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修復約旦2000年前精美壁畫

歷史

導讀9月10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網站報道,佩特拉是約旦一座古城。最近,科學家修復了佩特拉一些已擁有2000年歷史的壁畫。經過為期3年的 修復工作,這些壁畫已在很大程度上恢復本來面目。借助於這些驚人的古代藝術品,科學家可以進一步了解古城建造者納巴泰人的神秘文化。回首古代佩特拉(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8月末,一幅有著2000年歷史的佩特拉古代石洞壁 ...

9月10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網站報道,佩特拉是約旦一座古城。最近,科學家修復了佩特拉一些已擁有2000年歷史的壁畫。經過為期3年的 修復工作,這些壁畫已在很大程度上恢復本來面目。借助於這些驚人的古代藝術品,科學家可以進一步了解古城建造者納巴泰人的神秘文化。

回首古代佩特拉(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8月末,一幅有著2000年歷史的佩特拉古代石洞壁畫進行公開展示。壁畫呈現的是一個長翅膀的孩子的面部,因歲月的侵蝕一度布滿黑色污垢,現在又重新恢復亮麗的色彩。佩特拉是約旦的一座古城,在岩石中雕鑿而成,是世界七大奇跡之一。

從事藝術品保護工作的莉薩·謝柯德表示,壁畫中還有其他類似愛神丘比特的人物形像,他們與蔓藤和花朵纏繞在一起,另外還有顏色亮麗的鳥兒陪伴左 右。這些壁畫為了解佩特拉建造者納巴泰人的神秘文化提供了重要的新線索。她指出,這些壁畫的存在說明這個石洞是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的信徒一個聚會場所。

謝柯德參與了英國倫敦考特奧德藝術學院壁畫修復項目。她說壁畫無論是在顏料的運用還是構圖的復雜程度上都非常引人注目,整體水准達到令人不可思 議的程度。佩特拉石洞壁畫首次發現是在上世紀80年代,當時這一地區被當地貝多因人部落占據。佩特拉國家信托基金執行理事阿薩爾·阿克拉維表示,這些古代 希腊風格的藝術品“在佩特拉出現顯得相當獨特”。佩特拉國家信托基金與考特奧德藝術學院共同發起了這項修復工作。


小佩特拉的真實色彩(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這幅擁有2000年歷史的壁畫位於被稱之為“小佩特拉”的石洞,壁畫中是一個長翅膀的吹笛人。借助於一項為期3年的石洞壁畫修復項目,壁畫得以 重現原有的色彩(右側)。此次石洞壁畫修復工作由倫敦考特奧德藝術學院的專家進行,於8月結束。佩特拉國家信托基金的阿克拉維說:“他們對壁畫結構的了解 程度令人吃驚。這種繪畫作品容易出現空鼓病害,也會隨時間的流逝最終消失。”

負責修復工作的謝柯德指出,公元1世紀,在砂岩上創作的用於裝點房間的壁畫無論從任何角度上說都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重要性。對於納巴泰文明這些 具有像征意義的壁畫,科學家了解不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們的風格和主題說明當地納巴泰人非常崇拜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納巴泰人是阿拉伯的一個游牧部 落,通過與古代的希腊、羅馬和埃及交易香料、珠寶、貴金屬等亞洲貨物,他們變得非常富有並且勢力很大。


攀爬的蔓藤恢復生機(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佩特拉郊區一幅展現蔓藤與花朵的石洞壁畫對比照,上圖為修復前的狀態,下圖在修復後拍攝。這幅壁畫揭示了2000年前繪畫者的藝術水准。謝柯德 指出,壁畫在一個長期被當地貝多因人占據的古代集體用餐區發現,修復前的狀況令人堪憂。她說:“石洞內完全被生火時產生的煙灰熏黑和烤焦。裡面很多地方被 亂塗亂畫,牆壁下方是一堆堆山羊糞。”

佩特拉國家信托基金的阿克拉維表示曾經的石洞並非現在這副模樣。這些壁畫非常復雜,無論是創作時間還是創作地點均不同尋常。她說:“石洞內的這些房間一定由地位最高的家庭居住,用於進行重要活動。”


酒神節(圖片來源:Taylor S. Kennedy, National Geographic)

樓梯在砂石上雕鑿而成,通向Siq al-Barid(即小佩特拉)一間在岩石中開鑿出的房間。佩特拉石洞位於約旦,可能是富足的納巴泰人周末聚會的地方。他們用高腳杯盛滿葡萄酒,敬自己崇拜的酒神狄俄尼索斯。

阿克拉維表示,最近發現的證據——包括出土的葡萄榨汁裝置——顯示,這一地區的周邊是葡萄園和農常負責修復工作的謝柯德指出,這些發現似乎與 壁畫呈現的圖案和主題相吻合,擁有壁畫的石洞可能是狄俄尼索斯的信徒們的一個聚會場所。這個房間充當了信徒的餐廳。研究人員指出,石洞房間壁畫中共出現3 種可以清楚辨認的葡萄酒,並且所有酒神有關。


登峰造極的藝術成就(圖片來源:Courtauld Institute)

佩特拉已入選聯合國世界遺產名錄。圖片呈現的是在佩特拉新修復的一幅壁畫,壁畫的主角是一只長有冠毛的雲雀,周圍裝點著一株株植物。佩特拉國家信托基金的阿克拉維表示,佩特拉當地的鳥類很多,都很容易辨認,其中包括巴勒斯坦太陽鳥、蓑羽鶴以及壁畫中的這種雲雀。

負責修復工作的謝柯德將這幅壁畫稱之為“一個令人吃驚而復雜的技術壯舉”。壁畫運用了埃及風格的藍色和鉛白色,采用赭色顏料、銅綠顏料和顏料綠 土顏料,既沒有鍍金,也沒有施以有機釉料。“它一定是一幅非常重要並且非常特殊的壁畫,原因就在於創作中采用的技巧和手法水准極高,創作者非常重視這幅作 品。我認為他們一定找到最出色的畫家和材料完成這幅壁畫。”她指出很多畫家可能來自希腊。

報名參與《華夏地理》名家講堂——陳丹青講述“俄羅斯文學之旅”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