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發現登尼索哇人

歷史

導讀某個神秘古人類的骨骼化石。 ■ 新聞緣起 科學家在西伯利亞南部距離我國新疆不遠處的一個名為登尼索哇Denisova的山洞中先後發現了大約3萬年前的古人類的指骨和牙齒化石,據《自 然》雜志近日報道,從化石上提取的DNA數據卻與尼人及現代人的遺傳信息不同。這一發現意味著,3萬年前的人類大家族中,除了尼安德特人(以下簡稱尼人) 和現代人外,還有另一種古人類, ...


某個神秘古人類的骨骼化石。

■ 新聞緣起

科學家在西伯利亞南部距離我國新疆不遠處的一個名為登尼索哇Denisova的山洞中先後發現了大約3萬年前的古人類的指骨和牙齒化石,據《自 然》雜志近日報道,從化石上提取的DNA數據卻與尼人及現代人的遺傳信息不同。這一發現意味著,3萬年前的人類大家族中,除了尼安德特人(以下簡稱尼人) 和現代人外,還有另一種古人類,登尼索哇人。這些科學家的發現對令人類進化系譜以及現代人走出非洲等理論提出了不小的挑戰。

■ 將新聞進行到底

日前,科學家在西伯利亞一個山洞中發現了屬於某個神秘古人類的骨骼化石。這一發現意味著,3萬年前的人類大家族中,除了穴居人和現代人外,還有第3種古人類。

那麼,第三種古人類啥樣?與尼人及現代人有啥不一樣?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吳新智院士為讀者答疑釋惑。

———— 發 現 ————

不同於尼人及現代人的奇特古人類

“早在幾年前,科學家們就在西伯利亞南部的登尼索哇山洞發現了古人類指骨和牙齒化石,沒有足夠的形態根據確定它們屬於古人類的哪一種類型。最近 兩年,DNA的分析技術有了飛速的發展,只需要很少量的化石就能夠提取足夠進行研究的DNA,德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開始對登尼索哇古人類指骨和 牙齒化石的DNA進行研究,他們發現這兩件標本的DNA與早期發現的6個尼人化石的DNA有顯著的不同。同時,科學家們又把登尼索哇化石的DNA和現代的 生活在非洲、亞洲、歐洲等的人群進行比對,發現差距依然很大。因此,科學家們認為這些化石可能代表一種不同於尼人及現代人的新的古人類。科學家們還特別注 意到,這裡出土的人類臼齒的尺寸特別大,超出了除大約二百多萬年前的能人和魯道夫人以外的其他人屬的變異範圍,且有很大的跟座盆,齒根分叉厲害,不存在 ‘次尖退化’等特征,這些形態與尼人大不相同。”吳新智院士介紹道。

———— 疑 問 ————

登尼索哇人屬於3萬年前的古人類嗎?

吳院士表示:“從文中的分析來看,只是說明了登尼索哇人與已發現的尼人和現代人不同,並沒有按照林耐提出的分類系統確定其分類位置,即並沒有指 明他與尼人及現代人是否屬於不同的物種或亞種。因此,准確的說應該是屬於第三種類型的古人類。說是第三種人在科學分類上可能會產生歧義”。

“物種之間是不能繁衍後代的。我們將古人類分為尼人和現代人,2009年以前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認為他們之間並不能雜交產生後代,屬於兩個不同的 物種,2010年新發表的DNA研究成果指明了他們之間曾經有過交配,改變了2009年以前曾經很流行的觀點。目前已有的研究成果並不能證明登尼索哇人能 否同尼人或現代人產生後代。此次對核基因組的分析顯示尼人和登尼索哇人分開的時間大概在64萬年前,他們與現在的非洲人分離在80萬4千年前。而對於線粒 體基因組的分析則表明登尼索哇人早在100萬年前就與現代人分開進化,此後50萬年前才出現了現代人和尼人的分離。核基因組和線粒體基因組的完全不同的計 算結果使得科學家們無法確定登尼索哇人和尼人與現代人之間究竟存在什麼樣的關系。”吳院士解釋道。

另外,吳院士補充說,根據DNA分析結果進行推論所得到的結論也可能存在誤差,如同前面說過的,使用核基因組和線粒體基因組算出的數值的矛盾也 充分說明了這個可能性。雖然現代我們有先進的分析DNA的生物技術,但在利用測試結果計算年代時不可避免要引入一些不確定的假設,如在計算核基因組數據時 假設人和黑猩猩分離於650萬年前,假設雖有一定的科學依據,但畢竟是假設,帶著或多或少不能確定的成分,這個假設的偏差必然導致結果也不一定准確無誤。 再者,實驗只分析了有限的6個尼人的標本,並不能表明登尼索哇人與所有的尼人都不同。這樣一來就更加加劇了對登尼索哇人定性的難度。

■ 采訪手記

人類對於自身來源的探索從未停止過,這個復雜的謎團也將是一個吸引世世代代的科學家的話題。科學界每一個新發現都會引起人們極大的關注,也帶來 了科學家們的強烈質疑和各方揣測,我們用有限的知識去探究人類無窮的進化空間,這本身就是一個相當復雜的問題,但真相只有一個,人類學各個領域的研究終將 得到共同的結論,相信會有更多證據為我們揭開人類進化的神秘面紗。

———— 釋 疑 ————

新發現改寫了現代人起源的爭論

“新的發現對於現代人起源理論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吳院士表示:“關於現代人起源國際上主要存在兩種不同的學說,一種是取代說,認為在大約二 十萬年以前,在非洲就出現了身體結構和我們幾乎相同的、像我們現在這樣長相的人,大概在十萬年以前,她的後代就走出非洲,到亞洲和歐洲,以後大概到六萬年 以前到中國,因為某些原因,他們到達的地方原來生活著的古人類全都絕種了,這樣從非洲走出的這些人就不與當地居民發生任何通婚而直接全部取代。另一種學說 就是多地區進化說,認為大約二百萬年以前從非洲走出的原始人在歐洲和亞洲各地繁衍產生後代,它們隨時間相對獨立地進化,但各地區間進化線之間互相有交叉, 就是說有基因的交流,越早期越少,越到晚期越頻繁,直至發展成了現在的人類。我們中國的古人類學工作者,包括我自己,比較相信後者。”

“文中報告的登尼索哇人這一新的古人類類型,表明現代人起源遠遠沒有單純的取代說這麼簡單,在同一時期很有可能存在尼人、現代人、登尼索哇人甚 至更多未被發現的新的類型的古人類。2010年新發表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表明現代人有1%-4%的基因來自尼人,這也推翻了取代說中走出非洲的人類與當地居 民不發生任何基因交流的論點。相比之下,多地區進化說可能更加接近實際的情況。”吳院士說。(本文崔婭銘亦有貢獻)

延伸閱讀

古人類?還是小矮人?

2003年7月,澳大利亞新英格蘭大學的科學家及其印尼同行在印尼的偏僻島嶼弗洛勒斯島上的一個洞穴中發現一具女性化石,身高僅1米左右。最初 研究人員判斷它可能是一名古代兒童的殘骸,但他們很快便注意到化石的牙齒磨損很嚴重。最終的三維成像顯示,這名女性死時至少已有20歲,距今大約1.8萬 年。科學家又對其顱骨的內部結構進行了檢測,發現其腦量僅相當於現代人的1/3。從化石的身高和腦量和其他特征看,科學家推斷這是此前從未遇到過的一個古 人類新物種,於是將這批化石所代表的“小矮人”命名為“弗洛勒斯人”。據報道,科學家們從1964年開始就在該島的這個洞穴中進行發掘研究,已經發現了屬 於7個人的這種古人類的化石,這具女性遺骸是其中保存最完整的。

這些化石出土之後,學術界和公眾反應空前強烈。最初,人們認為它們是由居住在附近的直立人經過島嶼矮化現像發展而來,也有人認為是患有先天性小 頭症或是侏儒症的智人,但這些解釋在更多的出土化石和新的證據面前都顯得不能讓人信服。這種身高1 米上下的古人類與我們現代人共同在地球上生活了一段很長的時期。8年來科學界的多數人一直相信,現代人類是16萬年前由早期智人進化而來,20多年來,多 數人相信智人是地球上幾萬年來唯一的人類,弗洛勒斯人骨骼的發現說明,人類進化的過程比科學家以前估計得更加復雜,除了我們所屬於的智人外,還有人類的其 他一些類型也曾存活到距今幾萬年前。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專家說,這個發現改寫了他們對人類進化的認識,也打破了“非洲是現代人類唯一起源地”的論斷。這與 中國研究人員參與提出並不顧國際學術界多數人反對,一直堅持的多地區進化假說相似,即現代人是在亞、非、歐、大洋洲等各個地區,以連續進化的方式演化而產 生現代人。

如果將弗洛勒斯人考慮在內,“登尼索哇人”可能是當時地球上同時生活的第四種類型的古人類。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