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歷史上的大流感

歷史

導讀墨西哥暴發的甲型H1N1流感,令全球高度警戒。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每年平均有1/10的成人和1/3的兒童感染流感。而當我們遍查歷史,發現殺傷力驚人的流感並不鮮見。讓我們翻開人類疾病的歷史,看看歷史上的流感是怎樣的。病毒迅速突變造成流感流感是一種神秘的病,還未被人充分了解,在歷史上也記載不一。實際上,流感不是單一的,而是數種病合在一起,是由病毒很快突 ...

墨西哥暴發的甲型H1N1流感,令全球高度警戒。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每年平均有1/10的成人和1/3的兒童感染流感。而當我們遍查歷史,發現殺傷力驚人的流感並不鮮見。讓我們翻開人類疾病的歷史,看看歷史上的流感是怎樣的。病毒迅速突變造成流感

流感是一種神秘的病,還未被人充分了解,在歷史上也記載不一。實際上,流感不是單一的,而是數種病合在一起,是由病毒很快突變造成的,甚至是已有人得的流感病毒與一些禽類或獸類得的相關病毒雜交後造成的。流感的不穩定性使得難以生產出真正包容範圍廣的疫苗,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類新病會對全球造成危害的原因。人類已知大多數類型的流感都有一個很短的潛伏期,病人發病時間不長但病情嚴重,幾乎產生不出抵抗力,也就無法產生免疫力。人們已辨認出標為A、B和C三個世系的病毒,一種以德國發現者R.F.J.普法伊弗爾的名字命名的杆菌一度被認為是一種病原體。據說,就是這種杆菌“誘使許多科學家浪費了大量時間,結果發現其毫無意義”。確實如此,亞歷山大·弗萊明1928年在最初研制粗陋的青霉素時,就將它當做一種“試驗用抗菌素”以獲得沒有感染力的普法伊弗爾杆菌培養體。後來,這種細菌常被稱為“流感杆菌”(Bacillus influenzae)。在十多年中,弗萊明都全然不注意青霉素作為人類藥物中一種抗菌素的潛力。18世紀以前,人們認為流感與天體的影響有關

流感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一種比較現代的疾玻其名稱來自意大利文,出現在18世紀或更早一些,大意為這種病是天體的影響造成的。這種普通傳染病的一個特點是它會消失很長時間,然後再次出現時廣為流行,病情有輕有重。雖然不是一成不變,這種病典型的是在冬季幾個月發病,可能是那種“兩天流感”,症狀為發燒、喉嚨疼、頭疼,在一年後再次出現時就會是一種更危險的病,有並發為肺炎的危險,病人在幾個星期內都精神不振。由於流感的症狀不一樣,這就使得在古代記錄中找不到明確的診斷。實際上,在15世紀前,在人的疾病中是否有這種病尚無定論。一種爭議較大的說法把流感的出現定在1485年汗熱病或“英國汗熱脖的第一次問世,在那年8月22日,亨利·都鐸在博斯沃茨曠野之戰中打敗了國王理查三世。據說,一種至今都弄不清的病襲擊了勝利之師,他們把這種病帶到了倫敦。亨利在戰場上被宣布為國王,這是很有必要的,他應該盡早加冕以確立他的神授君權。但他的軍隊因疾病造成許多人死亡,隊伍渙散,儀式不得不推遲到10月30日舉行。這是第一次記錄“英國汗熱脖(Sudor Anglicus)出現。病的流行時間不長,得病者或在幾小時內死去,或在復原前重病幾天。症狀是發高燒、喉嚨灼熱、頭痛並且關節疼痛,有時腹痛嘔吐,而且總是滿身臭汗,這種病也因此得名。在那不洗澡的時代,滿身大汗會使人身上的味道很難聞,但出汗被當做最明顯的病症表明這種病引起了高熱。“英國疫脖和“俄羅斯流感”在一個世紀中,類似的流行多次出現。有四次已被確定,1507年、1528年、1551年和1578年。1528年那次還傳到德意志,病名為“英國疫脖。同時還有另一種病出現在歐洲,與現代的“普通流感”更像。1516年那次疫病影響到整個歐洲,經常被當做是流感最早明確出現的證據。1557年和1580年,這種病在歐洲又大流行起來,然後在一個多世紀中似乎都只在小範圍內流行,直到1729年才有歐洲範圍的大流行。隨後在1732年、1781年和1788年幾次大暴發。1781—1782年那次不僅流行範圍廣,而且病情嚴重。據說約有四分之三的英國人得了病,而且一直傳播到美洲。後來疫病再次消失,直到1830年才重新有流行記錄。然後是1833年的第二次流行和1847年第三次流行。此後流感就似乎完全消失,直到1889年才再次出現。1889—1892年的流行要比以前的大多數流行都嚴重得多,留下的記錄也更完善。這也是第一次將流感按它的發源地命名。“俄羅斯流感”是在1889年12月出現在聖彼得堡區的,到1890年3月已傳遍世界大部分地區。這也是第一次明確知道流感的流行呈現出病情輕重的“波浪”變化。這場流感至少殺死了25萬歐洲人,全球的死亡數字或許高達100萬甚至更多。這嘲俄羅斯流感”看來持續了不少年,後來逐漸不再那麼流行,不再那麼嚴重。“西班牙流感”並非源自西班牙

1918年,一場疫病在全世界流行的條件已經成熟。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四年的塹壕戰,戰士在以前從未見過的困乏條件下作戰,給疾病流行創造了極好的條件。飢餓或是半飢餓使得歐洲大多數民族與世界上地位較低的國家一樣危險。人們預料到,一種遠比“單純流感”糟糕得多的病將襲擾歐洲,並由速度迅捷的汽船帶往全球其他地區。實際上,這次流行病是流感的一種毒性較強的世系。流感的一個特點是,它好像同時襲擾許多隔得很遠的地區。因此,這就難以確定1918年流行是從什麼地方開始的。當時的名稱“西班牙流感”肯定是誤導,起名的原因也很有趣。當時的交戰國政府都害怕報道自己人力損失會給敵人以鼓勵,因而對嚴重的流行病的報道進行審查。西班牙不是交戰國,所以該國允許發表遭受一種特別嚴重流感侵襲的消息。3個月間,美國陸軍中有20%的人生病流行的第一次浪潮在1918年初夏,在美國或是在美軍駐法國的軍營開始流行,但因為病情不重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第二次浪潮就大不相同了,是在8月出現在好幾個地點。塞拉利昂的首都弗裡敦、美軍在法國登岸的港口布雷斯特和美國馬薩諸塞州的波士頓,都同時受到傳染。

這種病不僅傳染性強,而且特別凶險。症狀是典型的嚴重流感病症——高熱、喉嚨痛、頭疼、四肢酸痛和虛脫——但也常有腹痛,且得肺炎的也特別多。雖然老人和幼兒病得重,但死於肺炎比例特別高的在20—30歲年齡組。在馬薩諸塞州的一座兵營裡,9月12日診斷出第一例流感患者,不到兩個星期就有12604名士兵得了玻波士頓本身得病的人不少,大約總人口的10%患病,其中差不多2/3的人死亡。聖弗朗西斯科醫院接收了3509名肺炎病人,其中1/4死了。據估算,在8月至10月間,美國陸軍中有20%生玻總之,有24000名服役人員死於流感和並發的肺炎。與之相比,戰場上的傷亡總數是34000人。第三次浪潮奪走了15萬英國人的命

第三次浪潮出現於1919年春天,病情差不多嚴重但流行範圍要小些。在整個流行期間,只有聖赫勒拿島、新幾內亞和幾個太平洋島嶼肯定幸免於難,另外在中非、亞洲和南美肯定也有些無人知曉的地區沒有受到傳染。死亡人數是驚人的——僅在英國就超過15萬——世界人口中有2100萬到2500萬人死了。(甚至就是這麼大的數字也有可能是低估了。一種較後的計算將世界範圍的死亡人數增加了一倍,給英國的數字又加了5萬人。)1918—1919年的大流行無疑是自黑死病以來單獨一場病損失人口最多的一次。不時有人將責任歸咎於牲畜飢餓、惡劣的生活條件、緊張和作戰的疲倦大大降低了人的抵抗力,對發病和死亡人數產生了很大影響。這次的傳播速度比1889年時可能要快,因為戰爭使大批軍隊在兩國間運動。但即使考慮到這些不正常的因素,1918—1919年的流行也仍然是獨特的。最大的殺手不是流感本身,而是隨之而來的病毒性肺炎。以前從沒有一種呼吸道傳染病造成這樣高的死亡率。在當時以及隨後一些年中,不時會有人將責任歸咎為牲畜的傳染病,認為可能是豬瘟的病原體傳給了人。由於這個原因,也因為症狀相似,有人相信1918年的流行是“英國汗熱脖的再現。但這樣的看法並不意味著1918年的天災不是流感。相反,它的意思是,汗熱病可能是第一次有記載的流感,起源於英國且開始時局限於英國。認為這是一種豬病或是別的家畜病傳給了人,這一說法或許也能用來解釋流感為何在歐洲的疾病中較晚出現。假如這種說法是對的,那麼流感就是英國給予世界的不受歡迎的一件禮物。大流感對歐美“情有獨鐘”?縱觀人類的流感史,似乎西方一直在唱重頭戲。人們不禁要問:“是不是西方人容易得流感?”對於這個說法,記者采訪了多位權威專家,但都沒有得到證實。江蘇省人民醫院呼吸科主任醫師殷凱生教授、江蘇省中醫院呼吸科主任醫師史鎖芳都表示,現在並沒有依據來證實這個觀點。“這個說法早就有了,但並沒有依據來證明。”殷凱生教授說,從歷史上幾次流感大流行的情況來看,流感並非是西方人所獨得的,除了西班牙大流感外,在亞洲也出現過流感的大流行,比如,1958年暴發了“亞洲流感”,到1959年間死亡人數大約100萬人,1968年開始流行“香港流感”,死亡人數也為100萬人左右,從這一點上來說,就能反駁“西方人容易得流感”的說法。江蘇省中醫院呼吸科主任醫師史鎖芳也說,1918年出現的西班牙大流感,當時也波及到了我國,流感病毒的傳播是不分人種的。為什麼西方人對流感更重視“這個說法之所以一直存在,可能跟多個方面的原因有關。”殷凱生教授說,一個是人們對“西班牙流感”心有余悸,那是人類第一次暴發甲型流感疫情,主要在歐洲流行,從1918年-1919年,這期間死亡人數達到兩千萬,而歐洲當時人口為1億,死亡率達到20%,可能是這次超大範圍的流感大流行,產生了“西方人容易得流感”的說法。另外,可能還跟西方人對流感的重視程度有關系,由於歷史上多次出現過流感的大流行,歐美國家的很多人,對流感非常警惕,一旦有風吹草動,就立馬緊張應對;相比之下,東方不少國家的民眾對流感的認識程度還不夠。“我國受流感的影響較輕,還可能跟中醫中藥的應用有關。”史鎖芳說,就像1918年出現的西班牙大流感,當時也波及到了我國,但由於中醫中藥在治療流感等呼吸道傳染病所發揮的獨特作用,我國病死的人數並不是很多,這就造成了“西方人容易得流感,而東方人不容易中招”的印像。■鏈接人類流感大劫難檔案公元前412年,“現代醫學之父”——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就已經記述了類似流感的症狀。但直到1580年,菲利普二世統治西班牙期間,才有明確的流感大流行的記錄。對流感大流行最早的詳盡描述是1580年。這一年,數月之間,羅馬便死亡9000人,馬德裡變成了一座荒無人煙的空城,意大利、西班牙增加了幾十萬座新墳。在整個17世紀,世界上出現了三次流感大暴發。1658年,意大利威尼斯城的一次流感大流行使6萬人死亡,驚慌的人們認為這是上帝的懲罰,所以將這種病命名為“Influenza”,意即“魔鬼”。1742年至1743年,由流行性感冒引起的流行病曾影響90%的東歐人。1837年1月,在歐洲暴發的流感非常嚴重,在柏林,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數超過了出生人數;巴塞羅那所有的公共商業活動停止。1889年—1894年,這幾年發生的流感席卷了整個西歐,發病廣泛,死亡率高,造成嚴重影響。1918年,世界上暴發了歷史上最著名的嚴重流感大流行——“西班牙流感”。在這場流感之後,美國人的平均壽命下降了10年。1957年,暴發了“亞洲流感”(病毒類型H2N2),流感兩周後騷擾了亞洲的所有國家,接著又在澳洲、美洲和歐洲登陸,漫游了無數國家。全球仍然有200多萬人遭遇厄運。日歷翻到了1968年7月,由甲型流感病毒(H3N2)所致的“香港流感”在香港大規模暴發,據統計,美國共有3.4萬人因感染致死,整個倫敦很多人染病,需要大批志願者進行護理。1976年,駐扎於美國新澤西州福特迪克斯軍事基地的一名美軍士兵感染“豬流感”致死,很多衛生官員擔心“西班牙流感”卷土重來,引發了全國性恐慌。但是,該病毒當時只在美國的豬之間傳播,而且也研制出了疫苗。1977年1月,“俄羅斯流感”(病毒類型H1N1)在前蘇聯出現並流行,1978年1月開始在美國在校學生及征募的新兵中暴發。1997年,開始出現禽流感病毒(H5N1),盡管該病毒很少感染人,但仍然奪去了18個人的生命,這些人大都與家禽有過直接接觸。2003年,自從2003年以來,全球有400多例禽流感致死的病例。2009年4月,墨西哥、美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相繼暴發甲型H1N1流感。 (本文來源:現代快報 )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