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緬聯合清剿國民黨殘軍紀實

歷史

導讀1960 年底至1961年初,中國邊防部隊與緬甸國防軍在中緬邊境“金三角”地區前後兩次實施了聯合清剿國民黨殘軍的作戰行動,史稱中緬聯合勘界警衛作戰。這是我軍歷史上特殊的、鮮為人知的越境作戰行動,作戰目標和目的是清剿國民黨殘軍為中緬聯合勘界掃除障礙。從1957年開始,緬甸邊防軍就幾次明求或暗示,希望中國邊防部隊在緬軍對盤踞在“金三角”地區的國民黨殘軍 ...

1960 年底至1961年初,中國邊防部隊與緬甸國防軍在中緬邊境“金三角”地區前後兩次實施了聯合清剿國民黨殘軍的作戰行動,史稱中緬聯合勘界警衛作戰。這是我軍歷史上特殊的、鮮為人知的越境作戰行動,作戰目標和目的是清剿國民黨殘軍為中緬聯合勘界掃除障礙。從1957年開始,緬甸邊防軍就幾次明求或暗示,希望中國邊防部隊在緬軍對盤踞在“金三角”地區的國民黨殘軍攻擊時,進入緬甸境內給予協助。但這跨國界的軍事行動,地方部隊是不能定奪的,只能等待雙方最高決策層的決斷。1960年4月末,周恩來結束對緬甸、印度、尼泊爾的國事訪問,在前往柬埔寨、越南之前,曾在昆明短暫停留。在此期間,他和陳毅副總理召見昆明軍區副司令員魯瑞林,詳細了解了逃入緬甸的國民黨殘軍情況。為什麼逃入緬甸的國民黨殘軍會引起周恩來如此高度關注?原來,就在周恩來訪問緬甸期間,緬甸國會剛剛批准了中緬友好和互不侵犯條約、中緬關於兩國邊境問題的協定,並依此協定兩國將共同勘界,而勘界過程中有可能會遭到國民黨殘軍的騷擾。再有就是早在1959年5月4日,毛澤東曾在昆明軍區呈送的內參文件上作了“應引起警惕,派得力人員去調查並研究對策,中央軍委亦應派員去雲南具體落實”的批示後,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便對盤踞緬甸“金三角”地區的國民黨殘軍更加關注。這批國民黨殘軍原屬國民黨第八軍九十三師二七八團,是在人民解放軍追擊打擊下,於1950年3月逃入緬甸“金三角”地區的。由於這一地區重巒疊嶂,民居寥落,大部分處於原始森林覆蓋之下,緬甸軍隊在此幾乎沒有設防,這千余敗兵便扎下腳跟,得以喘息。緬甸軍方發現這支國民黨軍後,勒令其撤離緬甸國土。但這支走投無路的潰敗之師,似乎除了盤踞“金三角”之外,難覓立足之地。於是緬甸政府決定以武力驅趕,可絕境求生的國民黨殘軍,竟頂住了萬余緬甸正規軍的攻擊。此情形傳到台灣,蔣介石驚喜異常,中緬邊界居然還有如此能打的國軍。蔣立即召見國民黨原第八軍軍長李彌,命他赴金三角統率舊部。後經李彌的苦心經營,該地區國民黨殘軍數量漸漸擴充到近2萬人,占據了比台灣還大的地盤。作為主權國家的緬甸,難以容忍自己國土被異國軍隊長期盤踞。1953年春,緬甸調集了8000名剽悍驍勇的刻欽族士兵、近4000名用重金招募的國際軍團印度兵,對“金三角”地區的國民黨殘兵發起了新一輪清剿,可作戰又一次失利。然而軍事上的勝利並沒有使李彌在“金三角”站穩。緬甸政府將國民黨殘軍侵犯緬甸主權的照片、文件、實物,以及新聞媒體的各種報道,統統搬到了聯合國桌面上。世界為之震驚,紛紛譴責台灣當局和美國粗暴干涉緬甸主權的行徑。美、蔣迫於國際輿論,決定將國民黨殘軍全部撤往台灣。1953年11月18日,美機開始運送國民黨殘軍赴台。大部分殘軍被運走了,但仍然有一部分人潛留了下來。兩年後,蔣介石再次想利用中緬邊境一帶的國民黨殘軍,企圖從雲南進犯大陸。蔣委派號稱“游擊戰專家”的國民黨原第八軍副軍長柳元麟,秘密潛入緬北,搜羅殘部,使該地國民黨殘軍再次發展到3000余人。1959年,蔣介石指示柳元麟,命他設法策應雲南、西藏等地匪特暴亂,並許諾增加經費和補給供應,以鞏固擴充其實力。柳元麟返緬後積極招兵買馬並聲稱:“不僅緬敵找上門來要打,而且要打進雲南,以擊引暴,以暴致亂。”柳親自擬定了襲擾雲南的“突擊計劃”。1960年春,台灣向緬北殘軍駐地空投了400人的“特種部隊”,柳元麟也加緊了竄擾雲南的准備,並培訓了2000余名作戰骨干。緬北國民黨殘軍的存在,嚴重威脅著我國西南邊境的安全與穩定。周恩來、陳毅正是在這個時候,於出訪緬甸後,來到雲南,聽取昆明軍區介紹緬甸境內國民黨殘軍情況的。顯然,中緬兩國都對國民黨軍殘部的存在深惡痛絕。中國和緬甸邊境線長達2000 多公裡,由於歷史上兩國關系十分友好,中緬之間沒有十分明確的疆界。1955年底,在中緬邊界南段未定界的黃果園附近,雙方的前哨部隊由於誤會而發生了一次武裝衝突。那天清晨,邊境線上大霧彌漫,幾步外什麼都看不清。中國軍隊巡邏到黃果園附近時,同緬甸部隊相遇,由於弄不清情況,互相開了槍。由此,中緬邊境局勢一下子變得異常緊張。更嚴重的是,黃果園事件發生後,緬甸《民族報》歪曲事實,攻擊中國軍隊侵入緬甸,並且把兩國正在協商中的邊界問題全部公開。與此同時,美國借黃果園事件大做文章,極力渲染中國對外進行“擴張”,並且支持馬尼拉條約國搞軍事演習,制造緊張空氣,威脅東南亞地區的和平。黃果園事件的發生,不得不促使中緬雙方進一步加快邊界的勘察工作。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根據中緬邊界問題協定成立的中緬邊界聯合委員會,在緬甸首都仰光舉行第一次會議,就中緬邊界進行必要的勘察、豎立新界樁和修訂、改立舊界樁等事宜,商討具體細節,確定日程安排。談判中方首席代表是中國駐緬甸大使姚仲明,雲南軍區副司令員丁榮昌任談判首席顧問。緬方由緬甸國防軍副總參謀長昂季任首席代表,緬北軍區司令官山友准將任首席顧問。中緬雙方在談到勘界警衛問題時,姚仲明根據周恩來的授意向緬方表示:雲南解放之際,國民黨殘部千余人竄逃至緬甸,盤踞貴邦地區。他們不時騷擾中國邊境,對緬甸居民為非作歹,還可能在帝國主義唆使下破壞中緬聯合勘界。為保護勘界人員的安全,必須對國民黨殘部給予必要的打擊。緬方代表聽了姚仲明這番話,非常受感動,他們認為周恩來把問題看透了,緬甸政府對國民黨殘軍干擾破壞勘界也深感憂慮。雙方一致認為,中緬應攜手打擊緬甸境內的國民黨殘軍,以絕後患。為傳達中央軍委就中緬聯合作戰的指示,11月初,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派總參作戰部邊防處處長成學俞前往昆明,與雲南軍區副司令員丁榮昌一起,同緬軍代表舉行中緬邊界聯合委員會警衛問題專門小組會議,並聯合簽署了勘界警衛問題協議。協議規定:為執行警衛作戰任務,中方部隊根據需要可進入緬甸境內20公裡。清剿國民黨殘軍的行動,雙方應在同一時間進行,暫定於1960年11月22日左右。協議簽訂後,昆明軍區立即制定警衛作戰方案,確定以 3個戰群22 個突擊隊,奔襲國民黨殘軍的16個據點。雖說此次軍事行動是針對國民黨幾千名殘軍作戰,但畢竟是中國軍隊首次出境與鄰國軍隊協同作戰,而且是從未經歷過的以突擊隊方式進行的山地叢林作戰。為做到萬無一失,中央軍委與總參領導多次交換意見,總參作戰部還將毛澤東、周恩來的指示及幾位老帥的意見,及時傳達給坐鎮昆明指揮的昆明軍區司令員秦基偉。中國軍隊出境作戰,在國際上會產生什麼樣的政治影響?會不會引起東南亞其他國家的驚恐與不安?使他們以為中國借口打擊國民黨殘軍炫耀武力?會不會給國際上反華勢力詆毀中國提供口實?毛澤東、周恩來對此次行動所造成的影響與後果十分關注。中央軍委對參戰部隊的要求十分明確,強調將衝擊強度壓低,把20公裡的出擊縱深用紅線標出,發給突擊隊。毛澤東的話分量相當重:“誰越過紅線就殺誰的頭1同時,擔任國防部長的林彪則幾度重復他的作戰原則 :“斷退路,先圍而後殲。”在作戰方案審議過程中,中央軍委和總參確定了將國民黨殘部設在孟瓦、陣馬、孟育、踏板賣的據點作為重點打擊對像,並擬訂了重點捕獲的敵6 名軍、師級軍官的名單。按預定的作戰方案,戰鬥應在11月22日打響。然而20日,總參接到中央軍委的指示,通知王尚榮,要他向秦基偉轉告毛澤東、周恩來在看到最新材料後所產生的一些擔憂:毛澤東今晨看了昆明軍區報送的材料,發現紅線南側的緬軍兵力過於單薄,難以履行堵截配合作戰的任務。要秦基偉趕快同負責與緬軍聯絡的丁榮昌商議,在適當的場合,以妥善的方式,把中方的關注與擔憂轉告緬方。21日晚21點30分,22支突擊隊迅速向國民黨殘軍的16個據點移動。據偵察,總參要求重點捕殲的敵軍、師級軍官,有5名在紅線附近,而周恩來“誰活捉柳元麟誰就可以當將軍”一句玩笑中說的敵首柳元麟,卻不在紅線區域內。坐鎮昆明前線指揮部的秦基偉發出新的命令:“戰鬥打響後,如敵逃跑,命令部隊,馬不停蹄,跟蹤追擊1按預定計劃,戰鬥應在22日凌晨6點30分打響,然而,這次對中國軍隊來說十分新鮮的山地叢林戰卻沒有完全按計劃進行。撲擊的16個據點,最早的4點50分就開始了,最晚的7點50分才交火。由於中國軍隊的撲擊實出殘軍意外,16個撲擊點,只有兩個撲空。最早打響的踏板賣據點,戰績最佳,全殲守敵,國民黨殘軍第一軍二師師長蒙寶業被擊斃;5點40分打響的曼俄乃戰鬥,雖然據點撲空,但在追擊中擊斃了敵四軍五師師長李泰,但我軍傷亡也較大。國民黨殘軍不敢與解放軍戀戰,稍一接觸就向密林深處潰逃,很快都退離到紅線區域以外。由於中央軍委只在紅線內作戰的命令規定很死,參戰部隊只好在紅線處停止追擊。秦基偉得到戰報後,命令突擊隊在紅線內清剿殘軍,鞏固戰果;同時向總參請求與緬方協商,同意參戰部隊越過紅線追擊敵四軍主力。但中央軍委的決定依然如故,攻擊不得不在紅線處終止。直到1961年新春,緬甸軍方才開始實施打擊國民黨殘軍的“湄公河戰役”。緬軍調集了9個營約10000人,沿湄公河以西,由西南向東北推進。柳元麟采勸引蛇出洞,將緬軍誘入王南昆狹窄低窪地帶伏擊”的策略,瓦解緬軍的攻勢。柳部先佯裝節節敗退來迷惑緬軍,誘使緬軍一步步落入其圈套。1961年1月2日至9日,周恩來、陳毅、羅瑞卿等率代表團在仰光參加緬甸聯邦獨立13周年慶典時,聽到的還是緬方捷報頻傳。可沒過幾天,緬軍就落入柳元麟圈套,被國民黨殘軍擠壓在王南昆至芒林的狹長山道間。緬軍的遠程大炮與飛機難以施展威力,緬軍陷入孤立無援境地。此時,周恩來、羅瑞卿等已離開緬甸,只有陳毅副總理還在緬甸繼續訪問,緬方向陳毅提出:請中國軍隊越過紅線,南下百余公裡,協助緬軍作戰。19日,緬方得到周恩來來自北京的回復:我們願意參加這一聯合作戰的討論。與此同時,中央軍委已經在商討入緬作戰中存在的問題。軍委副主席賀龍、聶榮臻認為:我軍在緬甸作戰展開得過寬,兵力分散。從整體上看,參戰部隊過於單保問題是在短期內緬方要求中方在中緬邊界地區集結更多的兵力,是相當困難的。再加上1961年中國正處在中蘇關系交惡以及三年自然災害的重重困厄之中,難以滿足緬方的請求。然而,緬軍的求援之聲越來越急迫。1月21日下午,緬軍方代表飛抵中國軍隊前線指揮部,請求中國軍隊越過紅線,攻擊國民黨殘軍的夢百了、江拉重要據點,殲滅國民黨殘軍第三軍與第五軍主力,以解救王南昆、芒林的被困緬軍。緬方的要求迅速傳往北京,總參隨即就緬方的請求進行商議。總參謀長羅瑞卿說:“我們在緬甸訪問期間,緬甸向我們介紹的都是勝利的情況,現在幾次三番催促我們參戰,可見他們現在處境困難。我以為要去就快去,送人情要早送。如果緬方吃大虧,受到國民黨殘軍重創,就會對我方有意見。在國際上,緬方不怕,我們怕什麼?馬上通知前方部隊抓緊准備。”就在羅瑞卿的意見報中央定奪的同時,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打電話向昆明軍區傳達了羅瑞卿的部署:按照緬方提供的情況准備,敵約4000人,我們使用8個營、2個便衣隊。夢百了2個營2個便衣隊,夢百了以西2個營,索永2個營,重點夢百了。22日下午,周恩來批准了中國部隊越過紅線、解救緬軍的計劃。總參同時通知昆明軍區:夢百了以西2個營不去了,以免口張得過大。爭取25日打響。總參再次強調了作戰紀律:一切行動一定要按雙方協定的範圍實施;力求不傷害居民;一定不要到老撾邊境作戰;槍、炮彈不能過湄公河,湄公河的汽艇不能打,靠岸的確系國民黨殘軍的可以打。自25日開始的第二次戰役,不如第一次順利。因為中國軍隊對縱深地段的地形不熟,容易迷失方位,原始森林阻礙了參戰部隊的奔襲速度,而國民黨殘軍則正相反。經受了人民解放軍第一次打擊的國民黨殘軍,在逃出紅線時便制訂了遇解放軍攻擊就逃,在逃跑中抵抗,以抵抗掩護逃脫的策略。如果解放軍窮追不舍,就退入老撾境內暫避,以保存實力。因此,當國民黨殘軍獲悉解放軍繼續南下進擊的情報後,便主動放棄了對王南昆緬軍的圍困,倉促渡過湄公河,向老撾境內逃竄。柳元麟的總部,在此後被迫遷往台灣。人民解放軍前後兩次出國作戰,取得了擊斃敵師長2名,活捉副師長1名,共殲敵740人的戰績。搗毀了緬北國民黨殘軍經營十多年的巢穴,協助緬方收回擁有30多萬人口、3萬多平方公裡的土地。中央軍委非常重視中國軍隊此次跨國界軍事行動。周恩來聽取了有關作戰情況的彙報,並親自主持中央軍委對此次作戰經驗教訓的總結會。1960—1961年的中緬聯合軍事行動,是中國軍隊所經歷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山地叢林突擊戰。這次跨國界軍事行動保障了中緬聯合勘界的順利進行,為穩定和平安寧的中緬邊境掃清了障礙,更在共和國歷史上留下了鮮亮的一筆。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