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開遍地瓦礫 翻看日本重災區震前的美麗

景點

導讀福島、宮城、岩手,肆虐的地震、海嘯,吞噬了日本東北的海邊村落和市鎮,面對遍地瓦礫和死寂的土地,那些曾經的美麗畫面,更深深刺痛我們的眼睛。希望,那些地方得以幸存;相信,災區的日本人民一定會從傷痛走出,重新建立美好家園。福島福島溫泉旅館曾暖我心經過這次日本大地震,原先知名度不高的日本福島,因為那幾座核電站,一下子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這 ...

福島、宮城、岩手,肆虐的地震、海嘯,吞噬了日本東北的海邊村落和市鎮,面對遍地瓦礫和死寂的土地,那些曾經的美麗畫面,更深深刺痛我們的眼睛。希望,那些地方得以幸存;相信,災區的日本人民一定會從傷痛走出,重新建立美好家園。

福島
福島溫泉旅館曾暖我心
經過這次日本大地震,原先知名度不高的日本福島,因為那幾座核電站,一下子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這讓我想起了在2006年曾經去過的這片日本東北部的土地。

日本的“縣”相當於中國的“時,福島縣緯度則和中國的山東省差不多,是個農業大“時。

福島拉面
福島縣最有名的,是日本三大拉面之一的喜多方拉面,另兩大則是北海道的旭川拉面,還有九州的博多拉面。喜多方拉面得名於產地福島縣喜多方市,據說底湯是用在豬骨、雞殼、小魚干、海帶等熬煮而成的上湯裡加入醬油制成。在制作時所用的醬油、湯和水都取自當地的優質泉水。賣面是在一輛貌似旅游大巴的售面車上,它在幾家溫泉旅館之間巡回。要吃面,到總台打個電話,不消十分鐘,車兒就開到旅館門口。預備“米西米西”的人,上了車,拉面伺候。車廂前段是廚房,後段是座位,除普通座位外,還有日式榻榻米,菜單就掛在前後段之間。面熱湯香,鮮而不油,暖透心窩。

福島三春町

福島豬苗代
福島縣還擁有日本第三大淡水湖——豬苗代湖,是天鵝們過冬的伊甸園。湖上,眾多野鴨中間,優雅地游著幾只雪白的天鵝。湖邊,有賣專門用來喂天鵝的面包。不過可惜風大面包屑輕,再加上實在是鴨多力量大,天鵝們總是慢一拍,只有看的份。

福島蘆之牧溫泉
福島縣會津若松市還有一座著名的古城——鶴之城,幕府末期,它是會津藩主府邸的所在地。面對維新派的軍隊,幕府的軍隊頑強抵抗了一個多月,最終當然是以失敗告終。據說滿地死去的人都被投入井中,城池也被拆毀。現在的鶴之城,則是後來根據原樣重建的。層層疊升的樓台仿佛仙鶴翅膀的曲線,輕靈美妙。有一首著名的日本歌曲叫《荒城之月》,寫的就是這座古城,現在聽來很有些感慨:“春日高樓明月夜,盛宴在華堂。杯觥人影相交錯,美酒泛流光。千年蒼松葉繁茂,弦歌聲悠揚。昔日繁華今何在,故人知何方?……”(文/簡單愛)
松島 曾有一塊海嘯提示牌

松島
因為俳句大師松尾芭蕉的游記《奧洲小徑》而聞名的松島,與京都丹後的天橋立,廣島安藝的宮島並稱為“日本三景”。

松島位於宮城縣仙台市東北,坐電車約30分鐘到達。

站在松島灣遠遠望去,右手是著名的五大所。長達256米的朱漆木橋,把海岸和福浦島連接在一起。

海灣裡,海鷗上下翻飛,追逐著出港的游覽船。

東西14公裡,南北12公裡的松島灣,平靜而秀美。灰白色的小島上,長滿了當地特有的黑松,把小島染成了黛色。遠遠望去,星羅棋布的黛色,漂浮在一泓碧玉之中。

游畢松島灣,沿著坡道款款而上。穿過兩邊參天的大樹,參拜具有400年歷史的瑞岩寺。瑞岩寺向左,小巧的桃山風格建築圓通院深藏在一片修竹之中。庭院深深,篁竹森森,令人不禁浮想聯翩,且把自己留在門外,也給自己留下一份懸念。

稍稍移步,不遠處有一塊小小石碑,名喚《比翼碑》。據說,松島商人蜂谷15歲的兒子小太郎,因為俊美而被稱贊為玉觀音。父親給他定下一門親事。誰料世事弄人,小太郎竟然患病身亡。而未過門的新娘,依然進入蜂谷家,供奉二老直到二老去世。然後,削發為尼,紅蓮尼死後,鄉人將其與小太郎合葬,並立比翼碑。原來日本也有自己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埃

跨越一座小小木橋“望月橋”,踏上據說是因為芭蕉的蒞臨而得名的雄島。島不大,卻幽深,參天古木隨處可見。在古木深處,有芭蕉詩碑。一般認為的意思是:松島啊,朝朝暮暮的等待,是我在等待回還麼?還是有人在島上思念我麼?

勉強地翻譯成漢語詩,不知道能否貼切:“朝朝暮暮誰人待,半片殘心落松島。”

從雄島近看松島灣,波光粼粼,恍惚中竟有幾分中國江南太湖的風韻。而極目遠眺,灣口處波濤洶湧的太平洋氣勢磅礡。松島之美,也許就是一水相連的秀美與雄壯埃

臨海一片金黃的沙灘,沙灘上幾個孩子在玩水。午後陽光下懶洋洋的海浪輕輕拍打著細沙。

灘頭赫然一塊提示牌,寫著發生海嘯時的逃生線路,和到達110米高處所需要的步行時間。

當時心想,芭蕉先生當年登島賦詩,到現在已經300多年了,也沒聽說過這裡發生過大的海嘯埃日本人真是太小心啦。

誰知,千年一遇的海嘯,竟然真的席卷了宮城沿海。

美麗的松島,會毀於狂暴的海嘯嗎?

(文/劍器渾脫 圖/日本旅游局等提供)

宮城 度過浪漫情人節

到達宮城縣的著名景區松島的那天,恰是晴空萬裡的二月十四,和朋友坐著游船一邊品嘗用剛剛出產的海鮮制作的牡蠣鍋,一邊欣賞松島灣的風和日麗,窗外也時不時有海鷗經過覓食。
五大堂
下船後,我們去了著名的五大堂、圓通寺和瑞岩寺。不知是不是情人節的緣故,到處都能看到一對對的情侶在許願。翻譯小姐說“牽起戀人的手,走過 ‘結緣橋’,在五大堂前投下硬幣、敲響銅鑼、合掌許願,再前往圓通寺制作屬於二人的姻緣數珠,或到瑞嚴寺拜一拜‘緣結觀音’……這裡經常會有戀人來祈禱得到幸福呢。”不知道,那天看到的一對對情侶,現在是否安好?
宮城瑞嚴寺
松島灣另一名勝就是建於江戶時代的觀瀾亭了。除去觀瀾亭的建築風格,更為著名的是“御座間”的金箔屏風,無論是金箔底色還是繪在屏風上的花草溪流,經歷了500多年的歲月色澤依舊鮮明奪目。

想著,我再一次懷念起在宮城時,端坐“御座間”,品一口地道的小點,抿一口香濃的抹茶,遠眺松島群間的波瀾。但願我仍有機會,能再來一次這樣的體驗。

岩手 雪屋嘗芝士海鮮火鍋
震前的岩手縣,是日本東北冬日的滑雪勝地,日本規模最大滑雪場之一的安比高原滑雪場就坐落在岩手。

樹冰
安比高原的地勢天然多變,不僅可以讓初學者找到適合自己的練習路線,滑雪高手也可以選擇乘坐纜車到山頂,享受一鼓作氣滑到山腳的刺激。

入口附近的大片平地適合用來做熱身運動,越往山上走,能看到更多大大小小的身影在穿梭,有不少即使穿著滑雪服也把自己打扮得花裡胡哨的姑娘,個個都“全副武裝”熟練地在雪中馳騁。

坐在安比高原一座座高2米的雪屋裡品嘗芝士海鮮火鍋也令我印像十分深刻。鍋底源自當地牧場出產的新鮮牛奶,清新柔滑,鍋中的海鮮也都是從附近的港口新鮮運達。拉上雪屋的門簾,不但不冷,熱熱乎乎地還吃出一身汗來。火鍋之後再來一支新鮮的牛奶冰激凌,這樣奇妙的搭配,大概也只有在岩手才能享受得到。

除了滑雪,岩手縣每年2月會連續一周在小岩井農場舉辦的岩手雪祭——以雄偉的岩手富士為背景,每屆都有一個不同主題的雪雕祭典,今年的主題是“探險?發現!全岩手”,已是舉辦以來的第44屆。

我在岩手的時候,祭典活動雖已進入尾聲,但仍有不少雪雕佇立在農場之中,走在一座座巨大的雪雕之間,就像是走進了兒時所向往的法國動畫片《雪人波利》中的童話世界。而到了春天,綻放在岩手富士山腳下的一本櫻是這裡十分壯麗的風景。

櫻花綻放的季節馬上就要到了,可是,岩手縣卻陷落在如此慘烈的劫難中。不過我想,總有一天,重生的岩手縣一定會再一次向世人展現她的盎然生機。(文/支胤胤)

來源:申江服務導報


精選文章: 景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