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年前信上發現未知秘魯土著語言

歷史

導讀一個未知西班牙人在書信背面用現代學者前所未見的一種語言對數字進行翻譯 9月1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報道,考古學家表示,通過研究一封400年前的書信背面的注釋,他們發現了秘魯北部土著曾經使用的一種前所未知的語言。 這封信由一個未知西班牙人所寫,塵封了400年之久,2008年發現於一個西班牙殖民時期古老教堂的廢墟。不過,一個由科學家和語言學家組成 ...


一個未知西班牙人在書信背面用現代學者前所未見的一種語言對數字進行翻譯

9月1日消息,據美國國家地理網站報道,考古學家表示,通過研究一封400年前的書信背面的注釋,他們發現了秘魯北部土著曾經使用的一種前所未知的語言。

這封信由一個未知西班牙人所寫,塵封了400年之久,2008年發現於一個西班牙殖民時期古老教堂的廢墟。不過,一個由科學家和語言學家組成的 科研小組直到最近才發現書信背面文字的重要性。原來,那位17世紀的作家將西班牙數字和阿拉伯數字翻譯成現代學家們前所未見的一種神秘語言。

領導實施這項研究的美國哈佛大學皮博迪考古學與民族學博物館考古學家傑弗裡-奎爾特(Jeffrey Quilter)說:“即便這封書信沒有向我們透露完整的信息,但確實向我們展現了一種完全不同於我們所知道的語言。這或許意味著裡面隱藏著大量我們不清 楚的信息。”奎爾特猜測,新發現的秘魯土著語言可能源於蓋丘亞語。

秘魯原住民至今仍在講蓋丘亞語。但它顯然是一種獨特的語言,可能是當代文獻提到的兩種語言Quingnam和Pescadora——“漁民語 言”中的一種。有學者認為,這兩種語言其實是同一種,只是被西班牙早期殖民者誤認為是兩種不同的語言。另外,據奎爾特介紹,書信背面文字包括翻譯過來的數 字,也就是說,這種語言的數字系統是十進制,就像英語一樣。雖然印加人也使用十進制,但其他許多文化並不使用:例如,瑪雅人就是用二十進制。

考古人員是在秘魯北部埃爾布魯約(El Brujo)遺址的馬格達勒納卡維約大教堂的考古挖掘中發現這封信的。奎爾特說,這座教堂以前為附近原住民居住的一個村莊提供服務,後來被西班牙殖民者強行遷至現在的埃爾布魯約遺址,可能是出於讓他們皈依基督教的目的。

據奎爾特介紹,這只是在埃爾布魯約遺址發現的大量歷史文獻之一,由於當地氣候極為干燥,使得這些歷史文獻保存完好。奎爾特開玩笑說:“考古學家 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西班牙殖民主義者造成了這種不幸,讓人推倒了馬格達勒納卡維約大教堂——我認為可能是在17世紀中晚期——架空了保存這些歷 史文獻的圖書館或辦公室。”

奎爾特指出,在馬格達勒納卡維約大教堂發現新的語言,有助於加強我們對美洲殖民時代早期文化多樣性的認識。他說:“中國古語說,‘寧為太平狗, 不做亂世人’,這充分體驗了和平的可貴。我們常常認為西班牙殖民主義者和美洲原住民之間存在對抗,但從馬薩諸塞州到秘魯,幾乎每個地方都是更為多樣的民族 的對抗。”

例如,來自許多歐洲國家的殖民主義者被統稱為“西班牙人”,而在美洲,許多民族講不同語言,擁有不同的習俗,“這的確表明世界是多麼的豐富和多樣。”研究結果將刊登於最新一期的《美國人類學家》(American Anthropologist)雜志上。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