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山泉水源地“千島湖”非飲用水源

環境保護

導讀農夫山泉水源地之一的千島湖,據權威機構評測,質量位居第Ⅳ類。第Ⅳ類意味著:千島湖的水只能作為工業用水,即便要作娛樂用水也不能和人體接觸。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康師傅水源門事件再調查:誰在毀掉瓶裝水康師傅一離職高層對《中國新聞周刊》披露:轟動一時的“水源門”事件,策劃者是其競爭對手農夫山泉。而瓶裝水行內違背商業倫理的競爭,也是多年積 ...


農夫山泉水源地之一的千島湖,據權威機構評測,質量位居第Ⅳ類。第Ⅳ類意味著:千島湖的水只能作為工業用水,即便要作娛樂用水也不能和人體接觸。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康師傅水源門事件再調查:誰在毀掉瓶裝水康師傅一離職高層對《中國新聞周刊》披露:轟動一時的“水源門”事件,策劃者是其競爭對手農夫山泉。而瓶裝水行內違背商業倫理的競爭,也是多年積累而成。盡管瓶裝水消費旺季尚未來臨,但水戰的味道已在空氣中彌漫。作為“礦物質水”的發起人和領軍者,入夏之前,康師傅礦物質水再次被指“靠添加劑賺大錢”。該消息最先刊發於2009年4月南方一家知名報紙,後被多個媒體引用。報道稱:在純淨水裡添加“礦化液”或“水果元素”,容易導致礦泉水中礦物質與添加物的化學反應。這既不符合國際標准,也達不到中國的《生活飲用水衛生標准》。但“康師傅就是在靠純淨水中添加硫酸鎂、氯化鉀這兩種食品添加劑,獲得了每年數十億人民幣的銷售額”。這被業界看作康師傅2008年“水源門”事件的繼續。而近期該公司一位離職高層的披露,讓“水源門”的諸多疑問浮出水面。重創“水源門”“水源門”事發杭州。作為東部沿海重鎮,這個省會城市與上海、南京構成了中國東部經濟發達地區的金三角。各大飲料商也在此地投入大量資金建廠——包括康師傅、農夫山泉、娃哈哈、可口可樂、百事可樂,以及目前處於“添加門”事件中王老吉。康師傅杭州水廠建設於1994年,占地176畝,共有四個門,其中西門是專用來出貨的大門。2008年7月17日下午,兩名學生模樣的人趁著保安不注意,從西門進入康師傅廠區內。他們在不停拍攝照片,後被保安發現。最終,兩人刪掉了照片並離開。但幾天後出現網上的一個帖子,讓康師傅遭遇了10年來最嚴重的危機。帖子是2008年7月24日,一個叫做“青草布侗的人在擁有約2000萬用戶的天涯社區中發出的。這個名為《康師傅:你的優質水源在哪裡?——康師傅水廠探密》的帖子以探密的形式稱:康師傅礦物質水的水源來自自來水,還指出了該廠瓶子隨意堆積、廢棄瓶蓋重新利用等問題。此前,康師傅曾在廣告上稱其品牌的礦物質水“來自優質水源”。由於是在貼圖專區,帖子附上了污水管道的照片,用以說明康師傅“礦物質水”是從那裡面抽出來制作的。經康師傅方面認定,這些圖片均攝於杭州水廠內,但“與事實不符”——網上所刊部分圖片來自廢品庫,與水的生產車間相距甚遠。從24日上午9點此帖發出到25日23點——38小時內,跟帖達到了450多個,均對康師傅表示了嚴厲斥責。隨後,市場正在旺銷的康師傅礦物質水又遭遇了接二連三的炮轟——從水源延伸到產地、商標標注、pH值高低、商業道德還有生產質量等。據不完全統計,此事件所引發的轉載及評論超過1000篇,而網絡閱讀量上億。著名調查公司AC尼爾森公布的“2008年12月最新零研報告”顯示,康師傅的市場占有率——按銷售額計算,從2007年的18.1%跌至2008年的17.7%,成為行業第二。另據康師傅控股[11.38 1.61%](00322 HK)最新公布的年報,自遭受“水源門”攻擊後,半年內礦物質水業務由盈利變成數千萬元的嚴重虧損。誰進入了水廠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參與處理那兩名陌生人進場拍照的康師傅工廠保安值班班長稱,“當時就覺得此事蹊蹺。”而在閱讀了網上的帖子和圖片後,他開始懷疑,兩名入廠者與發帖人有一定聯系。“當時,我剛巡檢完畢,就聽到‘發現兩名可疑人員在廠區內拍照’的消息。”他回憶到,“我趕到北門後,當時已有兩名保安攔住一高一矮兩人進行詢問。因為他們專門把鏡頭對准廢品房和污水池。”保安班長要求兩人出示證件,但遭到了拒絕。“他們自稱是康師傅的消費者,有權參觀工廠,甚至拿出手機要報警”。雙方在僵持中,兩人中的稍高者拿出了藍色的卡片狀證件。保安稱,看到上面的名字是:吳超超。“隨後兩人主動表示,‘我們把拍的照片刪掉總可以走了吧’。”一名保安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在照相機顯示“全部刪除”並得到一位康師傅職員的檢查後,兩人被放行。但出了北門後,保安發現這兩名自稱是“理工大學學生”的人,並沒有轉向西邊的理工大學方向。“我覺得奇怪,想追上去問清楚。但兩人已走出五六十米,聽見我的喊聲就跑。”保安班長說。眾人看難以追上,便回到了廠區。在康師傅工廠的西門口、庫房與廠房之間通道上方以及北門處,三部監控攝像頭記錄下了兩名不速之客的行蹤。攝像顯示:這兩人先沿圍牆向北走了約130米,然後向東進入庫房與廠房之間的通道。走過約300米到達工廠東側後,又向北來到污水處理設備池和廢料房。其中上穿T恤下穿牛仔褲的挎包青年負責拍照,而另一位穿深色衣服的矮個青年則負責“望風”。在拍攝過程中,他們被保安發現。水峰會上的吳超超盡管康師傅方面從網上查到了潛入者“吳超超”的部分信息,但是仍然無法確認此人的真實身份。此時,中國飲料工業協會將在深圳召開“2008中國·國際飲用水峰會”,各大瓶裝水企業都要參加。一封匿名的郵件告知“吳超超”也將參會,於是,康師傅杭州水廠的事件處理小組人員趕到了會常“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名‘偷拍者’,他站在會場後方農夫山泉的展台邊上。”保安班長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那個小伙子留著長頭發,額頭有點寬,跟當天拍照的人一模一樣。當時,我和他面對面爭論了10多分鐘。”通過熟悉的媒體人士,康師傅方面獲得了一張吳超超的名片。他們還在農夫山泉董事長的記者見面會上,拍到吳超超與他在一起的照片。偷拍者“吳超超”自稱是浙江理工大的學生,而在峰會上出現的“吳超超”的名片上,影養生堂”(農夫山泉的控股公司)廣告中心媒介策劃副經理的頭銜。吳超超是否另有其人?2009年5月4日,《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浙江理工大學查詢了該校的學生名單——2008年的在校生中,沒有名叫吳超超的人。在杭州市經濟開發區人才中心,記者查到了三個名叫“吳超超”的登記信息,全部來自浙江大學。其中一人的信息顯示: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傳播所2008屆碩士研究生畢業。而在網絡上搜索“養生堂”員工吳超超,顯示此人在浙江大學外語學院2006屆本科生畢業,後考入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傳播所,獲得碩士學位。他曾在各類刊物上發表了多篇有關企業品牌建立、重塑、整合的文章,著力品牌戰略研究資料。其中發表於《廣告人》2007年第8期的論文是《公益與商業的平衡之術——農夫山泉公益營銷的商業智慧》。此外,他的作品還包括《康師傅下一個目標:趕超農夫山泉?》、《康師傅“暗算”農夫,娃哈哈“哈”不起來》等。這些2007年刊載的內容,最終在2008年康師傅“水源門”中被媒體廣泛引用。2009年6月2日,《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撥通養生堂有限公司廣告中心媒介策劃副經理吳超超的電話,對於拍照者是不是其本人,吳超超表示“無法回答”。“是不是我,或者另外的人,我覺得都不是很重要。就看(網上說的)是不是事實了。”他說。對於“商業競爭應該遵守什麼樣的准則和底線”的問題,吳超超表示,他還沒有考慮過,但哪一種水更健康,更適合消費者飲用,這是一個越辯越明的過程。“如果大家都是一團和氣的話,最後受傷的還是消費者”。“優質水源”源於何處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康師傅的上述離職高層反思:農夫山泉正是抓住了2008年6月康師傅更換的礦物質水的宣傳廣告中一句“選用優質水源”的契機,通過偷拍和天涯上的帖子,成功地打擊了康師傅在瓶裝飲用水中的地位。而在康師傅的“優質水源”受到消費者質疑後,農夫山泉在2009年更換了自有瓶裝水品牌農夫山泉天然飲用水的廣告,向消費大眾宣傳“真正”的“優質”水源。農夫山泉強調“源自優質水源,從不使用自來水”;“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農夫山泉提供的有關資源表明:該公司在全國的設廠大都選擇在水源地,例如杭州千島湖水庫,湖北丹江河口、廣州萬綠湖水庫,以及長白山靖宇。吳超超在《康師傅“暗算”農夫》一文中也曾表示:“農夫山泉水中的礦物質來得卻頗費周折:首先必須選擇深山冷坳中的天然水源,與地方政府簽訂至少50年的使用協議,支付大筆開發費用。之後再在遠離人煙的地方建造生產基地,再通過漫長的運輸路線,將成品運回大城市。同時,每年用於保護水源地生態的資金也是一筆巨大的開支。粗略估算下來,要令農夫山泉具有礦物質特性,每瓶農夫山泉付出的成本為4角。再加上其他費用,農夫山泉的利潤比任何一種飲用水都微保但是農夫山泉用4角成本換來的礦物質特性,卻輕易被康師傅用一釐錢搞定。”所謂的一釐錢,文中解釋到:“礦物質水(康師傅的主打產品)是在純淨水中添加人工礦化液而制成。目前,一千克礦化液的平均市場價格為80元,平均投放比例為1:5000。也就是說,一千克礦化液可以生產出5噸礦物質水。如果按目前流行的550毫升瓶裝計算,增加不到一釐錢的成本,便可以使康師傅具有‘礦物質特性’。”但農夫山泉的水源質量又是如何?據中國環境監測總站公布的最新(2009年3月19日)一期《中國地表水水質月報》,千島湖——農夫山泉的水源地之一,已被列入第Ⅳ類。根據國家環保部的分類,地表水共分為五類。從被污染程度的輕重,從Ⅰ到Ⅴ。Ⅳ類地表水主要適用於一般工業用水及人體非直接接觸的娛樂用水區。也就是說,千島湖的水只能作為工業用水,即便要作娛樂用水也不能和人體接觸。水的江湖一個大品牌優質水源被指源於自來水,另一個的水源之一則是來自被污染的湖泊。“生命之源”究竟是怎樣的江湖?2000年,中國瓶裝水市場還是娃哈哈、樂百氏等企業稱雄,康師傅品牌尚未介入水行業,而剛從龜鱉丸轉產純淨水的農夫山泉(養生堂)也沒有占太大市場份額。但2000年4月的一起事件,在水行業掀起了軒然大波。2000年4月24日,“養生堂”宣布,該公司從當年開始停止生產純淨水——因為“經過實驗證明,純淨水對健康並無益處”。農夫山泉的有關廣告也演示了純淨水和天然水的對比實驗,並得出純淨水對健康不利的結論。此舉在中國飲用水行業引起了強烈的反應,並揭開了中國包裝飲用水的水源(種)之爭的大戰。6月8日,包括娃哈哈、樂百氏在內的69家純淨水商聚集杭州,召開“2000年維護純淨水健康發展研討會”。會後發表聯合聲明,集體聲討“農夫山泉”的不正當競爭行為。6月14日,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對生產農夫山泉的浙江千島湖養生堂飲用水有限公司提起訴訟。此後, 69家純淨水生產企業向國家工商局、國家質量技術監督局、教育部、衛生部和中國科協等5個部門提交對農夫山泉的申訴,要求對其進行制裁。此間,雙方動用手段,包括媒體專家評論和廣告,圍繞純淨水是否對健康無益展開爭論。隨後“水仗”不斷升級,迫使部分行業協會與政府有關部門紛紛加入其中表態。2000年6月12日,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發表聲明:消費者可以放心飲用瓶裝純淨水。此後,衛生部在給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的答復中稱:“純淨水的生產經營應當符合《食品衛生》和《生活飲用水衛生監督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產品應當達到《瓶裝飲用純淨水衛生標准》(GB1724-1998)的要求。符合上述有關規定和衛生標准的純淨水產品,我部認為是安全、衛生、無害的。”“純淨水”是否有害的爭論,似乎劃上了句號。表面上看,農夫山泉在這場水源之爭中失敗了。但許多業內專家卻看到,通過這次的“水源”之爭,農夫山泉擴大了知名度,宣傳了自己的理念,也得到了新市常此後幾年間,農夫山泉占據了市場第二的位置。2006年9月12日,有媒體發表了《鐘睒睒:我無懼做水行業公敵》的人物專訪。其中有這樣一段描述: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和執行鐘睒睒是個“另類商人”,他經常會打破一些人們長期以來認可的游戲規則。2000年的“水戰”後,他幾乎成了行業內的“公敵”。2006年他再次一反常規,高舉“弱堿性飲用水有益健康”的大旗,在華南市場掀起一場對消費者的飲用水PH值測試活動,被同行冠以炒作和不正當競爭的“惡名”……2007年,隨著康師傅把礦物質水廠建到了農夫山泉的家門口,“師傅”與“農夫”的競爭開始白熱化。2008年4月,農夫山泉開展了測試飲用水pH值的活動,劍指康師傅礦物質水的‘偽健康’”。這場事件後演變為“水源門”,直至2009年進入4月,康師傅礦物質水再次因添加劑被質疑為“靠添加劑賺大錢”。目前,這種對行業有著巨大殺傷力的競爭,已經遭到一些業內人士的反對。在2008年的水峰會上,通過了一個《中國包裝飲用水行業自律公約》其中第二條“市場環境”要求尊重同行、理性競爭、反對不正當競爭。“如果水戰繼續上演,最終將沒有一個贏家——消費者將只會選擇飲用白開水,商家失去了瓶裝飲用水的整個江山。”一位專家稱,“而國家也會失去瓶裝飲用水帶來的經濟效益,納稅人的錢將被用來建立更多的自來水站。”


精選文章: 環境保護

評論