13日通報了四川省瀘州市3起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違規工程。

業主均為政府

該3起工程均位於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保護區)瀘州段,共占保護區岸灘近70公頃。通報稱,工程的修建和運營對保護區和保護對像造成了嚴重影響,且損害了自然保護區的嚴肅性,建議四川省人民政府嚴肅查處。

這3起工程是瀘州市江陽區張壩防洪護岸工程、瀘州市納溪區麻柳沱防洪護岸工程和長江瀘州航道局瀘州綜合碼頭工程。耐人尋味的是,3起工程的業主分別為江陽區政府、納溪區政府和瀘州市航道局。3起工程中除1起目前處於停工狀態外,其他兩起分別為基本完工和已完工。

停工通知未能阻止

2010年10月,農業部在組織開展涉國家級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工程建設情況專項檢查中發現,上述保護區瀘州段存在3起違規建設工程。2010年11月,農業部、環境保護部聯合組成調查組對這3項違規工程進行了調查核實。

從通報的3起違法工程看,當保護區管理方介入時,可謂“為時晚矣”。3起工程無一不早已動工,其中兩起已基本或全部完工。

據農業部漁業局今天公開的兩部門通報,瀘州市江陽區張壩防洪護岸工程位於瀘州市江陽區長江、沱江入彙口以下3公裡長江干流右岸,屬保護區緩衝區。工程新建堤防長4025米,占用保護區緩衝區面積62.54公頃,規劃總投資4897.85萬元。該工程建設依據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以下簡稱長水委)2000年9月審查通過的《四川省瀘州市城市防洪規劃報告》(以下簡稱防洪規劃報告)。2007年1月,四川省水利廳批准工程實施方案設計報告。2007年9月,瀘州市環保局審批了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2008年3月,瀘州市水利局批准工程開工。2009年2月,保護區瀘州管理處下達停工通知書,但施工方仍間歇性施工,現涉江工程已基本完工。

瀘州市納溪區麻柳沱防洪護岸工程位於瀘州市納溪區安富東片區的長江右岸,屬保護區實驗區。工程全長1349.54米,占用保護區面積6.4公頃,規劃總投資4496萬元。該工程建設同樣依據防洪規劃報告,於2010年1月動工。2010年3月保護區瀘州管理處下達停工通知書。2010年5月,瀘州市環保局審批了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截至農業、環保兩部調查組前往調查時,四川省水利廳尚未批准工程實施方案設計報告。目前該工程處於停工狀態。

長江瀘州航道局瀘州綜合碼頭工程位於瀘州市江陽區方山鎮,屬保護區緩衝區,占用保護區岸線240米及相應水域,占用保護區面積0.2公頃,規劃總投資4048萬元。2006年10月,瀘州市環保局審批了該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2007年2月,長水委批准涉河建設方案。2007年7月和8月,原交通部和瀘州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分別批復了可行性研究報告並由原交通部投資。2008年11月開工建設。2009年7月保護區瀘州管理處下達通知要求長江瀘州航道局提供相關資料時,工程已完工。

魚類產卵場永久消失

兩部門通報認為,上述3起工程在保護區緩衝區內進行,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破壞了國家重點保護和地方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生息繁衍的水域、場所和生存條件;在審批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程項目環評時,未按規定征得環境保護部的同意;未按規定編制工程對保護區影響專題評價報告,報農業部組織專家論證。3起工程對保護區及保護對像造成了嚴重影響:

其一,減少了保護區自然河岸、岸灘等重要區域。3起工程共涉及改造保護區自然河岸5600多米,占用保護區岸灘近70公頃,使保護區自然性下降,面積減少。

其二,改變了工程影響區域原有生態功能。兩起防洪護岸工程使河岸渠道化,隔離、占用河漫灘地,原來洪水期淹沒區域魚類的天然產卵場及幼魚的索餌場永久消失。通報強調,瀘州綜合碼頭工程雖未對魚類棲息地造成較大破壞,但營運後進出船舶增加,航運活動、噪聲和污染將對魚類的棲息繁衍造成不利影響。

其三,損害了自然保護區的嚴肅性。我國相關法律規定自然保護區是禁止和限制開發區域,瀘州市相關部門在保護區內修建工程,違背了法律和當前有關生態保護方針政策,造成了不良社會影響。

兩部委要求反饋查處結果

鑒於3起工程違法情節嚴重,負面影響大,為切實維護法律的嚴肅性,保護長江河流生態系統和水生生物多樣性,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和規定,兩部門通報建議四川省政府一方面依法對違規問題進行嚴肅處理,並將處理結果反饋農業部、環境保護部;一方面責令違規單位采取切實可行的補救措施,最大限度地恢復保護區原有生態功能。建議強調,“這些補救措施需經農業部組織專家論證並批復後實施。”

鑒於加強長江上游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建設和管理,對保護長江珍稀特有魚類、維護長江生物多樣性、保障長江生態安全具有重要意義,兩部門還建議四川省研究成立該保護區四川片區專門管理機構,督促相關地方政府和部門加強監管,認真落實自然保護區條例等法律法規規定,妥善處理好保護與發展的關系。


精選文章: 生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