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前兆不唯一性是地震預報最大難點

地理雜談

導讀2010年4月14日7時49分許,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縣(北緯33.1,東經96.7)發生7.1級地震,震源深度33千米。在主震7.1級地震後,台網中心又監測到數十次的余震,最高余震震級達到6.3級。 此次地震有哪些特點?性質什麼?後續余震會持續多久?強震級余震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國是否進入地震活躍期?中國地震台網中心預報處主任劉傑表示玉樹地震與汶川地震有很大關聯,自200 ...

2010年4月14日7時49分許,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縣(北緯33.1,東經96.7)發生7.1級地震,震源深度33千米。在主震7.1級地震後,台網中心又監測到數十次的余震,最高余震震級達到6.3級。 此次地震有哪些特點?性質什麼?後續余震會持續多久?強震級余震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國是否進入地震活躍期?中國地震台網中心預報處主任劉傑表示玉樹地震與汶川地震有很大關聯,自2004年印尼海嘯起,全球進入地震活躍期。 此次地震與汶川地震有關 同屬巴顏喀拉地塊 主持人尹俊:劉老師,根據目前台網中心所監測到的情況來看,從地震發生開始,目前監測到的情況怎麼樣? 劉傑:主震是早上7點多發生的7.1級地震,在主震之前,在早晨5點多發生了一次4.7級的前震,之後這個地震的余震活動非常多,到現在為止我們已經記錄到了2、3百次余震,最大的余震是早上9點多的時候發生的一次6.3級強余震,震級非常強。總體來看青海這個地震的余震活動現在還處在一種很頻繁的狀態。 主持人尹俊:那麼接下來的余震有沒有可能還達到比較劇烈的程度? 劉傑:9點多已經發生了一次余震6.3級,這個余震從現在掌握的情況來說是比較強的。根據現在掌握的資料,近期仍然還要警惕發生6級左右的余震,也就是後面可能還有比較強的余震。 主持人尹俊:青海發生地震之後,很多人想知道這次地震有沒有可能跟汶川地震有所關聯?或者這次地震如果要找地震的原因,能不能找到? 劉傑:這個地震絕對和汶川地震有關,從板塊構造來講,青海地震位於巴顏喀拉地塊的南邊;汶川地震處在巴顏喀拉地塊的東邊;其實這個地塊除了這兩次地震之外,之前還有一次特別大的地震:是2001年10月14號昆侖山口西8.1級地震,位於巴顏喀拉的北端,實際上這個地塊上再往前追溯還有97年西藏瑪尼地震,也是在巴顏喀拉地塊的南側靠西方位。實際上從96年、97年以後,這個地塊周圍就一直非常活躍,但是很多次強震都是發生在無人區,沒有產生重大災難性影響。2001年以後,2008年發生汶川地震,現在又調整到南邊,發生這一次的玉樹7.1級地震。 主持人尹俊:可不可以這樣理解,這一塊地域目前處在活躍期當中? 劉傑:這個活躍實際上不是從現在開始活躍,是從1996年就開始了,到現在為止咱們國家所有地震基本上沿著這個帶,除了我剛才講的那幾次地震以外,08年汶川地震之外還有一個新疆的於田地震,也是在這一片。實際上96年以來整個咱們國家7級以上的地震就都在圍繞著這個帶在活躍。 主持人尹俊:這個地震帶大概是怎麼分布的? 劉傑:大家知道咱們國家的青藏高原,青藏高原我剛才提的那個地塊叫巴顏喀拉地塊,巴顏喀拉地塊南側主要地理位置人非常稀,是唐古拉山這一帶,玉樹實際上是順著唐古拉山往東走的區域。在西藏和青海交界處。這一帶主要是以唐古拉山為顯著的標志。北邊實際上是以昆侖山作為一個標志。昆侖山基本上是在青海中部,那邊是祁連山,它的東源實際上就是汶川地震所在龍門山,和四川盆地交界。再往那邊已經跨到新疆去了。大家順著這兩個山來走,上面是昆侖山,東昆侖山、西昆侖山,底下是唐古拉山。 主持人尹俊:在地圖上就是從四川向西的一個斜向上的形狀。 劉傑:基本上是近東西向,因為它到新疆以後,實際上有點往南了。這個地塊的活躍和我國東部一點關系都沒有,因為這個地塊最東側是到龍門山,龍門山東部還有一個成都平原,成都平原再往東才涉及到東部,和東部沒有太大關系。 主持人尹俊:7.1級的地震,震源深度33公裡,它會造成多大的破壞,33公裡的震源是深還是淺?對於我們這些比較外行的人,專家幫我們解讀一下,7.1級和33公裡應該怎麼解讀? 劉傑:從地震的角度來說,首先說地震是地下釋放能量,一般以震級表示,震級就是7.1級地震,屬於比較大的地震,已經釋放能量非常大。第二,地震要產生破壞,和震源深度非常有關。一般像東部發生的地震都是10—20公裡之間,這次地震是20—30公裡之間,所以震源稍微深一點,深一點就說明它的破壞不像汶川地震,汶川地震震源深度是10公裡。7級能量是比較大的地震,唐山地震也就是7.8級,能量還是比較大的。但是震源深度稍微深了點,破壞力沒有前面那幾次地震大。 主持人尹俊:那就目前分析玉樹地震可能會造成多大的損失呢? 劉傑:第一,發生地震的地點玉樹海拔4000米,人口相對稀少。第二,這次地震發生,震中的位置實際上距玉樹結古鎮還有20、30公裡左右,並沒有發生在城鎮裡面。有人用手機拍攝視頻,可以看到那個城市裡面,新的倒塌不是太多,都是老房子倒塌。一個是人口比較希第二,離城鎮還有一定的距離。所以,這次地震造成的破壞應該不會太大。 主持人尹俊:每次地震之後專家都會給出一些建議,比如地震之後有的需要保暖,有的需要賬篷,有的需要大疫,這次從專家的角度出發,地震之後應該做什麼?災區可能會需要的是什麼? 劉傑:這次地震震級比較大,雖然目前死亡人數只有幾百人,但是還是肯定有人埋的,目前還是要以救援為主。第二,這個地方剛才已經講了,海拔4000米以上,它的晝夜溫差非常大。這個地震的特點,余震活動又比較強,搞不好還會有比較大的強余震,所以有些危房盡量不能進去,就要在外面祝要在外面住,因為晝夜溫差很大,所以防凍、保暖可能是要特別注意的。 這次地震僅僅這麼短時間已經發生2、3百次余震,而且已經發生有6.3級的強余震,現在看來這個余震活動可能是比較強的,所以未來發生6級左右的余震還是有可能的。 主持人尹俊:不斷的小地震可能會把能量釋放掉,有時有專家會這樣解釋它。 劉傑:來一個比較大的地震,肯定是要經過一定的調整,調整期間會有大量的余震活動,本身余震能達到什麼級別,取決於它最初發生的一些情況。所以,不能說發生了很多余震。因為一個7級地震要持續一段時間,它現在已經達到這種規模了,後面可能還會有這樣的規模。 04年印尼海嘯後全球進入地震活躍期 主持人尹俊:剛才我們大概把目光聚焦在四川青海,或者是靠近新疆的這一塊,您所說的從1996年開始活躍的巴顏喀拉地塊地震帶。再把範圍放大一下,從全國範圍來看,您覺得近期或者近些年再發生地震的可能性有多大? 劉傑:剛才實際上已經點了幾個地震,2001年的時候,咱們國家發生過比汶川還大的地震,叫昆侖山以西8.1級地震,那個地震以後中國大陸出現了一個比較長時間不是太活躍。2008年發生汶川地震,除了08年發生8.0地震以外,實際上在新疆於田還發生過一次7.3級地震,08年咱們國家的地震非常強,我們國家年平均20次5級以上地震,那麼2008年一年咱們國家發生了多少次五級以上的地震?99次。08年一年釋放的活動水平是正常年份的4—5倍,非常強。從原來的平靜狀態轉入很強的狀態。 到了09年,中國大陸的活動明顯靜下來,只發生兩次6級地震,最大的一次是海西,也是在青海省內,有一個6.4級地震,那年的地震活動水平就很低,只有兩次。我國大陸地區年均是3—4次6級,所以09年是比較低的。而且海西地震以後,2009年8月以後,中國大陸地震活躍進一步降低,到現在為止,將近7個多月沒有6級以上地震。按照慣例半年平均會有1—2次,平靜特征比較顯著。 這一次發生玉樹地震,實際上是經過一段時間,甚至是09年一年平靜的狀態,現在稍微轉向活躍了。因為前面一段時間比較平靜,所以這次地震發生以後,我們估計近期中國大陸可能還會有6級地震發生。 主持人尹俊:像平靜期、活躍期的轉換是階段性的還是規律性的,每次平靜期大概會持續多少年?活躍期大概會持續多少年?概率上來講,從歷史的延展情況來看大概會持續多長時間? 劉傑:不同的尺度有不同的活躍期、平靜期。中國大陸如果按照7級以上的地震來判斷,這種活躍期一般是10年左右,十幾年活躍,十幾年平靜。當然你要看大自然這一段時間可能連續有7級地震,比如這一年有,另外一年沒有,或者後面比如3、4年一個7級地震都沒有。2001年是小地震年,在活躍狀態下也會有5、6級以上的地震,比如半年尺度或者幾個月尺度的活躍和平靜轉換。現在實際上是平靜轉到相對活躍的轉變。 主持人尹俊:我們再次把目光放大,光進入到2010年以來,全球7級以上的地震是11次,6級以上就更多了,全球範圍。很多人把美國地震局的地圖拿出來看一下,發現從09年—2010年地震多的有點嚇人。全球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過去好好的,好像這一兩年以來怎麼全球範圍內的地震太多了,什麼智利地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傑:現在我們國家的新聞報道報道地震比較多,所以大家才能感覺到,好像感覺地震非常多。 我還是先講一個概念,全球年均是18次7級以上的地震,18次的概念就是一個月會有一到兩次7級地震,全球的活動,實際上今年包括玉樹地震,全球已經11次了,還不到4個月,基本上全球接近一半多了。所以,今年全球頻次活動從智利地震開始比較活躍。這4次地震,智利地震是2月27號8.8級地震,全球每年18次7級以上地震,8級地震會有1到2次。智利地震之前,包括海地地震,全球發生了兩次7級地震,是相對比較靜的。而智利地震以後到現在開始全球比較活躍。所以,全球的頻次比較高。 另外,實際上全球進入活躍不是從智利地震開始,是從2004年開始,在印尼即印度洋引起海嘯的地震。那個地震是全球從1900年以來第三大地震,第一大地震是1960年在智利發生了一次更大的地震,稱為9.6級。印度洋海嘯是9.1級地震。實際上從04年開始,全球的特大地震已經進入活躍狀態了。這次智利地震以後,激發出來全球現在7級地震的活躍度稍微高一點。但是從平靜來說,8.5級以上的特大地震,應該是從2004 年印尼地震以後,全球進入了強活躍狀態。 主持人尹俊:從專家角度來看,活躍已經從04年到現在6年時間了,不是大家想的從09年才開始。很多人很容易跟電影《2012》聯系在一起,總覺得2012來了,您怎麼看? 劉傑:地震是一個自然現像,除了這個以外,我先展開說一下,全球地震也有活躍和平靜之說,8.5級以上的地震,除了我說04年到現在進入活躍期以外,實際上全球在1950—1964也非常活躍,這段時間裡也發生了很多特大地震,剛才已經點了,智利的那次地震,是全球最大的地震。第二大地震是美國的阿拉斯加大地震,是1964年。當時全球50年代到64年全球大地震非常活躍。在這一時期的全球地震非常活躍之後,後面幾十年就沒什麼世界級大地震了。 縱觀60年代的幾次地震,印度洋海嘯只能排到第三,海地地震,全球100多年的尺度並排不上。因為現在新聞傳播太發達,50 年代這些特大地震活躍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但是從地質學的角度來說,幾十年的平靜,近一二十年的活躍,實際上是非常常見的現像,跟全球毀滅這個東西可能都沒有太大關系。 主持人尹俊:也有專家分析過,之所以大家感官上覺得地震太多了,實際上是現在資訊太豐富了,一個地方地震記者鏡頭就能馬上對准它。所以每天、每月都能看到地震的消息,於是覺得地震很多,其實還是那麼多,咱們統計的數據來看,跟上一個活躍期相比數量還是相近。 劉傑:甚至沒有上一個活躍期強。 主持人尹俊:但是那個時候資訊不發達,所以可能大家不知道,在地球的另一邊地震了,你也不太了解,也沒有某個地震局的網站知道哪兒地震了,所以不知道那麼多地震。地震是一直存在的,我們在這裡給大家科普一下。 地震前兆不唯一性是地震預報的最大難點 主持人:說到地震,每次地震之後網友都質疑為什麼又沒有預測出來。今天借著這個平台不妨給大家解釋一下,地震可以被預測嗎?或者它可以被預測的精確度目前來看能做到多高? 劉傑:把這件事展開一下,智利地震大家得到的信息非常多,美國在加州地震帶也比較多,加州的地震專家實際上在新聞媒體上也報道過,湯姆在智利地震之後也到過中國,他是全球搞地震學的頂尖專家,實際上非常明確,全世界的觀點,現在地震要想預報成功,必須抓到地震之前必須出現哪些東西,利用這個東西來報,現在的科學水平都沒達到這個地步。湯姆很明確,現在地震預報不大可能實現的一個原則,就是我要做出很精准的預報不能實現。 另一方面,地震之前有沒有前兆異常?利用前兆來報?絕對有。咱們國家這麼長時間研究地震,做了30、40年了,地震之前肯定是有前兆現像,但是地震這個前兆,都是地震發生之後大家反過來說。 但是地震之前怎麼來判斷?因為它不惟一,它不重復,這件事就比較難。從地震本身這個學科來說,沒有完全徹底解決這個東西。沒解決做不做呢?實際上全球都在做。比如說,前一段時間法國和墨西哥發生了一次7級地震,美國馬上就說加州這一帶發生7級地震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幾。地震是一個長期的現像,要做這種中長期,十年、幾十年尺度的預測實際上可以看得出來,因為地震這一段時間有,這一段時間沒有。根據規律可以做預測,國內和國外都在做,這個東西大家都在承認,一些規律還是能抓到。 但是公共要求的是什麼?要求你比如必須在震前一兩天告訴他,現在咱們國家只有幾個成功的例子,實際上大部分都是很難做到。 大家知道前段時間意大利還發生過一個6級地震,在地震前有一個地質學家他自己開著喇叭,呼吁公眾撤出,但是意大利官方實際上也沒有正式發布預告。現在的狀況是地震之前是能觀測到一些異常,但是要報很難。從水平的角度來說,咱們國家系統的做了20、30年了,如果真想做到短期預報成功,基本上我們估計只能達到10%的成功率。長期可能稍微好一點,但是你要是想提前幾天跟老百姓說,比例非常低。主要原因就是前兆現像不惟一。 主持人尹俊:很多時候信息如果放出來,反而會引起恐慌。很多人不睡覺,離開家,當然這是第二天才得到一個正式說沒事你們回家睡覺。很多人非常憤怒,到底怎麼回事,小道消息到處都傳。是不是我們在信息透明化方面可以做得更好?讓小道消息不要傳那麼多?比如山西出了這個事之後,第一時間,“沒有這個事,你們回去睡覺吧”,能有這個消息更好。 劉傑:有些情況下,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實際上是可以否定的。但是有些情況下,它確實有異常情況,你又拿不准,所以這個東西很難。山西那件事實際上有一個背景,最早的時候是在南邊有了一次地震,當時也出現了各種情況。所以,純粹否定的話,也拿不出具體的證據。 但是我們一直在推進這件事,地震預測很難,也希望發生了什麼地震提前告訴老百姓。可以像氣像似的,哪個地方降雨,哪個地方不降雨,我們都知道已經降了多大雨。對於哪個地方發生了地震,我們也想做到預測,但是地震這件事,老百姓也很敏感。最明顯的,假如我告訴百姓這個地方要發生 3、4級地震,本來是想做一個科普的東西,跟公眾說的。但是大家一聽就恐慌了。所以,這件事不是不想做,是做了以後負面影響非常大,都很難辦。 主持人尹俊:據說在13號晚間就有網友表示,他看到了地震雲的出現,您覺得這位網友的說法參考價值有多大? 劉傑:首先一點,很多自然現像可能有一定關系。地震發生之後是地下應能積累,當一個斷裂帶在地下應能積累之後,可能對氣像一些東西產生一定的影響,出現地震雲。但是關鍵是很多氣像現像本身也能產生出來那種東西,你怎麼把這個東西區分開。地震之前水發渾、變臭,這個絕對是在很多地震之前都發現了。 剛才說的意大利6級地震之前,當時也發現這種現像,但是也有沒發現過這種情況的。還有人拿癩蛤蟆來說,說地震之前癩蛤蟆遷移。但是動物出現異常有很大比例是由於氣像,比如說溫度燥熱造成的,怎麼把那些因素扣除掉? 意大利現在有些科學家和美國人合作,甚至都做出來,癩蛤蟆在地震之前,通過嚴格的科學數據,確實是有異常的。所以,這些現像不能一棍子打死,確實有。關鍵問題是這些現像來了以後,你不能直接跟地震套起來,你還得把它的相關因素看能不能剝掉,地震之前有沒有這些現像。 主持人尹俊:這兩天剛好,在廣東300多條蛇一起出來,在路面上開大會似的。有人把這個跟玉樹聯系起來了您覺得這個關聯性高嗎? 劉傑:我也看到這個消息,但是這個消息絕對是不靠譜的。為什麼?一個7級地震破裂尺度是100多公裡,頂多涉及到的是喀喇昆侖這一帶幾百公裡的地方。玉樹離廣東多遠?起碼上千公裡,所以那一片的蛇的出動,和本地的氣候變化關系不大,但是如果震中附近出現蛇什麼的,可能是地震前的異常。但是廣東離它太遠了,不應該扯到一塊兒。 主持人尹俊:專家怎麼幫助大家很好地消除這種恐懼心理? 劉傑:因為地球是一個活的東西,它肯定是整天在運動的,運動肯定是有地震的。只要地球是活動的,地震是永遠存在的。地震實際上是自然現像,就像打雷下雨似的,不要把它看得太重。而且很多地震,隨著咱們經濟的發展,實際上不會造成破壞,就是剛才我講的,中國大陸每年只有3—4 次6級以上的地震,而6級以上的地震才會產生破壞。實際上產生破壞的地震在每年是很少,而且分布非常不均,在青藏高原裡面分布比較強。 而且,發生地震是一個很正常的現像,大家對一些小地震真的沒有必要恐慌,甚至是5級有感地震,基本上咱們現在的建築水平都是抗震的。所以,大家就把它當成一個跟刮風下雨似的自然現像來看,只是原來報道比較少,大家不知道。現在報道多了。 主持人尹俊:小級別的地震像刮風下雨一樣是一種自然現像,不是所有的地震都是災難性的,災難性的地震是非常少的。 劉傑:只是說這種可能性非常小,咱們的國土面積非常大,而且大部分地震是在無人區。一生可能經歷到這種破壞性的地震實際上是非常少的。


精選文章: 地理雜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