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君鑒》古代皇帝教材

歷史

導讀明代宗朱祁鈺就編了一本《歷代君鑒》做教材。這書實際上是由明宣宗宣德五年(1430年)的探花、修撰官林文等臣僚於景泰四年(1453年)預修而成,代宗皇帝應該是個招標人和驗收者的角色,只不過出於可以理解的原因,最後署名權也歸了他而已。在職的皇帝編本當皇帝的教材給自己看,似乎有些奇怪——雖然按活到老,學到老的俗語來類推,皇帝當到駕崩,學到駕崩也說得通。 ...

明代宗朱祁鈺就編了一本《歷代君鑒》做教材。這書實際上是由明宣宗宣德五年(1430年)的探花、修撰官林文等臣僚於景泰四年(1453年)預修而成,代宗皇帝應該是個招標人和驗收者的角色,只不過出於可以理解的原因,最後署名權也歸了他而已。在職的皇帝編本當皇帝的教材給自己看,似乎有些奇怪——雖然按活到老,學到老的俗語來類推,皇帝當到駕崩,學到駕崩也說得通。不過說起來,這位代宗皇帝確實有點特殊。明代宗朱祁鈺,就是任用於謙保衛北京,經歷奪門之變、英宗復辟的當事人。他是宣宗皇帝第二子,宣宗死後,他的大哥朱祁鎮即位,是為英宗,他也被封為郕王。按通俗的說法,朱祁鈺的生母成分不好,朱祁鈺從小就長於宮外。可以說,他從小就沒有接受過當皇帝的職業教育。但是土木堡之變英宗被俘,瓦剌以英宗要挾明室。為絕瓦剌念想,奉命監國的朱祁鈺就被推上前台,倉促之間接過了皇帝的接力棒,次年(1450年)改元景泰。這位景泰皇帝雖然是作為“救火隊員”被趕鴨子上架的,卻似乎挺想干好這份職業的。他重用於謙,召忠義之士回朝堂。在當上皇帝的第四年,他就給大臣下令,編成了《歷代君鑒》這本速成教材。書編成了,代宗皇帝挺滿意,這從他將參與編修的左春坊左諭德兼修撰林文升官至左庶子兼侍講可以看出來。這時候的代宗皇帝還不可能想到,再過四年他就要經受大哥英宗復辟的慘事。編成《歷代君鑒》來加強職業技能與修養,這位景泰帝多少有干一行愛一行的良好職業願景。《歷代君鑒》篇幅浩大,共五十卷。每卷又有歷朝歷代皇帝若干,將一個一個皇帝代表性的職業事跡講下來。如此浩大的篇幅,要在短時間內完成,只能走走捷徑。所以它實際上是根據“皇帝職業教育”的需要,從現成的歷代史傳中摘抄編輯而成。比如講宋仁宗的部分,“(宋仁宗天聖)三年,五月,幸南御莊觀刈麥,聞民舍機杼聲,召問之,乃一貧婦也,因賜以茶帛。諭輔臣曰:其勤如此而貧,可無恤哉?”就主要摘自《續資治通鑒長編》。每一位皇帝的行狀之前,還特意標注“善可為法”,此語出於司馬光編寫的《資治通鑒》:“刪削冗長,舉撮機要,專取國家盛衰,系生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使先後有倫,精粗不雜”,意思就是提醒皇帝,好的職業榜樣,可以照著學習。結束之處,則以“史臣贊曰”、“史臣論曰”附上史家對前輩皇帝的定論。《歷代君鑒》及其編修體例,算得上是一本典型的針對皇帝這個職業的案例式教材。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