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疑發現已知古中美洲最早游戲

人文地理

導讀12月15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報道,美國考古學家芭芭拉·沃希斯領導的一個考古小組在墨西哥恰帕斯州發現了一處神秘的圓孔,懷疑是史前游戲記分牌。如果猜測得到證實,這將是在古中美洲發現的已知最早的游戲證據。 1.神秘圓孔 神秘圓孔(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2009年2月,墨西哥恰帕斯州,考古人員在特拉華切羅(Tlacuachero)考古遺址地清理一片具有4300年歷 ...

12月15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報道,美國考古學家芭芭拉·沃希斯領導的一個考古小組在墨西哥恰帕斯州發現了一處神秘的圓孔,懷疑是史前游戲記分牌。如果猜測得到證實,這將是在古中美洲發現的已知最早的游戲證據。

1.神秘圓孔


神秘圓孔(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2009年2月,墨西哥恰帕斯州,考古人員在特拉華切羅(Tlacuachero)考古遺址地清理一片具有4300年歷史的粘土地面。據美國加 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名譽教授、考古學家芭芭拉·沃希斯(Barbara Voorhies)介紹,地面神秘的半圓(圖中央和右下角)可能是骰子記分牌。

如果這一猜測得到證實,這些圓孔將是在古中美洲發現的已知最早的游戲證據。古中美洲從墨西哥一直延伸至哥斯達黎加。1988年,沃希斯在查圖托 人(Chantuto)壘砌的土堆下面發現了這片粘土地面。查圖托人在大約3500年至7500年前生活在如今的墨西哥南部海岸地區。

2009年,沃希斯在圖中所拍的土層下面又發現了粘土地面,以及9個半圓形狀的結構。根據沃希斯2009年發現的一份史料,這些圓孔與美洲原住 民(印第安人)的其他游戲板具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沃希斯說:“沒有絕對確鑿證據證明我對這些奇異特征的解讀是否正確。但它們之間的確存在著驚人的相似 之處。”沃希斯的研究經費來自於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研究與探索委員會。

2.游戲的演變


游戲的演變(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在這張繪制於1907年的插圖中,墨西哥北部的塔拉烏馬拉人用記分板和棒狀“骰子”玩游戲。當沃希斯看到著於1907年的《北美印第安人游 戲》(Games of the North American Indians)一書時,她發現塔拉烏馬拉人的記分板類似於奇特的查圖托半圓。沃希斯說,這時,她才覺得之前有關查圖托圓孔用途的猜測是“多麼的荒謬”。 例如,沃希斯原本認為,它們可能是牲畜圍欄樁留下的痕跡。

3.謎一般的查圖托半圓


謎一般的查圖托半圓(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沃希斯說,查圖托半圓(如圖所示)與19世紀亞利桑那州瓦拉帕人(Walapai)的記分牌最為相似,“即便兩者相隔4000年的歷史”。瓦拉 帕人的骰子記分牌由石塊而非圓孔以月牙形狀排列。沃希斯指出,由於石塊在墨西哥海岸附近十分稀少,查圖托人或許根本無處尋找。沃希斯稱,若玩一盤游戲,兩 個瓦拉帕人會端坐在由圓孔圍成的空地,玩家扔出根一端扁平的木棍。扁平和圓形木棍每端都有數值,根據他或她滾出的數值(類似骰子玩法),將石塊移到月牙形 的指定空間。石塊最先到達月牙形另一端的人,將贏得游戲的勝利。

4.今日之塔拉烏馬拉


今日之塔拉烏馬拉(圖片提供:Robb Kendrick, National Geographic)

在這張資料照片中,一位塔拉烏馬拉成年女性領著兩個孩子在墨西哥北部山區休息。沃希斯指出,數百年來,有點賭博性質的游戲在美洲原住民文化中十 分普遍,尤其是在“喧鬧的”紀念活動上。作家凱瑟琳·拉溫(Kathryn Loving)在2003年出版的《賭博:誰贏誰輸》(格爾達·蕾絲任編輯)一書中寫道,通常,“美洲原住民玩賭博游戲是為了與天地萬物和諧相處。”例 如,據《北美印第安人游戲》介紹,印第安人認為,游戲可以取悅眾神,他們因此可以風調雨順,兒孫滿堂,延年益壽,驅鬼降魔。

5.納瓦人的“游戲女神”


納瓦人的“游戲女神”(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這張16世紀圖畫中繪制的是納瓦人的“游戲女神”。納瓦人是生活在墨西哥中部的一個阿茲特克民族。阿茲特克人喜歡玩一些靠技巧取勝的游戲,包括 保齡球和跳棋。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巴巴拉自然歷史博物館人類學分館負責人約翰·約翰遜(John Johnson)表示:“印第安人的游樂場從某種程度上講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這始終是一項深受歡迎的活動。”約翰遜沒有參與沃希斯的研究。

6.陶器游戲器具


陶器游戲器具(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沃希斯還在特拉華切羅的一個貝塚發現了陶器游戲器具(如圖所示),其年代可追溯至公元前300年至公元250年之間。她還希望找到與記分牌年代 相同的骰子,不過,由於游戲器具可能用木頭制成,在經過了數千年的歲月以後,不可能留存至今。有關特拉華切羅考古遺址的許多謎團仍未解開,尤其是在大片粘 土地面的用途上面,沃希斯懷疑這片地專門為玩游戲所建。科學家目前仍在分析粘土的化學成分,沃希斯的考古小組或許能從中找到一些線索。

7.考古發掘現場


考古發掘現場(圖片提供:Barbara Voorhies)

2009年,考古人員正在發掘被叢林包圍的特拉華切羅貝塚遺址。沃希斯說,查圖托人搭建了臨時性的捕魚營地,從濕地搜集海產品,在大型“海濱野餐”中煮著吃。數千年過去了,這種饕餮大餐留下了一堆堆的貝殼,即便到了今天,特拉華切羅周圍到處都是。

8.類似巴棋戲的游戲?


類似巴棋戲的游戲?(圖片提供:Kenneth Garrett, National Geographic) 在這張資料照片中,墨西哥考古學家羅多爾夫·西德(Rodolfo Cid)坐在雕刻於石板上的神秘圓圈附近,不遠處就是墨西哥特奧蒂瓦坎金字塔。美國《國家地理》雜志專家猜測,圓圈或許是測量人員留下的標記、日歷,或是 一種類似巴棋戲(以貝殼為骰子的四人游戲)的靠技巧取勝的游戲。沃希斯說,雖然她可能永遠也別想知道查圖托圓圈的用途,但最新結論已徹底改變了她對史前查 圖托人的認識。沃希斯說:“我將一生的大部分時間用來研究這些奇特的民族,而對這些民族娛樂方式的意外了解,令他們在我的眼中變得更加真實。”


精選文章: 人文地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