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量洪秀全是鹹豐百倍

歷史

導讀摘自《極樂誘惑——太平天國的興亡》作者/赫連勃勃大王 同心出版社說起太平天國的“積極意義”,極“左”時代最愛渲染的就是《天朝田畝制度》中所規定的男女一樣可以均分土地,還從演義傳說中“鉤沉”出“洪宣嬌”、“蘇三娘”以及女狀元“傅善祥”啥的,並在各種文章中都引述洪秀全早期話語:“天下多男人,盡是兄弟之輩;天下多女子,盡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 ...

摘自《極樂誘惑——太平天國的興亡》作者/赫連勃勃大王 同心出版社說起太平天國的“積極意義”,極“左”時代最愛渲染的就是《天朝田畝制度》中所規定的男女一樣可以均分土地,還從演義傳說中“鉤沉”出“洪宣嬌”、“蘇三娘”以及女狀元“傅善祥”啥的,並在各種文章中都引述洪秀全早期話語:“天下多男人,盡是兄弟之輩;天下多女子,盡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其實,《天朝田畝制度》,這一出自中國古代文獻《禹貢》和“大同”思想的不切實際的文件,完全是美麗的夢囈,沒有任何實際操作性。“天國”的婦女,真的很幸福嗎?時代,真的在“天國”中進步了嗎?回答是否定的。確確實實,太平天國中,有女營、女官、女試,但除了洪秀全利用客家大腳婦女守衛宮殿和迫使被占領城市的良家婦女從事男子一樣沉重的勞役外,他們沒有任何真正“婦女解放”的跡像。洪秀全天王府中他個人霸占的嬪妃侍女,多達一千多人,而同時代的“封建”帝王鹹豐,宮中有名有份的僅僅18個嬪妃,兩個人的美女擁有量是100比1。而且,太平軍早期占領大城市後嚴厲施行的“女館”制度以及強行勞動的制度,使得昔日弱不禁風的廣大城鎮鄉村好人家的婦女,個個變成了挖溝、砌牆、搬運的“勞改犯”,嚴重摧殘了太平軍占領區的婦女身心健康。細細思之,令人發指。先講“洪宣嬌”、“蘇三娘”的神話。太平天國還是“拜上帝教”時,花洲衝尾有女信徒胡九妹,特別虔誠,天天幫助會眾來打掃屋子,奉獻全部財物入會。為此,當時拜上帝教會門中有“男學馮雲山,女學胡九妹”一說。拜上帝會初發難時,由於營中客家婦女不少,在男女別營制度下,這些人確實勇敢能戰。而且,女性如果在精神上受到控制,對“組織”和“教門”的忠貞度遠遠高於男人。一路殺下來,直到南京,太平軍中皆有大腳廣西婦女的身影。至於眾口相傳的“洪宣嬌”,其人是否真有,確實很難說。清朝人在筆記中講,洪宣嬌又稱為“蕭王娘”,是西王蕭朝貴的老婆。有人稱是洪秀全之妹,也有人說是洪秀全認的“干妹”。但據瑞典人韓山文(Hamburg)在《太平天國起義記》(1854年)中所記,他稱蕭朝貴之妻為楊雲嬌,此人是楊秀清的妹妹或者堂妹。拜上帝會初起時,這個女人自稱在道光十七年靈魂升天,看見一金發長老對她說:“十年後,有人自東方來,教汝等拜上帝。”所以,當時會眾中也有“男有馮雲山,女有楊雲嬌”之說。在當時窮鄉僻壤的廣西,人們最信靈魂附體等歪理邪說,所以,楊雲嬌特別受洪秀全器重,把她與自己並列為受過“上帝”接見的人。韓山文的著作,是根據“真人”口述寫成,敘述者不是旁人,正是洪秀全的族弟,日後的“干王”洪仁?,所以,這一資料應該可靠。那麼,洪宣嬌是不是楊雲嬌呢?後人查尋洪秀全家族的族譜,並未見有“洪宣嬌”之名。而講過洪秀全早期活動的《太平天日》中,也只有其姐洪辛英之名。最有可能的是,由於楊雲嬌見過“上帝”,自然與自己是“兄妹”,洪秀全便認下這個“干妹”,楊雲嬌即成了洪宣嬌,經後人渲染,就成為一位叱吒風雲的巾幗英雄。其實,太平天國的“巾幗英雄”們最出彩的時候,是當“天京事變”之時。洪秀全唆使韋昌輝殺掉楊秀清。借刀殺人後,他又要殺韋昌輝給石達開消氣。這位“北王”氣急,領部下欲攻入“天王府”,負責守衛的千余大腳客家女舍生忘死,掄刀捉槍衝殺,誓死保衛洪秀全,最終迫使韋昌輝及其手下遁走。有人可能會問,天王宮中沒有太監嗎?沒有!洪秀全曾經讓手下在南京精挑細選了80個十歲以下的俊俏男童,閹割他們,想用於後宮內充當宦者役使。但是,他們不知道,閹割是件高難度的技術活兒,太平軍閹牲口一樣殘割男童,80個孩子死了77個,制下三個活的還成了廢人,下半身嚴重潰殘。至於傳說中的太平天國“女英雄”蘇三娘(或蕭三娘),基本就是個演義人物,正史中根本找不見此人蹤影。據當時的清朝士人筆記記載,最有可能的是太平軍裝神弄鬼嚇唬人,以一個男戲子男扮女裝,常常率數百大腳女兵招搖,一為厭勝,二來惑人眼目。太平軍將官中有不少人好男風,“蘇三娘”的存在也不足為奇。最能反映太平天國不尊重婦女和洪秀全喪心病狂的文字,當屬這位教主洋洋灑灑的500首《天父詩》。這部厚厚的宣傳冊子,完整本藏於倫敦不列顛博物院。但據《天朝田畝制度》印制本所附詔書的“總目”看,《天父詩》又稱《天父聖旨》,恰似《原道救世歌》改為《原道救世詔》,《太平救世歌》改為《太平救世詔》一樣,都是日後為尊顯洪秀全的進一步造神運動的一部分。《天父詩》在小封面上雖題為“天父在茶地題”,其實只有約十首是冒充天父之名在茶地所作,其余均為日後洪秀全在南京宮中“創作”。最開始的十首詩,很可能是楊秀清假托天父下凡所作的政治恐嚇詩,當時在茶地、永安遭受圍攻,部分拜上帝會會眾動搖,所以“天父”才顯靈:“天父下凡事因誰,耶穌舍命代何為。天降爾王為真主,何用煩愁膽心飛1(其三)等等皆如此類,一是恐嚇,二是鼓氣。除此以外,其余的490首濫詩,皆是“洪天王”在宮中嚇唬、“教誨”嬪妃的“詩”,十足俗俚,十足淺白。我們看畢天王這方面的“文學創作”,就會明白洪秀全為什麼四次考試都考不上。以他的水平,考四十次也肯定不會中舉。《天父詩》中的這些類似民俗口謠的“詩”,洪秀全嚴格命令嬪妃們背誦,以為她們宮中的“行動指南”,其間有不少客家土語和狗屁不通的修辭,著實引人發噱。花團錦簇的天王府內,可以想見,這位一邊大縱其淫一邊道貌岸然對女孩們進行精神控制的洪教主,是多麼的虛偽。巫山雲雨之間,時時疾言厲色;遍采鮮花之余,終日寡言默語。如此花縣一個窮酸,真是會扮神扮鬼騙好人。在詩中,洪教主總把自己比擬成“太陽”、“日光”,把他所有的嬪妃比擬成“月亮”。由於洪秀全詭稱他“上天”時曾娶天帝之女為妻,所以就把夢遺的那個對像稱為“正月宮”――正後皇娘。而他的原配妻子賴氏,反而成為“又正月宮”,排行第二了。老洪本人後宮有正式名號的嬪妃88人(顯然是廣東人,總離不開吉利數字),統稱為“副月宮”。同時,內廷設有女官,有“統教”、“提教”、“通御”,下面有眾多“理文”、“理靴”、“理袍”、“理事”等稱謂,皆由嬪妃們“兼職”。所以,洪秀全的私生活,比起“封建天子”鹹豐帝“豐富”許多許多。首先,讓我們先共同欣賞一下洪天王猙獰畢露、對嬪妃們喊打喊殺的恐嚇詩:十四天兄耶穌曰:右眼惑爾,則挖爾右眼。左眼惑爾,則挖爾左眼。寧雙眼上天堂,好過雙眼落地獄千萬倍也。十七服事不虔誠,一該打。硬頸不聽教,二該打。起眼看丈夫,三該打。問王不虔誠,四該打。躁氣不純靜,五該打。十八講話有大聲,六該打。有喙不應聲,七該打。面情不歡喜,八該打。眼左望右望,九該打。三十三練好爾條性,顧穩爾條命。若不練好性,怕會害了命。七十七心有些惡害死爾,心有些邪上帝知。心有些假天難瞞,今時不醒到何時。七十八朕弟朕妹,莫被鬼害。身寧受刀,莫犯天條。九十三眼邪變妖眼該挖,不挖妖眼受永罰。挖去妖眼得升天,上帝憐爾眼無瞎。九十四喙邪變妖喙該割,不割妖喙凡不脫。割去妖喙得升天,永居高天無飢渴。九十五心邪變妖心該刳,不刳妖心發大麻。刳去妖心得升天,心淨有福見爺媽。九十六手邪變妖手該斷,不斷妖手禍多端。斷去妖手得升天,爾手仍在無苦酸。九十七腳邪變妖腳該斬,不斬妖腳鬼且闞。斬去妖腳得升天,永隨上帝脫危險。(誰纏足就砍腳,老洪審美觀愛大腳丫子。)一百零十奉天詔命盡勢打,亂言聽者不留情。一百零十一亂言講者六十起,敢者亦杖六十爾。已醒即道要爾好,不醒反說天父恃。一百二十三幾多因為一句話,五馬分屍罪不赦。一言既出馬難追,天法不饒怕不怕。(五馬分屍的刑罰,不是嚇唬,是真干。)一百九十七起眼看主是逆天,不止半點罪萬千。低頭垂眼草虔對,為得丈夫敬倒天。(洪教主真大惡之人,嬪妃正眼看他也是罪。)二百三十四一些惡樣看不得,一些惡聲聽不得。一些鬼心容不得,一些鬼計寬不得。二百六十四扇密密撥眼密潔,格外虔誠方為得。半點怠慢不容情,莫怪爾主性?盍搖?三百二十一個作怪要打多,錯在無心不用苛。想脫痛苦速練好,狗子條腸見爺哥。三百二十一千祈千祈莫講偏,講偏一句是瞞天。瞞天速認該何罪,逆命雙重糯飯泯。(千祈,客家話,千萬,一定。)三百三十一設謗冒瀆五馬分,鬼人心纏聽不聞。心內謗瀆罪更大,想上高天趕早遵。三百四十三不打不罵還過得,惹打惹罵要道虔。不歡不虔逆雙重,莫怪滿天盡亮延。三百四十四面情善好是人面,面情不好是鬼面。聲氣善好是人聲,聲氣不好是鬼聲。三百五十五手不顧主該斬手,頭不顧主該斬頭。些不顧主些變妖,周身顧主福已求。三百五十八天情道理莫嫉妒,嫉妒最惹爺義怒。天情道理要敬主,毀謗骨瀆真可惡。三百七十八只有媳錯無爺錯,只有嬸錯無哥錯。只有人錯無天錯,只有臣錯無主錯。(絕對權威,絕對的話語權。)四百零一別樣或留邪無留,天條犯七定斬頭。爺爺聖旨單留正,想上高天落力修。四百八十一打千打萬因大膽,大膽莫怪天法嚴。殺千殺萬因奸心,奸心雲中雪難堪。四百八十二問爾怕打不怕打,怕打莫練曲惡假。問爾怕斬不怕斬,怕斬心莫邪半點。(如此打油詩之威脅,也是一絕。)四百九十跟主不上永不上,永遠不得見太陽。面突鳥騷身腥臭,喙餓臭化燒硫磺。(這不是作詩的比擬和修辭需要。“燒硫磺”是洪教主一種刑罰,如同“煲糯米”一樣,是把人活活悶煮。也就是說,“燒硫磺”是以硫磺火藥等物灑滿犯事妃子身上,點火燃之,類似“點天燈”。)四百九十一醒一樣睡又一樣,一時一樣假心腸。假心腸定賞假福,賤人那得永榮光。(洪天王要求真是太嚴,要求嬪妃當面背後以及睡前睡後都要效忠他。)恫嚇威脅之余,洪秀全還有一本正經的、婆婆媽媽的、不厭其煩的說教,仔仔細細告訴嬪妃們如何侍候好他這位宮中“太陽”:十九不得大膽,不得瞞天。不得逆旨,不得歪心。三十二耳莫亂聽,喙莫亂講。眼莫亂望,心莫亂思。九十行條路一步一步,出句言謹靜悠然。舉下眼要正要善,起下心莫奸莫淫。一坐裝正直端方,一立企正身正儀。手一動看天從容,腳一踏天情要合。一百十七朝晚拜爺拜在心,心先拜敬道理深。心拜更真身拜假,各練真真貴如金。一百十九敬我天父要好心,敬我天兄要好心。敬我天王要好心,為爾丈夫要好心。一百五十一每夜內殿正朝門,出入鬧鎖旨當遵。一出一入有不鎖,不曉提防有處分。一百五十三醒來潔眼理泉茶,須嚏周時潔無差。千年萬載同半刻,不開過口記清些。一百六十六撥扇虔誠莫已由,當輕當重心對夫。亮紅舉手須虔潔,水涼救好亮方烏。一百七十日夜琴聲總莫停,停聲逆旨處分明。天堂快樂琴音好,太平天下永太平。一百七十一理文洗身後洗帕,筆墨金帽理莫差。頸釧扇插虔理好,好坐殿游苑敬爺。一百七十七帕撥飛蟲離五寸,一些挨著不殷勤。榨底飛蟲來則撲,亂挨風大有處分。(觀上述誡囑,洪爺真是“魔鬼在細節”,完全給嬪妃制訂服務手冊。)一百七十九新帕換二共八條,四洗四潔莫差毫。黃帕三十白縐十,扇各七爛換夜朝。一百八十一洗身茶後朝攝裳,文袍行先理朝堂。見有草澀除淨淨,放正燈草對太陽。一百八十八禮畢統鎖宮巷門,化奏看響鼓聲勻。朝夜理文奉帕扇,三十白十扇七分。一百九十二無事莫到洗身宮,晏後湊徒遵玲瓏。去不遵旨有責罰,文袍靴茶一樣同。二百二十二天王旨到響金鑼,立即跪接呼聲和。一個不接是逆天,又貶又斥不是苛。二百二十四帕匙換教帶玲瓏,須面手汗帕不同。須面用新潔手舊,汗帕換開立鎖對。二百二十八越為得多越大份,各為爾主要殷勤。今日積福後來享,鎖匙帶緊得入門。二百三十七看主單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個大膽看眼上,怠慢爾王怠慢天。(洪教主對人太苛求,嬪妃正眼看他都是罪過。)二百五十不使得性速減性,不是校笑早當知。天兄聖旨爭半點,從今好醒莫鬼迷。二百七十二日夜撥扇扇莫停,草撥榨底要記清。拔由已不拔由已,大膽逆天不成人。(人不是電扇。洪教主比周扒皮還周扒皮。)二百八十二早朝統看袍靴茶,加先整容插好花。頭回鑼響出前殿,燈草對夫即對爺。二百八十四頸額額角共眉毛,永遠不准扯一條。不准扎腳講妖話,不准同姑話言交。(如果眉如遠黛,眼如秋波,不知天王如何以水平來衡量。)二百九十四因何當睡又不睡,因何不當睡又睡。因何不顧主顧睡,因何到今還敢睡。(伺候洪爺太難,早睡晚睡都不行,嬪妃們肯定精神高度緊張中。)二百九十六捧茶不正難企高,拿涎不正難輕饒。萬樣都是正為貴,速練正正福滔滔。(涎,痰桶。茶,茶杯。)二百九十七天寒潔身最緊關,起身帕到草莫奸。四條燥帕何候便,閑手不顧個個難。(客家人愛干淨,苦了嬪妃們。)三百零三嫂在洗宮姑莫進,姑理洗水嫂莫進。嫂還為嫂姑還姑,見有混雜奏秉正。(洪教主管得真寬。)三百三十六舊果放盤到明日,新果來時平勻食。新果未來有亂食,同從奏出有重責。(可見出洪天王的小農出身。紅薯屎未拉盡,仍有慳吝的積習。)三百三十七著袍離頸轉面前,穿開袍袖乃雨邊。自今一個不遵旨,重責不准帶金錢。三百三十八左邊左領右牽袖,右邊右領定肩頭。左袖轉前輕放頸,企前向後兩邊悠。(又是洪秀全的“魔鬼細節”,連穿衣服都定標准操作。)三百五十一爺聖旨萬樣節儉,一飯一絲當慳廉。今日慳廉積上天,積福多多萬方沾。三百六十九當食就要像食樣,當睡就要像睡樣。萬樣遵旨要像樣,天父專誅帶歪樣。(恰似小店主訓伙計。)三百七十九千祈莫明知故犯,千祈莫逆令雙重。千祈莫同人瞞天,千祈莫假草不忠。四百十二三分人才四分扮,成人儀容要好看。爺哥不恤陋容人,從今好醒好打算。四百三十六宮內代代莫亂行,金鼓雲板響大聲。見有偷闖當奏出,逆旨瞞天責不輕。四百五十八後宮各字莫出外,出外母雞來學啼。後宮職份服事夫,不聞外事是天排。四百九十六子女幼細不用扇,寧可熱些要遵夫。自古成人不自在,遵守天條萬萬年。(如此要緊的下一代教育,洪天王關鍵該講的都不講,只說不要給邪天王”扇風。)在恐嚇和安排嬪妃瑣細生活之外,洪天王自然也是發揮他傳銷老鼠會頭目的甜言蜜語,大晃胡蘿蔔,給後宮的女人們指出把“爺”侍候好的美妙前景:二十遵旨得救逆旨難,天王旨令最緊關。想做娘娘急放醒,各為丈夫坐江山。二十一爾不顧主有人顧,爾不扶主有人扶。為主即是為自己,做乜不遵天令書。(乜,什麼)二十二爾對夫主心常真,金磚金屋住爾身。爾對夫主心常假,難上高天難脫打。二十四一眼看見心花開,大福娘娘天上來。一眼看見心亮起,薄福娘娘該打死。二十六練好道理做娘娘,天下萬國盡傳揚。金磚金屋有爾住,永遠威風配天王。二十七心虔口虔頭面虔,手虔身虔衣服鮮。六虔一鮮事夫主,威風快活萬千年。二十八好心有好報,歪心有歪報。爾門做娘娘,要識天理道。三十七狗子一條腸,就是真娘娘。若是多鬼計,何能配太陽。四十六悠然定疊莫慌忙,細氣妖聲配太陽。月亮不同星宿樣,各練長久做娘娘。四十九一個遵旨得上天,一個逆旨有免牽。成人頭要遵旨令,方可享福萬千年。七十九為人千祈想長遠,切莫鬼迷顧眼前。眼前極好後難過,長遠威風萬萬年。一百四十爾們不曉主悠然,那得夫主甚悠然。爾們個個真悠然,何愁夫主不悠然。一百四十一悠然悠然得上天,悠然悠然福萬千。悠然悠然無免牽,悠然悠然萬萬年。一百八十四一好好到無底好,一了了到無底了。問爾想好還想了,不是同爾作笑校。二百洗身穿袍統理發,疏通扎好解主煩。主發尊嚴高正貴,永遠威風坐江山。二百二十三天情道理莫眼青,愛人如己心放平。姊妹多多都一樣,巴望水漲船高行。三百八十五朕妻朕兒行真道,真道出自爺教導。遵爺聖旨得常生,好心定然有好報。四百九十五爾想爺哥夫主惜,好心遵旨就會惜。今朝遵旨今朝惜,永遠遵旨永遠惜。讀洪秀全這些狗屁詩,俚俗可笑之余,可能不少讀者會發現“千祈”、“幾”、“乜”等等奇怪的字詞,這些皆是客家話。我到深圳十余年,聽懂全部廣府話(白話),一半客家話(深圳從前是客家人聚集地),但潮汕話完全不懂。廣府話與客家話許多詞一樣,但發音天壤有別。最早,清朝的張德堅在編輯《賊情彙纂》中,以為太平軍文告和文件中的許多語言是“隱語”和“暗號”,其實因為他不懂客家話之故。客家話中,除本身特點外,留有不少古漢語痕跡,加上變音,所以會讓人覺得如墮雲霧。現摘些太平軍文告和宣傳品中常用的詞彙:幾(多麼,多少)、千祈(千萬)、乜(什麼)、人儕(別人)、過刀(被刀殺)、?睿ㄕ狻⒄庋?)、肚腸嫩(經驗不多)、硬頸(不服從、倔強)、企(站立)、煉速速(快快修煉)、悠然悠然(閑適自得)等等。天干地支方面,客家話中“侗與“癲”相同,改為“天”,所以“丁酉年”為“天酉年”;“卯”同“沒有”,改為“榮”;“亥”同“害”(也是廣府話中女陰的意思),改為“開”。由於客家人好“山歌”,所以上至洪秀全諭旨,下至一般宣傳單,常常打油詩一樣內容多多,以致於當時各省的讀書人及官員,都覺得這些宣傳類的東西特別荒唐,甚至在《天情道理書》這樣的“聖諭”中會出現這樣的詞句:“打鼓求得雨,高山好開田……食煙食得飽,放屁好肥田。”鄙俗詞句,琳琅滿目。入南京後,由於軍中裹脅的讀書人日多,太平軍對外正式諭令和文告才逐漸“文學化”和“書面化”。洪教主在金碧輝煌、窮奢極欲的天王府玩弄女人寫歪詩之外,他在“天京”干出的最大一件“正”事就是殺楊秀清。(連鎖而發的是殺韋昌輝以及逼石達開出走)而後,洪秀全一邊寫歪詩,一邊又胡亂批注《聖經》,弄出本《欽定舊前遺詔聖書批解》。他親手“批解”的地方真不少,前前後後80條,基本分為以下幾大類:其一,神化洪秀全本人和“太平天國”。他把《馬太福音》中原來講世界末日、耶穌再來的情景――“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墮落”――批解成:“朕是太陽,降世為人,則天空變暗矣;朕妻月亮降世為人,則(月亮)不發光矣;天將天兵是星宿降世為人,則(星宿)自天墜地矣。”《創世紀》中講上帝同挪亞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立約的征兆是“有虹現在雲彩中”。洪秀全把“洪”、“虹”二字如此批解:“爺立永約現天虹,天虹彎彎似把弓。彎彎一點是洪日,朕是日頭故姓洪。”完全是牽強附會,狗屁不通。其二,抨擊“三位一體”。《馬可福音》上講“上帝是一位”,“是獨一的主”。洪秀全則為了證明他自己“上天”時見的神多,批解道:“緣何朕上天時將見天上有天父上帝、天母老媽,又有太兄基督、天上大嫂,今下凡又有天父天母天兄天嫂乎?”如此胡說,幾近誕妄,與日後的義和團胡排神仙有的一比。《馬可福音》又說上帝“是活人的上帝”,洪秀全“批駁”耶穌上天後與上帝合一之說,他認為:“誤解基督即上帝,上天合為一。緣何大辟之前太兄來,生得見上主語太兄乎?”以自己的胡亂理解理直氣壯反詰正統基督教教義。其三,他把“太平天國”神奇化。《啟示錄》上講“聖城新耶路撒冷”是從“上帝那裡從天而降的”,為此,洪秀全批解為:“天上地下一樣。新也路撒冷,今天京是。上帝基督下凡,帶朕暨幼主作主,開創天朝天堂。上帝天堂今在人間,驗矣1《使徒行傳》上講:“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叫余剩的人,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外鄉人,都尋求主。”洪秀全把這則原本描述耶穌設立教會的事,批解為:“今上帝基督下凡,再建上帝殿堂在天京天朝矣,普天下合一均求上主矣。”《啟示錄》講:“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為此,洪秀全自然把基督教的“天國”替換到他自己的“天朝”上,批解道:“上帝基督帶朕及幼主管理,世世靡暨矣。今驗矣1……總之,洪教主深宮無聊之余所有這些“批解”,滿紙荒唐言,一把離奇意,與其說是神學“新解”,不如說是政治作秀,高舉宗教的幌子麻痹屬下。看到他這些豪壯的謊言,真不知正宗基督教教徒看後會有何感想了下面,僅從清朝當時人所寫筆記中,摘取太平天國三個有關婦女的記述,可以想見“太平天國”婦女的地位和當時狀況:其一,趙碧娘。趙碧娘,良家好女子,年僅十五六歲,神姿秀美。太平軍攻略江南時擄入軍中。她被擄時,三日不食,有同被擄之婦女相勸:“我輩忍死,或可日後與家人相見。不要自苦如此,待賊人疏忽可伺機逃脫。”趙碧娘始進食。不久,她被選入女匠繡館,為太平軍首領作精制冠帽兩個,暗中襯以污穢之布(可能是月經布),希望以厭勝之法咒死對方。不久,同館女工向東王楊秀清告發。楊秀清裂冠見到污穢的布條,大怒,立刻派兵士逮捕趙碧娘,並准備轉天“點天燈”示眾,以儆效尤。趙碧娘半夜蘇醒,趁人不備,自縊於樹,以免慘遭焚刑。東王大怒,遂殺其同館女工數十人以泄憤。其二,傅善祥。傅善祥,金陵人,自幼習學文史。太平軍陷江寧,擄入軍中,見其習書善寫,用為女書記,一直在東王宮中掌文書。傅善祥貌美得東王寵,恃寵而驕,批閱文牘,屢罵諸首領豬狗不如。東王楊秀清偵知傅善祥語侵及己,大怒。即以傅善祥吸食黃煙為罪,逮之枷於女館示眾。情急之下,傅善祥親筆作書於東王,備極哀憐。東王憐之,遂釋其罪。傅善祥得間逃去。東王派人大索,不得。其三,朱九妹。自傅善祥逃去,東王府中無人合意主掌文書。有湖北女朱九妹,年十九,慧艷能文,為太平軍一女百長所庇。東王多次公告選人入宮,百長憐朱九妹柔弱,不以之應眩東王常佯作天父下凡言某事,以神其說。知有朱九妹此人後,東王遂作天父下凡狀,指出九妹藏身之所。於是,兵卒搜得,逮朱九妹及女百長齊入東王府問訊。東王問九妹:“汝識字否?”對曰:“不識。”又問:“百長藏汝否?”九妹曰:“女館中人眾多,何得藏我1東王怒,命兵士杖之。大杖數折,朱九妹渾身鮮血,昏絕於地。於是,東王下令,將女百長挖目割乳,剖心梟首,稱是天父降罰,以儆余眾。朱九妹被拘於東王府月余,創傷稍平,暗中結納一王娘,將以砒霜毒殺東王。謀泄,朱九妹慘遭“天燈”之刑,同時被殺九人。洪秀全在議事殿內,鑄有一巨大的白銀鳥籠,內中有一個大綠鸚鵡,會講話。只要有人,它就會用客家話叫嚷:“亞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闊闊扶崽坐1(上帝的江山,天天來坐,永永遠遠天王坐!)相比這只大鸚鵡,即使錦衣玉食的後宮嬪妃,仍然遠不如它快樂。自古叛逆,從無婦女並擄者,亦未聞行軍以千萬婦女隨行而可制勝者,賊之初意,不過欲以眾勝寡耳。況廣西婦女赤足強有力,盡可用為伍卒。逮陷湖北、江南,所得婦女何止數十萬,要皆膏粱脆弱,即屬村婦亦不敵廣西賊婆之凶悍,擇美麗者充妾媵,余者無用,故役使工作,磨折以死者不可勝計。於是知婦女不可用而不擄,且憎已擄之婦女為累(贅),減其糧,日給米四兩。(太平軍)多設女館,以女官領之。其各賊目之眷口悉充偽王府女官,皆隔別不令共處。倘(太平天國男女)私約就宿,則謂之犯天條,男女皆殺。偽冬官副丞相陳宗揚竟因夫婦同宿駢首就誅。各偽王盛置姬妾,而使群下絕人倫之源,且始之曰:天下一日平定,方許完聚,未娶者方准婚配,功高者始准置妾。往往楊賊(楊秀清)議奏某官功高,應先准娶妻,其實並未見准。其犯天條得用之賊之又恆貸之,罰以將來大家娶妻之日遲娶三年及不准多娶一妻,其意謂男女人之大欲,以此誘之,實以此迫之也。現無淫欲之事,既可保人人精壯,許以事定得妻,庶諸惡少舍死戰鬥,以冀一朝遂願耳。然稍有知識者未始不知事不可成,妻不可得,甚至己妻轉為所得,安得不痛恨而深銜之,特徒恨無益,且因無益灰心,亦漸忘其恨已。(采程奉璜說)湖北武漢,江南江寧、鎮江、揚州等處多富商大賈,士文民逸,享受承平之福二百余年,其驕奢淫佚恣情暴殮,匪夷所思,莫可窮詰,故此數處受害最久,被禍尤慘。至可憐者,莫過閥閱子女,錦衣玉食,不離保姆,一旦倉皇被擄,男或用為“公子”、“老弟”,猶可偷生,婦女則概歸婦女館,隔絕親人,分與有殼之谷,令其舂煮。有援引者或入繡錦衙,余者迫令放足,役使挑磚、背鹽、挑濠溝、削竹簽,要皆夢想不到之苦,一朝受之,其不死也幾希。及其死也卻有數等:上等烈婦閨秀不待入館,先即自裁;其次或勉強入館,知事不可為,乘間就死;又其次則忍辱偷生,因不耐磨折,不服粗獷,挫折而斃;至下則苟延一息,甘為役使,甘受捶楚,甚至有背鹽美婦行烈日中,鹵汗交流,肩背無皮,如著紅衫者。嗟乎,天地間至慘安有此耶?然亦以見人之一死,實非易事,罪業未盡,真求死不能也。(據王福興、李丕基等說)江寧城內又有一婦背負嬰兒,被賊驅逐入館。此婦遲回不行,賊罵之,婦亦回詈(罵),賊遂挺矛戮殺。此婦壓兒於肩下,呼娘不絕,呱呱亂啼,而不知其母已死。一婦行於道,懷抱數月之兒,且走且泣,忽袖出一剪將欲自刺其吭,復以淚眼熟視抱中兒,遂大哭擲剪於地,仍向前行。賊之殘虐致天地間有此慘境,真不忍下筆矣。(據周寬說)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