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章是中國近代“背黑鍋”冠軍

歷史

導讀繼曾國藩之後,2009年第20期《南方人物周刊》刊出《晚清第一重臣李鴻章》,還原一個真實的、活生生的“李中堂”,令人百感交集,有些話不吐不快。我在鄉村破廟裡上小學四年級時,正值“文革”末期,眼鏡片比漿糊瓶底厚的歷史老師在課堂上說,晚清有個大賣國賊李鴻章,外號叫“李混賬”,他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從此,我和小朋友們都恨上了李老漢。1988年,我在西北大學讀歷史 ...

繼曾國藩之後,2009年第20期《南方人物周刊》刊出《晚清第一重臣李鴻章》,還原一個真實的、活生生的“李中堂”,令人百感交集,有些話不吐不快。我在鄉村破廟裡上小學四年級時,正值“文革”末期,眼鏡片比漿糊瓶底厚的歷史老師在課堂上說,晚清有個大賣國賊李鴻章,外號叫“李混賬”,他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從此,我和小朋友們都恨上了李老漢。1988年,我在西北大學讀歷史系,《中國近代史》教科書歷數李鴻章的“賣國”史,當時,我很納悶,慈禧太後是當家人,同光二帝是名譽“一把手”,下邊還有鹹豐皇帝的親弟弟六王爺、七王爺,李鴻章最多是分管外交外事外資朝政的“五把手”,如果按爵位排序,前面還有幾尊位高權重、地位顯赫的滿蒙親王郡王,李鴻章恐怕連“十把手”都排不上,簽不平等條約時的職位相當於“副總理兼外交部長”。行政常識告訴我,李鴻章有什麼權力隨便簽訂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即使真的“賣國”,他也不應該是喪權辱國“第一責任人”。後來,讀的歷史書多了,走進歷史的深處才明白,“弱國無外交”,愚昧無知,剛愎自用的滿蒙親貴連“賣國”的差使都辦不了,滿朝袞袞諸公,只有李鴻章懂外交,善斡旋,善於“與列強打痞子腔”(曾國藩譏諷語)。老資格重臣剛毅之流只能說大話,辦不了大事,清流領袖翁同龢等輩書生氣太重,不識時務,好人辦不了難事硬事。在積貧積弱的條件下,熟悉內政外交的李鴻章努力運用老辣的政治智慧,玩“洋毛子”於股掌之間,善於少賠款,多辦事,堅持能賠款不割地,能割半島,最好不割讓海島的原則,盡量減少損失。簽訂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是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使,受屈辱,趟混水,涉險灘,挨謾罵,當替罪羊,並替太後一黨背歷史黑鍋的爛差使。從能力上看,讓滿蒙親貴賣國都賣不出好價錢,無德無能無知,只會說正確的廢話,以及百無一用的大話套話假話,裡外不是人的差使都委派李鴻章出馬。因此,在外交領域,李鴻章為滿親王朝背完了所有外交黑鍋,堪稱中國歷史上背黑鍋冠軍,背黑鍋受的委屈比竇娥還冤!李鴻章是洋務運動四大領袖人物中辦實事最多的人,他主辦的洋務中有500多個中國第一,200多個亞洲第一。他是中國近現代電力、電訊、郵政、金融、外貿、鐵路、航運、冶金、造船、教育、翻譯、出版、海軍、兵器等多項事業的開山鼻祖,培養的高級人才車載鬥量。“中國威脅論”的首唱者是日本人,而日本人的危機感來自李鴻章後半生的赫赫政績。由於皇權專制體制的“瓶頸效應”,由於洋務事業“官辦、官督商辦”的“國有制”機制制約,由於權貴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侵略對民辦商業產權的侵害,由於科學技術和教育不發達,洋務運動最後失敗了,為此,李鴻章也飽受詬玻在軍事方面,李鴻章明知不可為而為,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戰和交替,自辦軍工,自籌經費,自練軍隊為朝廷作戰。但是,上層支持不夠,中層執行不力,下層軟弱渙散,扛洋槍的土包子士兵射擊不瞄准,持大刀長矛的士兵一看見洋鬼子就跑,軍隊毫無戰鬥力,李鴻章為此落下指揮不力,“勞師靡餉”的惡名。曾國藩門生如雲,他最欣賞的弟子僅有兩個,一個是准確預言“大清不出五十年必亡”,明知不可為則不為,精通帝王學,潛心治學,亂世堅決不做官的趙烈文,二是逆流而上,“一心一意把官做大”(曾國藩語)的李鴻章。李鴻章升官的“訣竅”有二,一是做事,勇於擔當,急難險重齊上,二是做人,主要手段是給慈禧太後、大太監李蓮英和上層滿蒙親貴大肆行賄。不說平常,不算特別采購贈送的“洋玩藝”(進口奢侈品),李鴻章每年春節給上層權貴上的“例錢”(拜年)多達二百萬兩白銀。無論公私,李鴻章是晚清官場的“買單”冠軍,行賄大戶,否則,無法做事,更無法自保。李鴻章進士出身,飽讀詩書,深知聖人教誨,知道禮義廉恥,身處污泥,不得已而為之,勢利惡名由此而來。晚清官場肮髒不堪,如同沒人打掃的公共廁所,誰呆的時間越長,誰沾染的臭味越濃,誰被蒼蠅襲擊的次數就越多。大廈將傾,獨木難支。李鴻章是個實事求是,勇於面對現實的人,他知道自己做不了聖人,也不想做聖人。以“裱糊匠”自嘲的李鴻章為風雨飄搖中的清王朝賣命到死,他遭遇的麻煩、非議和惡評最多,毫不奇怪。陳倉作者系文化學者


精選文章: 歷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